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日了狗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1:17本章字数:2113字

    慕苡晴只觉得自己是活见鬼了!那笙君到底是男生物还是女汉子?他那撩拨人的娇嗔语气,她听得一阵冷颤!莫非他们之间的关系,真如自己刚刚所看到的?

    刚刚的震撼还没回过神来,笙君又来这一波,她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就快要无法承受了!求放过啊!

    “笙,你再无理取闹,我就跟师傅报告你的行踪。”南宫烈焰恐吓道,笙君最怕是便是师父了。

    果然,笙君一听,整个人顿时安份不少,他可不想被师父给揪走!

    慕苡晴睨着似在打情骂俏的俩人,心一阵一阵的落下谷底,纵然再傻眼,也察觉出他们之间不寻常的关系所在。

    “南宫烈焰,你既已无碍,我忙去了。”她艰涩的道,起身,便朝屋外步去。

    南宫烈焰连忙将她拉住,他眉头深锁,不解她又在闹哪出?

    “你快滚蛋!”笙君不耐烦的道,他见着慕苡晴便不由来的气,他讨厌她!

    慕苡晴头也没回,直接要甩开南宫烈焰,南宫烈焰却没放过她,他将她扣进怀中,低头凝视着她一张纠结的小脸,再瞪眼笙君,似在压迫着某种不知名的怒火!

    “笙,你住嘴!”南宫烈焰近乎咆哮道,若他再敢破坏这里的一切,他指不定会将他扔出去!

    “焰,你凶人家……”笙君一脸的委屈,他两眼通红,眼看就要挤出泪水来了!

    慕苡晴静静的观瞻着,他们俩人这种亲呢的举止,由不得虽人误会!

    她虽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有何关系,然从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可以肯定,他们绝对是亲密关系,自己侧是后来者居上的第三者!否则怎会连楚管家对笙君也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就不知楚管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南宫烈焰忍无可忍,他伸出手伸要朝笙君捉去!这会,笙君才终于乖乖的闭嘴,一脸怨怼的瞅向慕苡晴。

    慕苡晴非常的憋屈,这关她何事?笙君他该不会以为凶他的是自己吧?真是日了狗了,到底是谁在那喧宾夺主了?

    “苡晴,他叫笙君,是我师父的独生子。”南宫烈焰简单的介绍道。

    他刚刚睁开眼睛睨见笙君时,也是吃了一惊,他之前因为笙君的一些举止,迫不得已的尽量避开他,岂知他躲了三年多,终究是让他给寻着了。

    他依然没变,一直是红红的艳丽服饰,脸上淡淡的妆容,若不细看,还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家。

    可,他却犯头痛,他疼爱这小他三岁的师弟,却因为他的过度痴黏而伤脑筋。

    他的真名师父是知道的,师父也怕他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半生,在他毅然决然选择离开时,师父让他若非事关性命,此生都别再回去。

    不想笙君他居然寻着了自己……

    “呃。”慕苡晴淡淡的应道,她因为南宫烈焰的解释而松了口气,却不敢继续往下猜测,怕那结果会使自己崩溃!

    笙君想要反驳,然怕南宫烈焰真将他扔出去,他只好闷闷不乐的在那跺脚,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走,咱们吃早膳去。”南宫烈焰牵起她的手腕,这才察觉她居然冰冷无比。

    她彻夜未眠,刚刚又受到一万点的打击,能不冰冷么?

    笙君见他们要往外走,他自然也不会落后,他紧紧挨着南宫烈焰的肩膀而走,这三人行,使得小径变得十分的拥挤!

    慕苡晴见笙君死皮赖脸的要黏着南宫烈焰,心中极是无奈,总有种自己破坏人家恩爱的感觉!刚刚若非她意外闯入,指不定他们仍好好的在那相拥!

    而自己这外来客,倒显得格格不入了。

    小翠远远睨见他们从寝室的方面走来,立即便跟郭蓉他们打了预防针:“小姐和王爷出来了,可是,还跟着一位身着红色衣衫的妖娆男人。”

    她看那位红衣男人简直就是变态,那小劲分明是容得下俩人,他硬要挤着一起走,显得仨人非常的扭捏。

    郭蓉一听,顿时安下心来,忧心了一整晚,爷终于出关了,幸好,他又战胜了毒素!

    为为何,会有个红衣男子?她出于好奇,便悄悄的将眼神往远处睨了睨。

    宁希也能下床来,她倚在门槛处,朝那边三道夺目的人影望去。

    当她睨见笙君时,心尖儿颤了颤,那样的大红艳色,纵是男人看了也会为之心动,何况是她这情窦初开的少女?刹那间,她的芳心在那摇曳着,只为那抹绝色而活蹦乱跳!

    慕苡晴望着桌上的早餐,她想质问,这到底是谁安排的?

    小米粥是她惯来的早餐,是谁替她改了萝卜粥?

    “真棒,是萝卜粥耶!”笙君见了,却是眉开眼笑,他朝南宫烈焰轻媚一眼,心中的话便脱口而出:“还是焰最为解我,知道我最喜欢的是萝卜粥,我会多喝两碗的!”

    南宫烈焰侧是纵容的抿唇,脸上扬起若有似无的浅笑,并不语。

    慕苡晴却听得晴天霹雳,居然是南宫烈焰擅自改了早餐?

    他凭什么?他偏爱笙君让厨房做了他最爱的萝卜粥,就不能留一碗清蒸的小米粥给她吗?她肠胃不好,习惯了早上喝小米粥暖胃,他分明是知道的,为何这笙君才到一夜,却将一切都揽乱了天?

    慕苡晴黑着脸,萝卜粥,亏这死笙君会喜欢!这是猪的最爱啊!她看他就是头猪!死猪,吃死你!她心中忿忿的腹诽,手中的汤勺用力的揽着碗里的粥,一点食欲都没有。

    可若不吃一点,她担心自己的胃会不舒服,毕竟昨晚因为担心南宫烈焰,她吃的也不多。

    她拔开萝卜,张嘴才吃了两口,便再也吃不下了!

    既然家里的吃不下,老娘出去吃总行了吧!她闷闷的想道,便回头找了小翠,不跟南宫烈焰打过招呼,直接气冲冲的出了门。

    小翠对那笙君也是十分的好奇,可见小姐一脸的气愤,哪敢在老虎嘴里寻食,便将所有的探知欲咽下肚。

    慕苡晴找了昨日与南宫烈焰来的茶楼,直接点了小米粥,还点了一笼肉包子,这才渐渐的平复心情。

    不想,这才刚刚填饱了肚子,却被迎面走上楼来的俩人给煞住。

    金巧巧?她咋回事?此时的她不在宫中好好安胎,还敢跑出来野?而跟随在她身后的,俨然是她的父亲,金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