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你很干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3945字

    风平浪静一段时间后,炎景煜和凌惜音收到了白落雪的生日邀请函,地点特地选在了炎氏集团旗下的酒店。

    “你去不去?”凌惜音一手晃了晃烫金的邀请函,一手夹了一只海虾。

    自从凌朔解冻她名下的资产后,为免和炎景煜再次擦枪走火,她很快搬回了自己的别墅,再说了,这些资产也是她应得的,凭什么便宜了凌家,别墅不住白不住。只是她的胃口被炎家的吴妈养叼了,时不时过来蹭顿饭。

    “去,怎么不去。”炎景煜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一双锐利的眸子淡淡地扫过凌惜音的脸,“你当我的女伴。”

    “求之不得。”

    她倒要看看,那对狗男女要玩什么花样。

    夜幕缓缓降临,酒店里却一片灯火辉煌。

    凌惜音从炎景煜的御用造型室走出来,掏出手机看了看,“什么时候出发?”

    坐在外隔间的炎景煜转过脸,眼底微不可见地掠过一抹惊艳。

    她穿着一身淡紫色及膝礼裙,露出又长又直的双腿,裙子的剪裁更是完美地契合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胸前的紫纱玫瑰是唯一的点缀,低调而奢华,大气而精致。

    凌惜音察觉到他的目光,“我这一身……不对吗?”

    炎景煜没回答她的问题,站起身,“现在可以出发了。”

    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惹眼的,两个人一到酒店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炎景煜一身精心剪裁的黑色西装,一张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浓密的睫毛下狭长的眼眸像是旋涡一样深邃,整个人看起来冰冷高贵却又带点不羁。

    而同样气质出众的凌惜音在他旁边,两个人并肩走进会场。

    周围开始出现窃窃私语——

    “炎总裁真的好迷人啊,不过那个女人是谁呀,竟然和他一起进来?”

    “你不知道啊,她是炎氏集团的新任执行官凌惜音。”

    “凌惜音?她不是凌家的养女吗?之前不是还在凌氏……”

    “早一个月前凌家已经和她断绝关系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事……”

    凌惜音继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这些话她听得太多了,要是全都去在意,她还要不要活了?

    不过是一群杂碎罢了。

    炎景煜面无表情地停顿了一会儿,一双冷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刚才的闲话区域。

    众人心中皆是一跳,仅仅一个眼神就已经让他们浑身发寒。他们可没有忘记,这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儿,赶紧闭上了嘴巴,以免惹祸上身。

    不远处的凌朔一身正式的西装,端着红酒走了过来,连看都没有看凌惜音一眼,只将红酒递给了炎景煜,“炎总能来参加晚宴,真是蓬荜生辉。”

    炎景煜微微眯起黑眸,接过红酒,同样礼貌而又容套,“客气。”

    原来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但平静的目光之下却暗流涌动。

    一旁的凌惜音暗叹,这两个男人简直就是演戏的高手,精英中的精英。

    身在主会场的白落雪暗恨凌惜音抢了她的风头,见凌朔过去,自己也跟了上去,挽住凌朔的胳膊,挑衅似地一笑,“惜音,谢谢你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

    “不用谢。”凌惜音微微一笑,忽然牵住了炎景煜的手,“我也是因为想多和煜待在一块才来的。”

    言下意思便是你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你算哪根葱,我是因为炎景煜才来你这个什么破晚会!

    听着她水红色的唇瓣亲昵地吐出他的名字,炎景煜心中莫名一动,反手扣住了她的手,十指相扣。

    凌惜音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想到反正他们两个是外界所传的CP,她也没有多大反应,十分自然。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正是含情脉脉,亲昵不已,特别是落在凌朔眼里尤为刺眼,他几乎就想上前狠狠地分开这两个人!

    白落雪的脸色也是一僵,她是故意来给凌惜音找难受的,不是来看他们秀恩爱的!

    即然要秀,看谁秀得过谁!

