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女人,你死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26本章字数:3204字

    星星酒吧,暧昧的灯光,欢快的音乐,舞台上无数穿着清凉的男男女女在舞池里尽情的挥舞青春,唐清挽端着手里的红酒,脸上带着客套的微笑,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胖子。

    这胖子年过五旬,大腹便便,是徐氏商贸的老总,名曰徐有财。

    “唐小姐,来来来,咱们将这杯干了!”徐有财眼底闪烁着垂涎的光,恨不得一口将对面的美人吞了下去。

    “当然,”唐清挽大拇指放在唇角咳嗽了一声:“不过喝了这杯酒,咱们也该谈谈这合同的事了吧?”

    “当然了,唐小姐这么有诚意,我怎么能辜负了呢?”徐有财再也不掩饰自己的企图,一下子将手抚摸上了唐清挽的大腿:“不知道我能不能叫你挽挽呢?”

    “你干什么?”唐清挽豁然而起,脸颊都气红了。

    “小笨蛋。”徐有财颠着肚子站起来,几步就走到了唐清挽的身侧,渴望的看着她如玉般的俏脸,一双咸猪手跃跃欲试:“你就是唐夫人回馈我的诚意,懂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唐清挽突然攥住衣襟,脸色大变,脚不自觉的往后踉跄了两步。

    “当然是尽情享受唐夫人的馈赠了……”徐有财大胆的手摸上她腰。

    就在这时,唐清挽突然捂住肚子,往后退了两步,再抬头的时候,已经眸光含情,一脸羞涩:“徐总你别这么猴急吗?能不能等人家……去一下洗手间……”

    “小美人,你不是想要落跑吧?”徐有财狞笑。

    “讨厌!你坐这盯着,人家还能飞了不成?”

    又是一个媚眼飞过去。

    “算你说得有理,快去吧,煞风景的小东西,你抛不掉的!”徐有财拍了拍她的小脸,痛快的放行了。

    五分钟之后,酒吧的安全后门。

    只听见一阵‘叮叮当当’声之后,防盗门应声而开,就见一个人影飞奔而出,‘碰’的一声,严严实实的撞进了一个隐约带着烟味的怀抱……

    这个男人的身上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熟悉感,似乎曾在哪里见过却想不起来,莫名的让她有些亲近,并不排斥。

    他长得很帅,二十五六的样子,嘴角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身上穿着黑色的正装,举手投足间带出几分睿智与潇洒,眼神清澈,优雅迷人。

    她的身体很烫,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很显然,她的酒水被人下了药……

    顾从萧眸光微微眯起,眼底隐约跳跃两团怒火……

    “你还好吧?”他不知道此刻他的眼底染上一丝说不出的关切和宠溺。

    “呵,你长得不错,非常帅,我很喜欢,”唐清挽吃吃的笑了,神志恍惚,眼睛晕圈,小手大胆的摸上了他雌雄莫辩的俊颜:“今天,呵呵,就便宜你好了!”

    他绝不会是个坏人,不知道为何,她心底就是这般的笃定。

    “你想我怎么帮你?”虽然是疑问的口吻,但是微挑的嘴角却带着说不出的蛊惑。

    “不去你家……去酒店,对,我们现在马上去酒店……”

    她不是傻子,身体的反应已经告诉了她,她如今的处境。

    既然注定要失去,就找了这个看着顺眼做了又何妨?

    顾从萧没有立刻回答,再次将目光落在唐清挽的身上,纠缠着她灼热而闪亮的瞳孔:“不后悔?”

    “当然。”

    唐清挽一怔,遂环上他的脖子,很坚决的点了点头。

    “好。”

    顾从萧一把将她抱起来,心情很好的接受了她的邀请……

    “你很好,若是在鸭店,一定财源滚滚来!”唐清挽一再的抚摸他的脸,又拍了拍他的胸肌,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不断的舔舐唇瓣,看在男人的眼里,这就是十足的诱惑!

    鸭店?财源滚滚来?

    这女人不会将自己当做某种职业先生了吧?

    他脸一沉,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手猛然收紧,恶狠狠的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上,如饿狼般叼住了她的樱唇:“女人,今晚,你死定了!”

    热,真的好热!

    而这个男人,似乎能缓解她的难受……

    嗯,似乎舒服了很多——

    一个小时之后,唐清挽的难受终于舒缓了,身体感觉不再燥热难耐,但是,这个不断的拉着她翻烙饼一再将她推入深渊的男人,到底是肿么回事?

    天啦,她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呜呜呜,混蛋,够了,真的够了,放开我……”唐清挽的脸上带着带着明显的疲倦和不情愿,小手放在胸前不断的抵制顾从萧的靠近。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顾从萧觉得身下的这个小女人甜美的不可思议,好得让他舍不得放手,忍不住的附身,薄薄的嘴唇第N次的印上了她娇嫩的肌肤……

    唐清挽被左心唯的电话吵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看着自己满身的不堪入目,心底将那个给自己下药的死胖子问候了祖宗十八代!

