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遗愿寻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2:35本章字数:2685字

    城市中,霓虹灯交错。

    一个破旧的小医院之中,传出阵阵的刺鼻味道。

    “杉杉,这么久了,你跟着我过这种苦日子,现如今爸爸很快就不行了,我要把你真实的身世告诉你。”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奄奄一息,却是紧握着跪在病床边的姑娘的手,那姑娘一副绝望的样子,视线直直的盯着病床上的男人。

    “好,你说,爸爸说什么我都答应。”费若杉全身都在颤抖,眼前这个陪伴自己成长的男人如今就要离开,让自己怎么舍得?

    “拿着这个,以后照顾好自己。”话说完,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便咽了气。

    费若杉握紧了手中的信封,冰冷的眼泪簌簌低落,绝望在费若杉的心中渐渐地蔓延开来。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的唯一的亲人慢慢的失去原有的温度,费若杉这才反应过来,爸爸已经不在了,费若杉缓缓地站起身,在爸爸布满皱纹的脸上印下轻轻的一吻,手中打开了那个已经有些发黄的信封。

    “唐年?”费若杉喃呢出声,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将信封草草的收了起来,对着父亲的遗体拜三拜,然后站起身,任凭医护人员将父亲的遗体推走了,视线渐渐地变得失去了焦点。

    “杉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爸爸已经不能再陪伴你了,爸爸知道患上肺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所以,我决定还是想要将你的秘密告诉你,其实,在二十多年前,在你还是几个月的时候,你的亲生父亲将你与我的亲生女儿进行了调换,缘由很多,我不想跟你多讲,你只需要记得,你的亲生父亲迫于无奈才将你送给我抚养,他很爱你,所以,杉杉,答应爸爸,一定要去找到他,他的名字叫做唐年,爸爸把他的地址和信息留给你,这是爸爸的心愿,一定要去找到他,好吗?其实,爸爸很自私,想要知道爸爸的亲生女儿过得怎么样,请你将她带来爸爸的墓前让爸爸看看她,好吗?”

    费若杉忍着心中的酸楚将爸爸留下的信读完,口中喃呢着:“好,我去带她。”费若杉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双膝,任凭眼泪流下。

    费若杉花了一整夜的时间才将这个事实接受,一夜无眠,黑眼圈都已经很重,身体变得异常的沉重,费若杉知道自己发烧了,但是倔强如费若杉怎么会在意。

    费若杉迅速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便准备踏上寻找爸爸的亲生女儿的道路。

    “爸爸,再见,我很快就回来看你。”费若杉深深的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老家。

    破旧和繁华是永远对立的两个词汇。

    车水马龙的城市中,人来人往,就连太阳都比乡下刺眼。

    独立的别墅中,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

    “滚开,你想疼死我吗?”紧接而来的便是古董花瓶碎掉的声音。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年过中旬的老年人卑躬屈膝的伺候着坐在化妆镜前的富家女,唐姗姗。

    “算了算了,你快出去吧,看见你就恶心。”唐姗姗气愤的转过身去,不再看着对面的保姆。

    保姆低着头走出了房门,神情有些不安,不想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主人。

    “安姨,怎么了?珊珊又发脾气了?”唐年一身笔挺的西装,发丝都不曾有一点乱,看起来很是精神,只是发丝中有了白发。

    “没事,老爷,是我将小姐弄疼了。”保姆唯恐哪里做错事情被开除,兢兢业业的,一直如履薄冰的活在唐姗姗的身边。

    “安姨,这么久了,我太了解姗姗了,没事,你先忙你的吧。”唐年唐年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安姨的肩膀。

    “当当当……”唐年敲响了唐姗姗的房门。

    “进来。”唐姗姗开口,唐年这才推开房门走进去,“姗姗,今天晚上就是爸爸的寿宴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唐年走上前就看见一群人正围绕着唐姗姗正在化妆和搭配衣服。