    “朔,我有点不舒服。”白落雪的声音像是掐了水一样的娇娇柔柔,楚楚动人。

    凌朔终于把目光落到了白落雪身上,“你怎么了?”

    “还不是你昨晚……”白落雪欲言又止,一脸娇羞地掩住唇,“我没事的。”

    凌惜音忍不住翻了好几个白眼,还想拿他们俩上床的破事儿来恶心她?这段数还能不能再低劣一点。

    “对不起。”凌朔对白落雪笑了笑,“以后我会注意的。”

    白落雪看得有些呆了,这样的凌朔她还是第一次见,她简直要醉死在他的温柔里了。为了这一秒的温柔,她宁愿失去一切。

    凌朔并不是看不出白落雪的把戏,他这样的配合,只是想看看凌惜音到底会有什么态度。

    若说前几个月的凌惜音还会觉得愤怒,但此时不知道她只觉得好笑,只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白落雪还要怎么恶心她。

    白落雪状似无意地撩过垂在胸前的长发,露出一大片暧昧的红痕。

    见凌惜音瞥了她一眼,白落雪有些不好意地整理好,娇羞一笑,“朔总是喜欢这样,害得我经常出丑。”

    凌惜音有些无语,“看来他还真是狂野。”

    她的语音刚落,炎景煜便顺势紧紧地搂住她的纤腰,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那叫粗暴。我对你向来温柔,你也想试试那种狂野?嗯?”

    他的声音低沉磁性,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四个人全部听见。

    凌惜音心想这些话也只有炎景煜这个没节操的家伙说得出来,却还是故意笑着轻捶了他一下,“别在大庭广众下说这些事。”

    炎景煜顺势抓住她的粉拳,语气暧昧,“回家我们再好好研究。”

    凌朔的眼睛里隐隐浮动着怒火,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白落雪赶紧握住他的手,“朔,我爸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想到白父在场,凌朔缓缓恢复情绪,一把搂住白落雪的肩膀,丢下一句“失陪”便往主会场走去。

    “这就走了?”凌惜音离开炎景煜的怀抱,拿起一杯红酒,晃了晃酒杯,顿时酒香四溢。

    炎景煜挑了挑眉,却在下一秒脸色微变,狠狠地一把将凌惜音拽到一边。

    几乎是一瞬间,随着她手上的酒杯摔碎,一道刺耳的枪声划破天际。

    凌惜音回头一看,自己原本站着的地板上多了一个枪眼。

    酒店会场里宾客顿时乱成了一团。

    “嘭嘭嘭!”又是几声枪响。

    凌惜音被炎景煜抱着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堪堪避过。

    “是来杀我的。”她判断着子弹的射击方向,语气肯定,一把将炎景煜推到一边,“你躲远一点!”

    凌惜音的脑子飞速地运转着,她已经离开ME十年,但以前也暗杀过不少人,莫非是什么仇人找上门了?

    但她的事情不想连累旁人,特别是炎景煜,就算他不说,她也知道他帮了她太多。

    炎景煜唇角勾起一抹哂笑。

    这个女人……还挺讲义气。不过,他的女人谁都不能动。

    枪声还在继续。

    炎景煜一把抓住凌惜音的手,沉声道,“去楼上。”

    凌惜音当然知道对方在高处进行射击,现在应该寻找制高点,可是没有枪一切都是白搭!

    不过现在也只能上楼了,不然还等着别人在这里把她打成筛子啊,她还没那么傻!

    “惜音!凌惜音!”凌朔听到枪声的第一反应就是寻找凌惜音的身上,看到她和炎景煜上了楼正想追上去,却被白落雪用力地抱住腰,声音楚楚可怜,“朔!你别走!我害怕,求求你……”

    “放手。”凌朔的声音开始发冷。

    “不,我不放!”白落雪心中戚然,也只有她才知道凌朔有多喜欢凌惜音,“我不许你去找她!”

