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另类笙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2044字

    “福晋,关于笙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若真想知道,等明日爷醒来,你再亲自问他吧。”楚管家说此话时,整个心情特别的沉重,仿佛被千斤压机着,快要透不过气来!

    “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慕苡晴不假思索的问道,除此之外,她想不出楚管家要隐瞒自己的原因。

    楚管家摇了摇头,他朝她道:“福晋,夜里凉,你到西厢休息一下吧,这里不会再有危险,明白爷一但醒来我便通知你。”

    “不,我要守着他。”慕苡晴倔强的道,她总觉得留那笙君在屋内并不安全!

    “福晋,爷他不会希望你因为他而熬坏了身体,听老朽一句劝,先休息吧。”楚管家何止是无助,此刻已然是心如死灰了!

    他凄凉的仰望着慕苡晴,希望他理解他的一片苦心。

    慕苡晴仍想坚持,她并不是个轻易可以劝服的人,可当凝见楚管家那近乎哀求的眼神,她终是软下心来。或许那笙君与焰之间,有许多的事情并不足以让她知晓,她固执的逗留只会坏了他们之间的时间,便举步维艰的走出了寝室的院子,往西厢那边,慢慢的踱去。

    月色迷人,却又因为它的美丽,掩盖了诸多不为人知的丑陋。

    慕苡晴满脑子皆想着笙君的来历,她猜测着他与南宫烈焰之间的关系,结果到头来,只会若了自己,毕竟她对笙君是一无所知,对南宫烈焰的过往也是没有半点认识,此刻的她,便如迷途的羔羊,站在分叉路口徘徊,压根不知哪个方面,才是通往光明的涌道。

    她了无睡意,倚门而立,两眼望向遥远的漆黑的天际,陷入深深的深思。

    夜依旧是漫长的,因为笙君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却因为他的出现,扰乱了所有人的思绪,不止她,楚管家同样是患得患失的守护在外面,他只盼望着爷平安。

    每月一夜,是他最为煎熬的,爷在与生死搏斗,他心疼这个孩子,却也无可奈何,‘龙腾’不过是传说,倘若真有人能找出那传言中的东西,纵然是豁出他的性命,他也要换取来!

    笙君坐在原来慕苡晴坐的地方,他两眼专情的凝视着南宫烈焰,他的焰,躲了他三年有余,他历尽千辛万苦才寻了来,不想却撞见他毒发。

    眼见他正倍感煎熬,他仿佛感同身受,同样痛苦难耐。

    夜,漫长且寂寞,谁都在担忧站南宫烈焰,可谁都帮不上忙,他的生死存亡,只靠他自己来争斗。

    太阳在遥远的东方慢慢爬上来,某家小农舍里的公鸡也拉扯了嗓子在鸣叫,原来忧心了一夜的人终露出一抹浅笑,却仍是不敢掉以轻心。

    慕苡晴此时方察觉,自己倚着门槛,竟然一夜未眠。

    楚管家没有来通知她,南宫烈焰是否醒来,然她再也无法等待,便提起步伐,直接往寝室的方向冲去。

    历经半天一夜,她的心像过山车般的,被辗压得没了生气,可思忖着南宫烈焰该醒来了,她便再也无法静心耐等,急匆匆的往外跑。

    楚管家不在,寝室的门也是半敞开着,她十分小心的推开了门。

    吱的一声,门缝裂开,她娇小的身体闪了进去。

    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嗡的一声被当机!若是可以,她情愿自己没有推开这扇门!

    屋内,南宫烈焰正盘坐着,而笙君侧依偎在他的怀中,南宫烈焰正轻抚着他的发,一脸的宠溺!

    她多么希望自己的眼睛被毒瞎了,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南宫烈焰听见声响,他放眼望去,当见着慕苡晴时,慌张的将笙君给推开,脸上扬起一抹不自然的腼腆!

    笙君被他这一推,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抬起眼眸,杀死顿生!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敢破坏他跟焰相处!

    他一掌带出,劲风四散,刹那间他便稳步到慕苡晴跟前,而掌,侧准确无误的扑向慕苡晴的胸口!

    咚!没有预期的疼痛,慕苡晴觉得,诧异,等她回过神来,自己跟前,俨然站着楚管家,而他,口吐鲜血,缓缓滑落于地上!

    “楚管家!”慕苡晴慌乱的伏下身,她没想到他会替自己撑了那一掌!而且刚刚笙君是如何出掌的,她也没看出来,他实在太快,似闪电般出神入化的挪移,让她完全来不及闪躲!

    见打着了楚管家,笙君同样是大为吃惊!等他收掌,楚管家已经倒地昏迷不醒!

    若是常人,接了他那一掌必死无疑,纵然是楚管家,他拥有一身好武功,内力也不错,此刻也被震得内脏动荡!

    “笙,你在做什么!”南宫烈焰低声吆喝,也是焦急万分的下床走来。

    笙君面上依然是高冷的神情,他一脸的无辜,喃喃道:“焰,我不是故意要伤害楚管家的,是他自己要插进来。”

    南宫烈焰听得更加生气,他冲笙君狠狠的剜一眼,便朝外面喊道:“随影!”

    话音刚落,随影便似一道符般,瞬间出现!

    “快,扶楚叔回去,替他疗伤。”

    随影立即从慕苡晴手中扶起楚管家,再施展绝妙轻功,眨眼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慕苡晴想也不想的扬起手,直接朝笙君扇去!

    啪!巴掌声穿透屋子。

    笙君从没想过慕苡晴居然敢打他!

    他不由分说便抡起手,想要直接扇回去!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还没有别人欺负他的份,这一掌,让他颜面尽失!

    可他的掌却在半空中被南宫烈焰截住,他低沉的嗓音吼道:“笙,别闹!”

    慕苡晴听见他凉薄的声音,忍不住抬眸望去,此时的他,唇红齿白,完全不像刚刚中毒过后的模样,而且他眼神复杂,让人睨不出他究竟作何感想。

    “焰,她打我!她打我,你居然不帮我,还责怪我!焰,你变了,你再也不是我认为的焰了!”笙似个孩子般闹腾起来,他脸上狰狞着,仿佛恨不得要将慕苡晴碎尸万段般的痛恨!

    南宫烈焰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要被他颠覆了,再让他闹腾下去,他真要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