    “爸爸,今天你是主角,身为你的女儿,我怎么能给你丢脸呢?”唐姗姗倒是将唐年哄得很开心。

    “臭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今天宁玺肯定回来,你打扮这么好看,肯定是为了宁玺,哎,女大不中留啊。”唐年将唐姗姗捧在手心里面,自然很是宠爱,更是不舍得责备半分。

    唐姗姗听见唐年的话,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好好的打扮一下,今天会有很多记者过来,爸爸先下去应付客人,你快点啊。”唐年说完就转身走开了。

    “唐董啊,藏在楼上干什么呢?老朋友来了也不说招待一下。”几个年过中旬的人走过来,与唐年打招呼。

    “老伙计了,不招待你们也不会怪罪我的喽。”唐年打趣道。

    顿时偌大的客厅中笑声一片。

    “张伯伯,你们都来啦。”唐姗姗缓缓地从楼上走下来,助理正拖着唐姗姗身后很长的裙摆,唐姗姗身穿抹胸裙,大红色的礼服,衬托的唐姗姗更加的高贵。

    “哎吆,姗姗,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张伯伯调侃道。

    “张伯伯的意思是姗姗以前不漂亮了。”唐姗姗抓住张伯伯话中的漏洞回击道。

    “哎吆,张伯伯可不是哪个意思,我们姗姗一直都很漂亮啊。”

    客厅中紧接着又是一阵笑声。

    “姗姗,不得无礼。”唐年若有若无的批评着。

    “哎,不妨事,不妨事。”

    “张伯伯,我的电影很快就要上映了,您可得好好的给姗姗捧场啊。”唐姗姗抓住一切机会推销自己的电影。

    “当然了,我不给你宣传,恐怕你爸爸都不会放过我吧。”张伯伯又是一句玩笑话,赢得了满堂彩。

    很快,这别墅之中,里里外外已经站满了人,记者,娱乐圈和商业街的各位大咖,谁人不知这唐年是娱乐圈的重磅投资人又是商业街的大咖,能赢得唐年的一丝青睐,那可谓是前途无量啊,现如今,唐年过寿,谁不想抓住了这好机会巴结一把。

    “宁玺来了,宁玺来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群媒体记者急忙将手中的摄像机对准了门口。

    只见商业跑车上,一个身穿休闲装的男人缓缓地走下车,顿时记者的闪光灯闪爆一片。

    宁玺身穿一身看似休闲,却又很正式的套装,一丝不乱的头发被整理好,挺拔的身形,是众多名媛心中的梦中情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可是娱乐圈中的黄金单身汉,拥有诸多粉丝的名人。

    宁玺身后跟着经纪人,两人飞快的向着唐年走去,一向不苟言笑的宁玺摘下了墨镜,对着唐年伸出了手,“唐董,生日快乐。”简单的招呼,赢得了唐年的认可。

    “唐董,一点心意,请您收下。”宁玺身后的经纪人将宁玺的礼物奉上,安姨急忙伸手接过,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宁玺,你来啦。”唐姗姗迅速走上前,伸出手圈住了宁玺的胳膊,这一动作霎时间就招来了各大媒体记者的闪光灯,所有人恨不得找到宁玺的一点蛛丝马迹,现如今,这宁玺跟唐姗姗如此黏糊,一向八卦的记者怎么会放过呢。

    “嗯。”看着唐姗姗精心装扮的样子,宁玺只是极其绅士的点点头,手下却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转身对着红酒服务生打个响指,纤长的手指轻轻的将红酒杯端起来,对着唐姗姗微微一笑,然后将杯中酒喝下肚。

    很是优雅的动作更是令唐姗姗着迷,一时间唐姗姗楞在了那里。

    “唐董,今天是您的寿辰,我不好喧宾夺主,先坐下了。”宁玺对着唐年点头,唐年自然知道宁玺的心思,自己的女儿对宁玺这般着迷,只可惜,这宁玺仿佛对自己的女儿并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好,请便。”唐年回之以礼。

    “金泽,走了。”宁玺对自己的经纪人招呼一声,两个人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记者这才微微的放下了手中的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