    凌朔转过身子,瞥见白父走过来的身影,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温柔地将白落雪抱住,状似亲昵,语气却冰冷无比,“如果让我知道,今天这件事和你有关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白落雪不自觉地在他怀里一颤,对方的语气让她心惊。

    难道凌朔知道了?不,不可能。

    但……如果凌惜音死了,就算生不如死,她也甘愿!

    凌惜音跟着炎景煜跑到了四楼的房间,刚一在窗是露头,一颗子弹便擦肩而过。

    凌惜音猫着腰躲在窗口后边查看,对方只有六个人,分布在对面工业楼的三楼和二楼,使用的都是专业的狙击枪。

    这样的备置和枪法……一个猜测在凌惜音的脑海中缓缓升起。

    “凌惜音,你愣着干什么?”

    凌惜音看向炎景煜,见他正从抽屉里快速地抽出两个黑色的东西,随手丢给了她一个。

    她扬手稳稳接过,冰冷的触感让她心中一震——是枪!

    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东西,她已经多少年没有碰过了。

    “你怎么会找到这个东西?”凌惜音话一出口就觉得有点多余,这是炎氏旗下的酒店,身为总裁的炎景煜掏出什么都不奇怪。

    炎景煜也没回答她,坐在窗边开出了第一枪。

    渐渐激烈的枪声莫名地挑起了凌惜音体内的兴奋因子,她的唇边缓缓溢出一抹冷笑,扣动扳机,直接射杀了一个狙击手。

    炎景煜静静地看着凌惜音。

    她的眼神太令他熟悉了,一如十年前,高贵冷艳得让人不敢侵犯,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傲气深深地吸引着他。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锋芒毕露,我心骄纵。

    凌惜音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头却忽然面色一变,狠狠地扑到炎景煜身上,两个人就地滚了好几圈,地板上霎时多了几个枪眼。

    凌惜音有些恼怒地低斥,“笨蛋!你不知道躲吗!”

    炎景煜没有生气,低低地笑出声,“放心,我不会让你守寡的。”说罢还顺手揉了揉她的头,起身继续往对面开枪。

    “什么守寡!胡说八道!”凌惜音有些不满。

    还有,说话就说话么,还揉她的头,跟对待宠物似的,真让人不爽!

    六个狙击手出动来杀她已经算是很大的阵容了,手枪对上狙击枪装备实力悬殊太大,加上对方专业出身,闪避敏捷,凌惜音和炎景煜也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将最后一个狙击手击毙。

    “谢谢。”凌惜音把枪随手一扔,席地而坐。

    她虽然确定能自保,但要是没有炎景煜在,不可能毫发无伤。

    炎景煜看了看楼下,警察已经到达现场开始处理。他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查,到底是谁敢在我的眼皮底子下搞这些动作。”

    如果他没判断错误的话,那些杀手不仅要杀凌惜音,而且还要杀了他。

    “不用查了。”凌惜音忽然站起身,眼神平静,“是ME组织。”

    她曾经是ME组织的成员,年纪尚幼就已经成为最优秀的成员,只是后来她厌倦了这种生活,让头目,也就是一手教导她的霍金森,将她送入凌家。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ME组织的枪法,所以她十分肯定。而现在能让霍金森对她下杀手的,只会是凌家。

    呵,凌家,居然要置她死地。或许这个生日晚宴,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

    既然你们不仁,我又何必再义。

    凌惜音缓缓走近炎景煜,“你早就知道了吧?我的身份。”

    炎景煜顿了一下,沉声道,“的确。”

    从再一次遇见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把她调查得清清楚楚。

    “知道就知道吧,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凌惜音有些自嘲地抬起手,睫毛微微颤动,“但有时候看见这双手,总是会不自觉地想到它沾了多少鲜血。”

    “至少,现在它很干净。”炎景煜忽然凑近了她,声音低沉,又补上了一句,“你也是。”

    她很干净?

    凌惜音有些发怔,心间犹如被一片羽毛轻轻地扫过,莫名地有了一种温柔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