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我看中的人从来不会让给别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2本章字数:3108字

    “凌总,会议十分钟后开始。”周秘书小跑着跟在凌惜音的后面。

    凌惜音此时长发挽起,淡妆盈面,穿着浅色的职业装,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神采奕奕,看起来十分干练,气场十足。

    她脚步没停地进了专用电梯,连看都没有看周秘书一眼,“上去就把具体的方案打印十份给合作方高层,再打印一份给企划部李组长。”

    这个企划案是她到炎氏做的第一个大规模方案,企划部上交的方案大多都被她毙了,所以她本着职业操守自己亲自做了方案,一连做了好几天,只求尽力做到最好。

    凌惜音踏进会议室的时候,时间掐得刚刚好。

    一番客套地打官腔之后,在凌惜音的示意下,周秘书把打印好的文件一一递到合作方高层手中。

    凌惜音不经意往会议室前方一瞥,立即发现负责解说的李组长在翻开企划案时,神情明显地透着震惊,并向她投来有些焦虑的目光。

    凌惜音秀眉一皱,翻开手中的文件,只看了一眼,立即关上。

    里面居然是一纸空白!

    这次的集团合作方都以外国方为主,关系重大,投资几十亿,要是这样的方案发到他们手中,就要重新考虑与炎氏合作的可能。

    “等一下。”凌惜音当机立断地做了决定。她起身将那些还没来得及翻开的方案一一收回,面带礼貌的微笑,微微提高了声音,“大家好,为了体现我们炎氏对于这一次合作的诚意,临时决定由我为大家解说这一次的企划案,以便各位能更深一步地进行了解。”

    凌惜音作为这个企划案的执行官亲自来解说,合作方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凌惜音走到会议室前方,拍了拍李组长的肩,示意他下去。

    李组长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凌总上来了,要不然拿着空白的企划案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说,要是搞砸了这个会议,怕是立马被炒鱿鱼,卷铺盖滚蛋了。

    不过,凌总手上貌似也没有具体的方案,能行吗?

    “目前,B市的第十四区已经归入市政部门的规划区域,虽然仍处于开发阶段,但未来几年会成为B市的繁华中心……”凌惜音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丝毫慌乱,仿若那方案已经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讲到重点时,她还提起笔在白板上边写边阐述,字迹大气工整,将前期市调,数据分析,前景展望,以及最后的引用数据进行风险说明,条理清晰,直入重点。

    面对合作方时不时提出的几个尖锐问题,她也一一不卑不亢地回答清楚,最终确定了合作意向与方案。

    会议结束后,凌惜音拿起那一沓空白的企划案直接拍在了周秘书面前,眼神凌厉,“怎么回事?”

    周秘书仿佛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凌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是我……”

    “我会把你调到后勤部,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人在我身边做事。”不管是不是她,或者背后另有其人,凌惜音都不会把她留在身边。

    周秘书顿时哀求道,“不,凌总,我会改正的,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后勤部的地位怎么可能比得上企划部。

    凌惜音不耐道,“机会,是你自己丢掉的。如果你足够细心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凌总,求求你……”

    “不行,没得商量。”

    “怎么回事?”炎景煜松了松领带,走了进来,他刚才已经在办公室里通过视频看到了会议室里发生的一切,还是很欣赏凌惜音的临场应变能力的。

    周秘书一看见炎景煜,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双美目水光盈盈,饱含无限委屈,“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帮我跟凌总说说……”

    凌惜音不由得轻啧一声,这什么情况?

    炎景煜看都没看周秘书一眼,只问凌惜音,“问你呢,怎么回事?”

    “一点小事而已,我能解决。”凌惜音瞧着他们两个不像有一腿的样子,也没什么顾忌,直接道,“周秘书,还不去后勤部报到。”

    炎景煜明白是什么事了,他当然相信她能够自己解决。

    周秘书见炎景煜简直当自己是空气,心中不由得又恼又恨,却只能不甘不愿地去后勤部报到。

    凌惜音顺势坐到了桌子上,“炎大总裁,我已经谈好了合作,现在找我有何贵干?”

    炎景煜发现她在人前端着一副高贵冷艳范儿,在自己面前根本就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请你吃饭算不算?”