    丫的,签的屁合同,原来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

    电话依然锲而不舍的响着,唐清挽刚一动下身体,变觉得浑身跟被重物碾压过一般疼得钻心,脚刚触到地板就一下子摔了个大马趴!

    “该死!”

    唐清挽扶着床边努力的站了起来,嫌弃的看了看浑身的青青紫紫,用最快的速度进浴室冲了个战斗澡,就着床头那套没拆标的女装,赶紧穿好,遁了!

    唐清挽回到S大已经是中午了,五月的天温情而明亮,可她心底却憋着一股郁气。

    “怎么啦?踩到大便了,脸这么黑?”左心唯伸长鼻子,围着唐清挽左嗅嗅右嗅嗅,突然瞅到衣服上某个标志,惊喜的大叫一声:“妞,你发财啦?”

    “就知道丫是个没良心的!”

    “啥?”

    “有钱人良心都坏,而且是坏得出汁,我傻了才相信你们!”唐清挽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往地上一扔,最爱的水杯瞬间摔了个粉身碎骨。

    “妞,脑子被门夹了?杯子惹你了?还骂我们有钱人,你就不是有钱人?堂堂唐氏集团的太子女,小公举,你的未来就是一片金光闪烁啊!”

    “金光闪烁个屁啊!你知道我有多惨吗?你知道我现在都快要死了吗?都被人拆骨入腹了好吗?”

    “哪这么夸张呀!”左心唯闷笑一声。

    “爱信不信!”

    左心唯也没再多问,每次唐清挽回家一次之后就是各种大姨妈候群症,抽风的姿态那是千奇百怪,她都习惯了好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最近为了给公司找个可靠的投资商头疼,我给你介绍个人吧!”

    “没兴趣!”都吃了一次亏了,她当然要接受教训。

    “放心啦,绝对靠谱!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那……我换个衣服?”

    “不用不用,你这一身已经美得冒泡了,相信我,你就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而且我介绍给你的人,不算外人!”

    不是外人?

    她貌似不认识什么‘内人’还是能跟她的公司合作的内人?

    左心唯拉着唐清挽出了校门,报了个很高大山的地址就上了计程车。

    路上,唐清挽仔细追问了她所谓的‘内人’。

    “什么?你表叔,没听说过啊!”而且她跟心唯的表哥也从未见过面好吗?

    “跟我熟不就是跟你熟了?咱们以熟卖熟脸皮放厚点,放心,有我在,你们公司这个case小意思啦!”左心唯得意洋洋的说。

    “你那些亲戚不都移民国外了吗?”

    “的确,不过我的这位表叔,有些特殊哦,你是不知道他的传奇经历,总之,他就是我的终身偶像啊啊啊,你是不知道,他投资的产业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个个混得风生水起,那么巧,他因一些私事回来了,我们上午联系过,介绍了你公司,他说可以拨冗一见,你说你是不是特别感动,觉得交我这么个闺蜜简直是十辈子修来的?”

    “是是是,你最牛好吗?”唐清挽手肘戳了一下的左心唯的胸,“对了,你那个表叔性格怎么样?好不好相处?或者有没有什么怪癖?”

    “啊?表叔啊,他不喜欢太文静的女人,就他以前女朋友那种,表面上羞涩文静善解人意的很,结果呢,见他一有倒霉的倾向就立即劈腿,说白了就是能共富贵不能共患乱的那种水性杨花!”

    “那怎么办?我刚好是文静羞涩又善解人意的类型……”

    唐清挽抚摸了下自个下巴,自恋的说。

    “放心,你只要本色演出就万事ok!”

    左心唯拍拍唐清挽的肩膀笃定道:“咱们学校谁不知道你长着一副女神的脸却拥有着一颗女汉子的心啊!”

    的确,唐清挽这人怎么说呢?

    十岁以前从未留过长发,隔壁住了六七年的邻居还当她是个小子。

    十二岁的时被男生拉T恤看米米确定性别,结果她反把人裤子扒了,结果那男生哭了,她指着人小兄弟笑人家肿么那么小。

    十四岁只身一人出国念书,在她还在读高中的时候,这丫就成功的捧到了大学毕业证,还是闻名世界的知名女校。

    据说唐妈妈觉得她太女汉子,想要她多接触接触女生,变得淑女一些,结果,外表是淑女了,内心么,还是非常让人崩溃的!

    说白了,这妞就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买得起洋房,打得过流氓的好大好大一个奇葩啊!

    这次回国还是她这个青梅一再的打电话邀请她回国读研,在她大学还没毕业的当儿,人家这种高智商的就能马上拿到研究生毕业证书了,瀑布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