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都是春药惹的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2408字

    突然,一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身体,凌惜音起身,抱住了炎景煜。炎景煜回身抱住凌惜音,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吻痕。

    夜色深深,一地春光。二人知道凌晨才睡下。

    第二天,凌惜音睡眼惺忪的起身伸了个懒腰,自语道:“腰怎么这么酸啊!好痛!”

    “你把我折腾了一夜,当然酸了。”炎景煜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啊!炎景煜!你别告诉我昨晚还是我喝多了你把我抱回来的!”凌惜音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大声质问道。

    “当然不是,是你自己主动的。”炎景煜眼里藏不住的笑,“我也不想,可你昨晚太热情,我抵抗不住。”

    凌惜音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酒吧……春药……浴室……思绪越来越明显,似乎昨夜的娇喘还浮现在耳边,凌惜音把头埋在被里,叫道:“炎景煜你出去!”

    像鸵鸟一样的凌惜音的头被抬起,放大的炎景煜的脸在眼前,“这里可是我的卧室,难道你想去浴室,再重温一遍昨夜的激情……”

    凌惜音的脸红的滴血,眼睛娇羞又愤怒,让炎景煜巴不得再“疼爱”一遍。

    “出去!”炎景煜连人带枕头一起被扔了出来。

    “呵呵,年轻呐就是好。”路过的误吴妈捂嘴笑道。

    又是早餐,凌惜音因昨晚自己的主动还有些不好意思面对炎景煜,炎景煜不以为然,毕竟,这种事,他俩早就做过了。

    凌惜音闷头吃着饭不吭声,炎景煜先开了口:“累不累?要是身子不舒服今天我给你请假……”

    “谁不舒服啦!我为什么要累!”凌惜音像被点燃了的炮仗,炸开了。

    “哎呀,女人嘛,晚上没睡觉第二天当然会累啦!”在一旁的吴妈补刀道。

    “吴妈!你也欺负我!我吃饱了上班去了!”凌惜音红着脸,拎着包跑掉了。

    吴妈有些尴尬,道歉道:“先生,对不起,小姐被我……”

    “没事,她就是随性,吴妈你不必在意,以后都这样吧,挺好的。”边夹了一块三文鱼变笑道。

    炎氏公司的运营随着凌惜音的到来而上涨不少,而凌氏则少了一枚大奖显得有些方寸尽乱。凌惜音与炎景煜的组合“CP”让媒体每天都有料可挖,炎氏的股市涨个不停。

    时间一点点过去,凌惜音也在策划者复仇,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在炎景煜那里蹭吃蹭喝。

    一天,凌惜音正边吃着吴妈做的黑胡椒牛仔骨边看着新闻直播,一则新闻,让凌惜音放下了手里的牛仔骨。

    “凌氏集团总经理凌朔的未婚妻白落雪小姐日前发布消息,宣布她已怀孕,那么,这个孩子是否能够成为凌氏集团的继承人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希望您密切关注洋葱新闻,我们将继续为您跟踪报道。”

    凌惜音面无表情的又拿起牛仔骨,啃了起来。

    炎景煜把这些动作尽收眼底,不动生色道:“怎么,还对凌朔念念不忘?看他有了别人的孩子连吃的都放下了。”

    凌惜音嘟囔道:“不是,我早忘了那个渣男了,就是我刚才在思考,白落雪的那个孩子,可能不是凌朔的。”

    “你说什么?”炎景煜闻之也放下手里的碗,眯起眼睛,饶有兴趣道。

    “那日我中了春药,白落雪也中了,但我逃了出来,我出了包间就见几个男人进去了,我怀疑是白落雪试图找那些人强暴我,但没想到我出来了,她留在了里面,而且推算日子的话也符合,所以我猜想……”凌惜音思索道。

    “呵呵,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凌朔的,对于凌氏来说都是一计猛料,可惜我们没有证据。”炎景煜遗憾道。

    “谁说没有啊!”

    炎景煜闻之抬起头,盯着凌惜音等着下文。

    “我就不说!”凌惜音拿着牛仔骨得意道。

    炎景煜玩心大起,起身抱起凌惜音扔进沙发,大手握住了凌惜音的两只脚踝,开始挠她脚心。

    “说不说!”

    “啊哈哈哈哈……不说……啊……”凌惜音又想生气又想笑,弄得吴妈在厨房都笑起来。

    “说不说!”炎景煜眼神轻佻,威胁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我说!”凌惜音在体力上一直不是炎景煜的对手,对此简直深恶痛绝。凌惜音在沙发上坐正,开始说,

    “那日我怕白落雪对我搞什么花样,就带了一个包包过去,但那个包里除了一把枪和一个摄像头什么都没有,摄像头就是为了留下她害我的证据的。”

    “但是我走的时候并没有把包带走,所以摄像头应该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白落雪竟这样狠毒……”一想到凌惜音差点也是这样的下场,炎景煜不由得更憎恶白落雪了。

    “那摄像头拍摄下来的东西呢?”

    “存在我电脑里了,但是我一直很忙,没时间看也没时间删,没想到,这段视频倒是很关键。”

    凌惜音起身去找电脑,与炎景煜翻开了那段视频。

    视频里的女人赤身裸体,被几个男人轮奸了一夜……凌惜音看的不免有些恶心,便关了电脑,眉头一蹙道:“要不就这样算了吧……这样的视频别人看了……”

    “为什么算了,如果不是你机敏,视频里的女人就是你了!我怎么能让这种恶毒的女人继续威胁到你!”炎景煜正色道。

    凌惜音的心里流过一阵暖流,她真的,越来越喜欢和炎景煜在一起了。

    凌氏别墅里,凌朔对着白落雪骂道:“谁让你散播这个消息的!你是谁!凭什么擅自做主!”凌朔凌厉的眼光似乎要将白落雪戳穿。

    白落雪偷偷给自己验了孕,她知道,这孩子不是凌朔的,但她是这样的爱着凌朔,不是凌朔的孩子又何妨,只要她能嫁给凌朔,怎么她都做得到!

    被强暴的那一夜,白落雪没有回凌家别墅,在街头晃荡了一夜,她觉得自己好脏,脏到不配凌朔了。

    心里越是绝望,对凌惜音的恨意越是加深!都怪凌惜音那个贱人!若不是她!自己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嫁给凌朔!

    白落雪买通媒体,散步了消息。谁知,凌朔竟然这样震怒。

    凌朔坐在沙发上,眼里尽是颓废,喃喃道:“惜音若是看见这个新闻,我就再也抢不回来她了……”

    白落雪听见此话,只觉得肝胆俱裂!吼道:“到底我是你的未婚妻还是那个婊子!她有什么好!难道她比我爱你多吗?难道她是孩子的母亲吗?”

    “孩子”两个字让凌朔的目光集中到了白落雪身上,眼里有了一丝柔情。

    凌朔起身道:“把眼泪擦擦,我让保姆给你熬点汤暖暖。”说完便走开了。

    白落雪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恢复了,凌朔对我这样温柔了?哈哈!我白落雪终于得到了心爱的人的爱。凌惜音,看到了吗?凌朔的心现在在我这里!

    白落雪瘫坐在地上,傻笑着。

    没过多久,凌家开始策划凌朔与白落雪的婚礼,白家在商界也是响当当的家族,如此强强联合,在媒体中掀起了一番浪潮,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炎景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