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健身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3008字

    凌惜音!全都因为你这个贱人!

    白落雪紧咬着嘴唇,眼里全都是不甘和怒火。

    “凌总好。”

    “凌总好。”

    凌惜音来到炎景煜的办公室,落落大方给的推开门,斜倚在门口,冲着空气打了个响指。

    一身Amani高定衬得凌惜音干练又霸气,海藻一样的头发被梳得一丝不苟扎在脑后。这样的她和在家时的任性吵闹反差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坐在办工作前的炎景煜没有抬头看向门口,闭着眼睛他也知道,能来他办公室却不通传又不敲门的也就只有凌惜音这个丫头了。

    “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炎景煜开口道。

    “凌朔今天来找过我了。”凌惜音避开视线,头微微扭向一边。

    炎景煜正在“噼里啪啦”的敲键盘,抬头瞟了一眼凌惜音,没有说话,低下头,接着敲键盘。

    他想听凌惜音自己说。

    一直以来他与凌惜音的感情都在逐渐升温,他心里却有些不可置信,害怕凌惜音心里还有凌朔,这种恐惧让他自己都难以捉摸,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患得患失了?

    “他来问我封锁那天婚宴的事情是不是我做的,我告诉他,是炎景煜,他好像不太相信。”凌惜音踩着高跟鞋慵懒的坐在会客沙发里。

    “他当然你不相信,凌朔一直对你还抱有期望你看不出来?他宁可骗自己是你帮了他,也不愿意承认事实。”

    “可是那视频也是我们放的呀!他竟然没责怪我这件事,反倒来致谢,他明明跟白落雪暗结珠胎,为什么还来找我?”凌惜音不明白,凌朔光明正大的想脚踏两只船是什么意思。

    “据我所知,他与白落雪的联姻纯属商业联姻,凌朔本人似乎没有拒绝但也没有高兴的意思。他应该喜欢你。”炎景煜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说了这么多,只想搞清楚凌惜音的态度,他以前可是从来不提八卦的。

    “喜欢我?能被这样的人渣喜欢是我几辈子修来的恶果呀!以前年少无知,刚到凌家只有他可以依靠,从小都没感受过亲人的关怀,自然对他有了感情。哎呀你提这些干嘛!”凌惜音摆弄着指甲,悠哉起来。

    炎景煜表面默不作声,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要成功了!

    凌惜音站起身,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小腹却微微隆起。

    “等等,”炎景煜站起身走向凌惜音,“你这肚子,不会是有了吧?”

    凌惜音方寸大乱,红着脸叫道:“你才有了呢!我这是……胖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炎景煜眼底全是笑意,柔声道:“一会儿下了班,我带你去健身房。”

    凌惜音边应声边走出了办公室。

    炎景煜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这辈子就这样,就这样就好。

    凌惜音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已经快要到了下班的时间,炎景煜应该要来找自己了。

    合上笔记本,从衣柜里找到一套运动的衣。

    自从离开ME组织后,她就再也没高强度的训练过,健身房虽然总去,但为了隐藏实力,她连哑铃都不好意思举,只能在家里买了一堆健身器材,想着便苦笑了一声。

    炎景煜走进来的时候凌惜音刚收拾好东西,炎景煜自然的接过凌惜音的包,说道:“走吧。”便出了办公室。

    经过格子间,还在加班的同时开始窃窃私语。

    “炎总跟凌总在一起诶!快看快看!”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呀,这不是很正常吗?”

    “网上都说他俩同居了,在一起怎么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同行呢,感觉好般配……”

    凌惜音自动过滤掉了这些杂音,炎景煜却露出了一丝不易捕捉的微笑。

    炎景煜以前向来不喜欢风言风语,但此刻的八卦,怎么听着这么顺耳?

    炎景煜和凌惜音进了领导班子的专用电梯。

    电梯四壁都是玻璃,被擦了锃亮。金黄色的灯光洒在凌惜音的身上,显得分外柔美。

    平日里在商场上凌惜音总是一副女强人的姿态,叱咤风云,连公司里的元老也不敢惹她,因为凌惜音真配得上“飞扬跋扈”四个字。

    总是有人提醒炎景煜,要多管教管教她,炎景煜却不以为然,他就是喜欢凌惜音飞扬跋扈,锋芒尽显的样子。

    炎景煜对凌惜音的感情越深,越是想要占有,一向禁欲的自己似乎不受控制了。

    炎景煜看着不断下上升的电梯数字,一把搂过凌惜音,怀里的女人柔柔软软,他的鼻息里都是她的气味,过近的距离让凌惜音的瞳孔收缩,疑惑道:“干嘛?”

