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她是他的所有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2本章字数:2750字

    这几天凌惜音的资产都还是冻着,虽然有了工作,实际上还是一穷二白,于是很不要脸地赖在了炎氏别墅。

    两个人的相处倒是相安无事,炎景煜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正直得让凌惜音有点怀疑他和那天晚上如野兽一般的男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今天难得的休息日,凌惜音一脸困倦地踩着拖鞋下楼,发现炎景意不在也没有在意。

    坐在餐桌旁,报纸上大写加粗的内容让她精神一振——“凌惜音出任炎氏部门执行官,与炎氏总裁牵手”。

    内容写得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但却没有一句是抵毁的,凌惜音一想便知道是炎景煜在后面施加压力。只是她觉得奇怪的是,以炎景煜的能力应该可以压下一切新闻,为什么独独留下这一条?不过,倒是正好可以恶心恶心凌朔。

    正想着,旁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凌惜音按下接听键,里面便传来了令她厌恶的男声,“凌惜音,你是不是和炎景煜在一起?回答我!”

    凌惜音冷哼一声,“关你什么事。”

    “你……”凌朔深吸了一口气,“惜音,我们需要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你从前不是这样的!”

    “从前?对你千依百顺,为凌家当牛作马?”凌惜音眸中一片寒光,“少他妈跟我提以前,现在你对我来说屁都不是……”

    “和别的男人通电话?嗯?”凌惜音还没来得及听对方说什么,后面一只修长的手轻松地夺过她的手机,直接挂了电话。

    炎景煜把手机还给她,走到她对面优雅地坐下,开始吃早餐。

    凌惜音有些不满地看着他,“你干嘛随便地挂我电话?”

    “你还想跟他叙旧?”炎景煜一双漆黑的眸子微微眯起,“难道是余情未了?”

    “不是,我还没骂爽呢。”谁叫他这么快挂了电话,她还没来得及把凌朔的祖宗十八代拉出来问侯一下。

    炎景煜神色稍缓,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待会儿我要去健身房,你去不去?”

    “不去。”

    “我觉得你最近胖了不少。”

    “真的?”凌惜音对炎景煜的话有些半信半疑。

    炎景煜不紧不慢道,“你不觉得你吃得很多吗?像猪一样。”

    “你才是猪!”凌惜音不甘示弱地反驳,就算是猪她也是美女猪,炎景煜嘛……就勉勉强强地算半头帅猪好了。

    她忽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总觉得和炎景煜待一块久了,自己的智商都退化了。

    炎景煜盯着她俊朗的眉稍微挑,一双深遂的眸子透着一丝邪气,“笑得这么邪恶,想到了什么?”

    “佛看众生皆是佛,哼,你心里想什么就把别人看作什么。”凌惜音朝他撇了撇嘴,“算了算了,为了拯救你,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健身房好了。”

    说起来,她还真觉得自己有些胖了,原来她可是传说中的天使面孔魔鬼身材!

    果然吴妈天天做那么好吃的菜是有心机的啊,一定要克制,管住嘴迈开腿!

    听着凌惜音的歪理,炎景煜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角。

    由于炎景煜换衣服的时间太长,凌惜音有些等不及,就拿了钥匙先去外面的车库提车。

    没想到刚到车库门口,就遇见了刚刚下车的凌朔。

    凌惜音看着他微微冷笑,动作倒是挺快,一下子就找上门了。

    凌朔的脸色也不怎么好,“凌惜音,你跟我回去!”

    本来他打算的是凌惜音和他翻脸的话就冻结她的资产,让她在B市寸步难行,自然得回到凌家。谁知道她竟然和炎景煜混在一起,一想到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他就不由得怒火中烧!

    “回去干什么?继续恶心我自己吗!”

    “惜音。”凌朔忽然软下了语气,“我已经解冻了你的资产……”

    凌惜音见他这样越发觉得恶心,只想快点走人,“不可能,从你和白落雪上床的那一刻我们就不可能了!”

    凌朔双目赤红地看着她,他根本就不明白凌惜音执着的东西到底是为什么,他和白落雪结婚根本和她在一起没有冲突,像他们这样复杂的家族,难道还想拥有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未免太天真!

    “你今天不走也得走!”他绝不允许她还留在别的男人身边!