    凌惜音顿时站起来,“早说嘛,我先去一下洗手间。等我一下。”

    “快点,我可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后悔。”

    “行,知道了。”这些日子,在吃的方面狠狠地宰炎景煜可是凌惜音的强项。

    凌惜音前脚一走,后脚便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细看之下与炎景煜还有一分相似。

    炎景煜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向总,有何贵干?”

    向立群并不在意地笑笑,“景煜,怎么叫得这么生疏?好歹我也是你的亲舅舅。”

    炎景煜一双漆黑的瞳仁清晰无比,目光幽深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自母亲去世后,有些东西他一直在怀疑,但却不确定。

    向立群被那目光看得有点发怵,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你这个新上任的执行官倒是不错,听说是凌家的养女……”

    “她的身份我心里有数。”

    “她在你的集团工作难免会有一些议论,毕竟是外人中的外人,不如调到我的公司,你看如何?”

    原来向立群是要跟他挖墙角,或者是在探一探他对凌惜音的态度。

    “恐怕她没这么大能力进入向氏。”

    没能力?没能力能稳坐凌氏这么多年?

    况且刚才向立群作为合作方之一,坐在会议室里亲眼见到她的临场发挥,直至敲定合同。不得不说,她是个人才,而且听说和凌朔已经翻脸……现在只有抓住她是凌氏养女这个点来要这个女人。

    “我还是相信你的眼光的,你看中的人我当然也看中。”

    “真是不好意思。”炎景煜微微眯起眼睛,眼底不着痕迹地略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我看中的人从来不会让给别人。”

    向立群被拒绝后有些不悦,“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凌惜音可是凌家的养女,到时候出了什么事……”

    “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炎景煜似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漫不经心道,“那个秘书,叫周雪君吧。”

    向立群心中一震,“你什么意思?”

    难道他做的事情炎景煜早已经知道了?

    “这一次就算了。”炎景煜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念在你我是血亲,还有下一次,你背地里的其他那些动作我会让它曝光媒体。”

    炎景煜果然已经知道了今天调换方案的事!

    向立群向来心中暗暗嫉恨炎景煜,今天趁着炎氏换了新人,特地买通了周秘书,就是要搞砸他的合作!

    没想到凌惜音太过优秀,不但让炎氏敲定了和同,还被炎景煜给发现了!

    向立群心中慌乱不已,强自镇定着心神,“景煜,我还有事就不和你说了。”说完便匆匆逃离了炎氏。

    炎景煜抬起手腕的表,整整六点。

    凌惜音也快回来了,这个时候去外吃饭正好。

    没想到两个人一出公司大门就遭到了早早蹲守在这里的媒体记者围堵。

    “凌小姐,请问你为什么会从凌氏离职,而后不到半月入职炎氏集团?”

    “凌小姐,网友上传的酒吧亲密照片是否是你本人?而男方是否是炎总裁?”

    “若是两个人之前早就相识,离职一事是否另有隐情?”

    ……

    很快就有保镖和助理隔开了这些蜂拥而上的记者,炎景煜十分自然地牵过凌惜音的手,防止她被别人挤到,随后两个人上了一辆豪车。

    记者仍在咔嚓咔嚓地拍着照片,不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此时此刻,在凌宅恰好看到电视直播的凌朔眸中隐隐含着怒火,直到看见两个人自然牵起的手时,满腔怒火彻底暴发,狠狠地将烟灰缸砸向液晶屏。

    “嘭”的一声,屏幕碎裂,碎片四散。

    白落雪闻声跑了出来,关心道,“朔,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凌朔只觉得她格外碍眼,推了她一把,“你给我滚开!”

    白落雪狠狠摔在地上,却一把抱住了他的腿,“凌朔,你这是做什么?凌氏和白家还在合作!我是你的未婚妻!”

    凌朔顿住脚步,冷冷地看着白落雪,“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不,不是的。”白落雪满脸泪水,“我是爱你的,求求你,别走……”

    为什么,凌惜音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一转身就勾搭上了别人!

    她比凌惜音更爱他,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就这样僵持着。

    凌朔忽然弯腰拽起了白落雪,毫不温柔地丢到沙发上。“啊!”随着白落雪一声短促的惊呼,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凌朔狠狠地撕开。

    凌朔衣服都没有脱地覆身上去,没有前戏,直接粗暴地进入她的身体。

    白落雪咬着唇,被动地承受他的满腔怒火,手心紧紧握成拳。

    凌惜音,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今日所承受的一切痛苦,一定要十倍奉还到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