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毒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2210字

    “他常常这样,我扶他回去吃点药,再休息一两天就没事的。”慕苡晴虽说得轻描淡写,然她却是一脸的凝重,觉得既然演戏,便要逼真些,否则谁信?

    南宫轩辕与李滢想要帮她一把,被她婉言拒绝,南宫烈焰这伪装,不就为了隔离他们,她总不能拂了他的意,便一人扶着他沉重的身体,吃力的往寝室的方面走。

    “焰哥他真的没事吗?”李滢喃喃道,她目光追逐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总觉得南宫烈焰病得很重。

    南宫轩辕却应道:“他吃过药就好,他以前就这样子,不用担心,倒是你,如果真担心他,留下照顾他好了。”

    “……不,我说了随你回去,便会回去,回去解决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后再说。”李滢虽担忧南宫烈焰,却不会背信自己的话,她不是做说话不算数的人。

    南宫轩辕不语了,不管李滢要怎样跟他摊牌,他绝计不会跟她分开的。

    慕苡晴扶着南宫烈焰回到寝室,她将房门打开,刚刚想要松开他,岂知,他倏的滑落在地!

    “喂,别装了,这里没人!”她高高在上的睥睨着瘫痪在地上的南宫烈焰,直接高声道,后面并没有人追来,所以她才这样口没遮拦的道。

    然,地上的南宫烈焰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脸色更加苍白,白得发紫,身体由原来的抽搐,变得抖擞。

    他虽昏迷,仍有浅浅的意识。

    他嘴角低喃道:“扶……我……上……床”

    慕苡晴以为他还要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忿忿道:“自己有脚不会自己走,老娘不是免费的劳逸!”

    她以为南宫烈焰是想依仗着耍赖而欺负自己,当下不干。

    “快……我……”南宫烈焰的眸微张,他盯着眼前渐渐变得模糊的身影,变得焦急起来,可一口气堵在那,他怎么也提不起内力来。

    “好了好了,就装死吧你!”慕苡晴就是嘴贱,却弯下身将他给慢慢的扶起来,走向床榻边。

    南宫烈焰用尽最后的力气,慢慢的攀扶着床沿,困难的盘坐起来,他双目紧闭,深深呼吸之后,用尽毕生的力量,才勉强可以运功。

    “找……楚管家。”他气若游丝的道完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的话,直接打坐,运功逼毒。

    见南宫烈焰这举止,慕苡晴想要再问,见他已不再理自己,便就住了嘴。

    此时的南宫烈焰,他两手运功打坐,嘴里似乎是念念有词的,头顶冒烟,脸色较于之前的苍白,更加的惨白,原本失色的唇却慢慢的染回了血色。

    好吧,且不管他在玩什么花样,她先去找楚管家,之前楚管家叫得也确在是凄惨。

    楚管家的手腕慢慢的好转,虽仍有些疼痛,可在冯涛细致的揉搓之下,已无大碍。

    等慕苡晴赶到时,他与冯涛正有说有笑,俩人一副哥俩好的亲密状态。

    她没问,楚管家便向她解说起来:“福晋,刚刚是老朽自己不当心,经过冯管家的帮忙下,如今已无大碍,不用担心。”

    “呃。”她猜疑的眼神在楚管家身上扫视一翻,见他目光虽有所闪身,却深层另外一意思,便也没有深究,毕竟冯涛的为人她多少有些了解,她前些日子跟他相处三天三夜,知道他不是个使计谋暗算别人的小人。

    “苡晴,既然焰哥他卧病在床,楚管家又不舒服,我们还是先行告辞,午饭我们回去自个解决了。”李滢却不想再逗留,她只想赶紧回去解决好自己与南宫轩辕之间的事情。

    慕苡晴见她心意已决,并没有挽留,而是让他们离开。

    等送别他们之后,楚管家立即一脸忧心忡忡的上前,担心的问道:“福晋,爷他情况如何?”

    慕苡晴觉得自己说南宫烈焰在装的话,楚管家定然不高兴,为了避免大家误会,她干脆直接领他上寝室里看。

    推开门,屋内的南宫烈焰全身笼罩在一团白色的雾霾里,他仍然是念念有词的模样,妖娆的脸颊异常的苍白,看得人心惊胆战。

    慕苡晴从不曾见识过这种场面,她有刹那缓不过神来,以为自己是要撞鬼了!

    楚管家却不一样,他格外的小心翼翼,一张脸颊尽是痛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瞬间老泪纵横……

    慕苡晴噗的一声,不屑的望向南宫烈焰,他竟然连楚管家都蒙骗过了,确实不简单。

    楚管家低泣起来,他哭得特别的伤心,肝肠断裂的撕心裂肺模样,让慕苡晴莫名的烦燥。

    他有必要跟着装得那么逼真吗?好吧,她不妨将真相告诉他好了。

    她弓下身,朝地上不断的擦拭着泪水的楚管家道:“楚管家,他是装的。”

    她声音十分嘹亮,纵是打坐的南宫烈焰怕是也听见了。

    闻言,楚管家犀利的眼眸盯着她好一会,似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她,痛心疾首的回答她:“福晋你不懂,爷他这是寒毒发作了……他并没有装,老朽知道他的情况,他的毒基本每个月会发作一次……”

    慕苡呆滞住,她简直听见了天方夜谭,楚管家刚刚说了什么,南宫烈焰他有寒毒?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晋,爷他自打娘胎便感染了寒毒,以至于他出生后,差点因为寒毒而丧命,可他凭借着自己坚强的意志,顽强的抵抗寒毒,才活到了今日,可,那毒他虽得高人指点,利用内功心法暂时压制住,然一日寻不到‘龙腾’他的毒永无清除的那日。”

    楚管家可不愿福晋继续误解爷,他疼惜他都来不及,真见不得他心爱的女人对他一再误会。

    慕苡晴愣愣的凝视向南宫烈焰,此时的他正被雾霾团团围住,整个人散发着诡谲的气息。

    原来他并没有装,他是真的毒发,就快身亡了!

    “我能替他做什么?”慕苡晴下意识的问道,她突然间害怕,害怕南宫烈焰突然间毒发身亡了!从来没有过的彷徨使得她焦虑起来,这种感觉怪怪的,她只知道自己不想要南宫烈焰死去,她不要他死!

    “我们必须要守着爷,在明天之前,不得让任何人靠近他,打扰他的运功,以免造成走火入魔。”楚管家语重心长的道,他停止了抽泣,缓缓站起来,以往爷会在毒发前便往书房的地下通道里,自己疗养,可今日估计是发作得怆促,才使得他在寝室便打起了座。

    “好,你放心,我会死守着房间,不给任何人靠近,倒是你,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焰在运功前还让我找到你,怕你遇上麻烦。”慕苡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