• 第142章爱河滔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1834字

    “……。”她凝视着他,欲言又止,他可谓是得寸进尺,自己不再赶他走,还敢跟她讨便宜了!

    可该死的是,她真的非常想学舞龙奔月!她的好奇心被挑起,便不会轻易的磨灭。

    他却要求她吻他……,她并不乐意……

    “你不想学啊,那我进去休息了。”某男狡黠的道,一双眼早睨出了她痛苦的挣扎!

    “不学!”她俏脸一甩,直接无视他挑剔的目光,气鼓鼓的在他之前进了房中。

    她找了干净的衣裳准备换掉身上的,因为刚刚用力过猛的练习,身上早已是臭汗薰天。

    等她换了里衣出来,见南宫烈焰早躺在她的床上,大哧哧的睡了!

    可恨!他居然要霸占她的床!她要睡是吧,姑奶奶她挪移阵地!

    她气愤的走出房外,准备往娘的别宛走去。

    可脚步刚刚伸出去,便又退了回来,凭什么她要腾地方给他!这里是将军府,是她的地盘!

    她踱回去,用力的揪起南宫烈焰,想将他拖下床!

    南宫烈焰根本没睡,他见她气急败坏的要将自己驱赶,心中却不以为然,他趁着她用力的当下,直接反手便将她给往回拽!

    啊!她见他将自己反拉,又急又怒,却在自己犹豫的瞬间,他将她给搂进了怀中。

    他将她压制在床下,欣长的体魄压上她,四目相对,她如巴掌大的小脸颊,正抵着他的下腭。

    “南宫烈焰,你无耻。”她口不择言的怒吼,可身体因为用力,不断的起伏,使得俩人之间更加的贴合。

    “娘子,你忘了,叫焰。”南宫烈焰非常愿意纠正她的用词不当,她总是容易将他连名带姓的大吼大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之间有深仇大恨。

    “娘你个大头鬼,南宫烈焰,你放开我!”

    “不放,我就赖定你了……”他耍起无赖,伏下身,寻找到她的唇,刻不容缓的亲吻下去。

    她身体扭动,她在挣扎,她要抗拒!然她所有抵抗的举动,不过是增加他更浓的兴致而已!

    她所有抵抗的动作戛然而已,在他炽热目光注视下,她忍不住嘤咛一声,身体想要倦缩起来,却被他再次覆上,而此次,他身上所有的衣裳亦是全数落地,赤裸相见,她忍不住撇开了脸,虽然曾经相拥以沫数次,她仍会不自觉的脸红心跳,为即将发现的事情,感到无尽的羞怯。

    南宫烈焰脸颊紧紧贴着她,他所有的欲望呈现在漆黑的眸中,他压抑着最后的冲动,柔声轻问:“可以吗?”

    他是在征求她的意思吗?她有瞬间的怔忡,分明是抵住了她所有的出口,他居然会问自己,可以吗?

    她眸中闪烁了下,漂亮的凤眸羞涩的凝视着他,因为他的尊重,她心中悄悄的滋长了安心。

    她不语,却让他感受到了不抗拒,他一个挺身,便领着她,一起玩转爱的沐河。

    夜深人静,周围静悄悄的,她累了,伏在他的胸膛上,安然入睡。

    拥着她,闻着她独特的味道,他却没有掉以轻心,虽然承影在暗处,却不能不防范,谁知敌人会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为了安全第一,他不过是闭目养神,不敢真正的沉睡。

    阳光谱酒,透过窗帘投到床上,俨然搂抱在一起的两具身体,正慢慢的翻了翻。

    慕苡晴美丽的睫毛扑朔迷离的闪烁几下,最后才恍恍惚惚的张开。

    他笑声爽朗,却是分外悦耳。

    慕苡晴呆若木鸡的愣住,她似乎还不曾见过南宫烈焰开怀大笑过!可他刚刚居然笑了,还笑得那样甜蜜?

    南宫烈焰也被自己的笑声震住,他打从小时候起,就不曾真正的笑过!却在刚刚,偷袭成功,他坏心的笑了!

    想要再次确认自己刚刚是否真的笑过,他试图再次暴笑出声,却察觉自己已不会再笑,他忪拉着俊脸,却是紧绷不已。

    慕苡晴悄然挪移,顷刻间便将自己躲进了最里面。

    她一脸懵逼的凝视着南宫烈焰,见他同样炯炯的瞅着自己,脸蛋莫名羞红,一片火烧云燃烧,两颊竟然比冬天里的火炉仍要滚烫!

    南宫烈焰翻身下床,却是身无寸缕!慕苡晴惊得事不拢嘴,却在瞬间将自己的头埋进被褥内!他简直就是暴露狂!

    南宫烈焰却笑她太过见过,他们成亲数月,俩人肌肤相亲早不是初次,她却每次都像个小女孩般害羞,弄得他活像个大灰狼般,正在摧残国家幼苗……

    慕苡晴待他走出门外,才慢吞吞的起床,下床前,还左顾右盼的扫视一翻,确实他不会偷偷进来之后,才拾起自己的衣裳,一件一件穿回去。

    她仰望着镜子中,粉红脸颊,水汪汪的大眼,高挺的鼻梁,情感的唇瓣,那样一个动人的小可爱,真的是她自己吗?

    她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下两颊,想起昨夜的疯狂,脸色更烫!

    她磨蹭许久,才将自己的长发,随意的编织了条鞭子,头上别了一只蝴蝶形状的发夹,再次观望,镜子内蓝衫长裙的俏丽姑娘,修长的身材傲人的胸膛,那般的生动。

    她推开门,俨然见到南宫烈焰正倚在院子里的石柱,他一身的蓝衫,无形中与她撞衫同款,却成了情侣衫。

    她爱蓝色,并非因为蓝色忧郁,而是蓝色,可以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娘子,咱们出去吃早餐。”南宫烈焰冷硬的俊脸缓和了些许,在眼见她简单却高雅的着装后,心中越发的紧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