    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仿佛在发出什么邀请,炎景煜轻柔的以唇封唇,吻的凌惜音天旋地转。

    炎景煜闭着眼睛享受着,仿佛这是上天给他最大的恩赐。

    “叮咚!”电梯到达最高层,这里是公司高管们的私人健身房。

    炎景煜恋恋不舍的放开凌惜音,凌惜音羞的脸颊通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电梯有多闷热呢!

    “炎总好,凌总好!”把门的保安人员向两人敬礼道。两人分别去更衣室换了衣服,炎景煜衣服少,很快便出来进了健身房等待凌惜音。

    正连着卧推呢,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紫色的运动内衣,紧身的压力裤,头发也高高的扎起,明艳靓丽的让炎景煜移不开眼,一个不留神,卧推的哑铃险些砸在炎景煜的身上。

    凌惜音走过来调笑道:“我已经美到让你想自残了?”

    游走于商场上的凌惜音平时都是以精致的淡妆面众,在健身房内把妆容卸去,反而像一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般。

    凌惜音走向椭圆机,不顾炎景煜,自顾自的练了起来。

    炎景煜跟着凌惜音后面,小声的问道:“你以前不是暗杀组织里的人吗?怎么锻炼起这么轻松的器械?”

    凌惜音翻了一个白眼,“怎么了?你瞧不起椭圆机?”

    “没有,只是好奇。”

    “在外我不能练太过……吓人的,免得暴漏身份。”

    炎景煜一拍额头,怎么自己现在这么傻了,难怪人家说恋爱中的人最傻了。

    俩人窃窃私语,那在外人看来那就是打情骂俏。

    健身房内还有很多公司的领导阶层人物,见二人一起来,还说说笑笑,不得不怀疑新闻的真实性。

    尽管凌惜音平日里对他们很严格又爱骂人,但她今后极有可能成为炎氏的老板娘,以后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啊!

    “滴滴!”炎景煜正汗流浃背着,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这手机和公用电话不同,都是最紧急,关系最密切的人和事才能打来的。

    炎景煜放下手中的器械,连忙打开手机。

    是一条未读短信,里面的内容言简意亥,写着几个字:ME想让她回去。

    炎景煜不动生色的删除了短信,把手机放好,看了看凌惜音的方向,又埋头举起机械。

    白家大宅里,白家老爷子和白落雪正在对峙。

    “离婚吧。”白家老爷子人如其姓,白发苍苍。

    “我不要。”白落雪把头扭向一边,避开父亲的视线。

    “你怎么这么糊涂啊!当初你要嫁给凌朔我都没有反对,这次你必须听我的!”白老爷子的白胡子都随着震怒的声音颤动。

    在白老爷子的心理,即使白落雪的地位没有白家的基业高,但也是自己最心爱的掌上明珠。自己一直很宠白落雪,与凌氏联姻也有白落雪倾心于凌朔的因素在。

    白落雪穿着一身白色蕾丝钩边的纱裙,人如其名,长得清秀可人,追求者一直不断,甚至在与凌朔结了婚后,仍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我不离!我离不开凌朔!”白落雪嘶声力竭。

    白老爷子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女儿的肚子上,那一脚,真是生生踹死了自己的外孙呐!

    “你有什么脸面还在凌家待着!那一脚,凌朔踹的有错吗?你已为人妻,却怀上了不知道是哪个野种的孩子!”白老爷子想起那个外孙是个野种,还有些嫌恶。

    白家传统,不喜那些“时髦”的东西,传统的地方在于,可以接受一夫多妻制,却不能让女人为他人染指。

    白落雪只觉得悲哀,她伤心的不是凌朔还爱着凌惜音,是自己,在凌朔眼中已是一副肮脏的躯体。

    白落雪站在白家大厅里,大厅里只有父女二人,显得空旷又寂静,只有白落雪嘶声力竭的吼叫和哭喊。她缓缓的跌落在地,像一滩没人要的烂泥,所有恨意都变成了泥水,淹没了她。

    白老爷子拄着拐杖,一颤一颤的站起身,颤巍巍的走出大厅。

    黄昏的光束像无数把锋利的剑,刺向白落雪,白落雪洁白无瑕的肌肤被刺穿,泛着金光。她的心却是千疮百孔。

    小腹的隐隐作痛似乎在提醒自己惨痛的过往,她恨凌朔吗?不恨。

    凌朔做的没错,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确该死,凌朔吃醋了,因为我怀的孩子不是他的,哈哈,凌朔吃醋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