    凌朔上前便抓住凌惜音的胳膊往他的车上拽,两个人在车库旁拉拉扯扯。

    “你给我放手!”凌惜音挣扎着,胳膊上已经被抓出了红印,“我和你已经没关系了!”

    “没关系?”凌朔愤怒地低吼,“从你十年前进凌家的门开始,你生是凌家的人,死是凌家的鬼!”

    凌惜音闻言怒极反笑,“我就是我,不是谁的谁!十年前霍金森把我交给你们家的时侯就说得清清楚楚,喜则走,厌则留,没人能阻止我!”

    她十年前不过十五岁,见惯了杀戮,只想过一过安逸的生活,所以才选择了凌家。而凌家则需要一个孩子给凌朔做挡箭牌,直到他羽翼渐丰,而她也为凌氏开拓出了一片新天地。

    现在想来,当时她肯定是脑抽才会选择凌家,才会和凌朔这个渣男谈了那么多年的恋爱!

    凌朔手下的动作一顿,下一秒抓着凌惜音的手越来越紧。

    “凌朔,你别逼我动手!你知道我以前做什么的!”

    “你是故意在惹怒我,对不对?如你所愿!”凌朔一把凌惜音拉进了怀里,按住她就想吻下去。

    凌惜音简直惊呆了,凌朔这个该死的居然这时候还想着接吻!你亲个屁啊亲!

    想到凌朔那张嘴不知道吻了多少次别的女人,凌惜音就直泛恶心,来不及多想就抬起脚就要往他的下身踹。

    思绪百转千回间,不过是一个白驹过隙。

    在两个人就要吻到和踹到的千均之际,一股大力狠狠地将凌惜音扯出了凌朔的怀抱。

    凌惜音反应过来一看,这不是炎景煜吗?一张脸怎么黑得跟锅底一样。

    此时她还保持着被炎景煜拎起衣领的姿势,看起来像只被拎起的小鸡似的。

    凌惜音十分不自在挣扎出炎景煜的“魔爪”,还没问出“你怎么来了”的时候,就听见他阴沉的声音,“你不知道躲?”

    “我正准备踹他关键部来着,谁知道你来了。”凌惜音小声地嘟囔着。

    说起来,炎景煜还算是凌朔的救命恩人!

    炎景煜的脸更黑了,心里的怒火噌噌地往上涨。

    在十年前的那一面,他就认定她是他的所有物,不管喜不喜欢她,凌惜音只能是他的。怎么能容许别的男人妄想染指!

    恰好,对面那位仁兄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两个人双双读懂了对方眼睛里的情绪,加上彼此立场敌对,连一句话都没说,立即不合地打了起来。

    凌惜音愣了,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打起来?

    难道要上演两男争一女的戏码?笑话,那还不如说他们两个男人相爱相杀!

    炎景煜一双眸子透着冷光,直接一拳过去,狠狠的甩在凌朔的下巴上,凌朔猝不及防,被这一拳打了个正着,嘴角都渗出血丝来。

    凌朔双眼发红,摸了摸被打痛的下巴,不甘示弱反击。炎景煜挥手又是一拳招呼过去,凌朔这一次有了防范,自然是闪躲得快,偏过身子抬脚就往炎景煜的腹部踹去。

    炎景煜快速地抬手抵住那攻击,还是狠狠的后退了好几步。

    场面就是这样子失控的。

    两个俊美的男人站在一起,即使是打架也是极为养眼的。

    凌惜音作为旁观者,一下子看看这个,一下子又看看那个。不过看见凌朔挨打的样子,她的心里倒是十分解气。

    炎景煜身材高大,从小开始学习格斗术,一招一式里自然把凌朔攻得频频后退。

    凌朔心头的火气越来越大,卯足了劲一拳一拳地挥过去,却都被炎景煜轻松地几招化解,还顺带还回几圈。

    又是一记挥拳,凌朔竟被炎景煜打得摔在了地上。

    他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丝,此时心中恼恨十分恼恨炎景煜让他在凌惜音面前失了面子,更加恼恨她的不识抬举。

    今天是注定带不走凌惜音了。

    “你们都等着。”凌朔深深地看了一眼凌惜音,转身进入了车驾,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