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虐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2146字

    凌家,早餐显得寂静而肃穆。

    长长的西餐桌上摆着各种法式糕点,没有温度,显得冰冷。

    白落雪坐在一头,凌朔坐在一头,

    说真的,凌朔几次都想把白落雪解决掉,如果不是自己在背后需要白家的势力,他可能早就动手了……

    是白落雪害得他凌朔失去凌惜音,是她让自己在这个城市丢尽了脸面!

    凌朔想到这些,握着叉子的手都捏的死紧,再看看对面桌上吃饭的白落雪,恨意更浓。

    白落雪的家教很好,吃饭慢条斯理,但在凌朔眼里这就是一种贱。

    白落雪察觉出凌朔在看着自己,开心的时候也闪过一丝恐惧,那次的流产让白落雪元气大伤。

    清晨,无暇的阳光透过凌家的落地窗投射在屋内,西餐桌上的刀叉和烛台都被照的耀眼,镀上一层金辉。

    白落雪握着牛奶杯的手微微颤抖,牛奶洒出了一些,她明白凌朔这样看着她的眼神到底有什么含义,当时投影仪播放出她被人强暴时,凌朔也是这样的表情,然后冲上来踢掉了自己的孩子。

    白落雪也在颤抖。

    之前凌朔强迫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甚至是欣喜的。这样与凌朔就能多接触一点,是不是他喜欢上我的几率也会大一点?

    凌朔出了丑闻,凌氏的股市一路下跌,凌朔又没有挽回的能力,他才意识到凌惜音对自己和对凌氏的重要性。

    凌朔放下手中的叉子,一摔,叉子“噼里啪啦”的发出清脆又刺耳的声音。

    凌朔用力扯下餐布,把桌子上的东西推到地上,稀里哗啦的声音扰的白落雪心慌。

    “你会干什么?嗯?你除了在家闲着还会干什么?”凌朔目光冷峻,坐在椅子上。

    “收拾了。”凌朔眼神看向乱糟糟的地面,示意道。

    白落雪缓缓地蹲下,用手捡起破碎的餐盘,一束束光线洒在白落雪白皙的脸上,却像刀子一样剜着她的心。

    难道自己就那么一文不值吗?呵呵

    白落雪轻笑出声。

    凌朔皱眉道:“你笑什么?”随脚踹了一下脚边的杯子。

    白落雪默不作声,继续收拾一地的碎片。

    “我特么问你你笑什么?”凌朔大吼,吓得白落雪一下就被手中的瓷片割伤了手。

    白落雪吃痛的轻叫了一声,“啊!”

    伤口不深,却钻心的疼,不断的流出血来。

    凌朔蹲在白落雪的面前,白落雪抬起头,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挂在巴掌大的小脸上,泪眼盈盈,凌朔捏起她的下巴,问道:“疼吗?”

    白落雪被捏的生疼,不敢回答。

    “在我再次打你之前快给我滚。”凌朔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和恨意。

    白落雪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跑出了餐厅。

    凌朔跌坐在地上,想起今早的炎景煜二人的新闻,脑海里只回想着一个名字,凌惜音,凌惜音,凌惜音……

    白落雪跑回卧室,扑到床上痛哭。

    她何曾想过自己深爱的男人,会这么对自己!

    哭着哭着便力竭,白落雪似乎睡着了,又似乎回到了那个悠长的下午,那个时候她还小,便遇到了凌朔……

    “凌朔哥哥!”白落雪奶声奶气的叫着。

    “凌朔呀,这是我女儿,落雪,今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啊,替我把落雪照顾好了,我会给你奖励的!”白家老爷子调笑道。

    “我知道了,白叔叔。走吧,落雪,我们去那边玩。”

    年轻时的凌朔总是温柔的,不对,有了凌惜音之前的凌朔对自己总是温柔的,凌朔对自己无微不至,像是兄妹?也像是情侣。

    这让年幼的白落雪心里漫过春水,撩拨她的心。

    凌家的大宅成了白落雪最常来的地方。白家老爷子似乎经常与凌家合作。这个时候凌朔就会带着白落雪在院子里玩喷泉,摘果子。这是白落雪一生中最“甜蜜”的一段时光。

    和所有富家女一样,白落雪的趾高气昂并不受人待见,她的温柔只给了凌朔,在其他凌朔看不见的时候,白落雪就又变成了一只母豹子。

    在自己爱的人的面前,女人总是这样遮掩。白落雪年少的爱情便全都埋在了凌朔的身上。

    一天,还如往常一样,白落雪带了一只金丝雀到凌家大宅玩。

    天气并不好,阴沉的天气最爱下雨。凌朔便带着白落雪在屋内玩。

    “凌朔哥哥,爸爸跟我说要送我去加拿大读书。”白落雪睁着大大的眼睛对凌朔说道。

    “那不是很好吗?你要把握好机会,用功读书啊。”凌朔那时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身子挺立,昂然阔手。

    “可是,”可是你不会舍不得我吗?

    忽起一阵风,雨,来得突然——无声无息向我们“袭”来,天地之间充满了雨水的气味,

    后面的话却溶解在了雨中。

    多年以后的白落雪想起这天,忽然意识到,其实凌朔从一开始就对自己没有感情吧。

    白落雪坐在沙发上看向自己的鸟笼。“小鸟,没有了!小鸟飞走了!”白落雪失魂落魄的大喊。

    旁人都来安慰白落雪,白落雪更加着急生气,哭喊着让他们躲开。

    凌朔哥哥呢?

    小鸟不要我了,连凌朔哥哥也不要我了。

    白落雪哭的更加伤心了。

    因为她的飞扬跋扈,下人们都闪到一边去了。白落雪瘦削的身影独自望向窗外,小鸟还会回来吗?凌朔哥哥还会回来吗?

    雨越下越大,似乎要把城市湮没。豆大的雨点敲得地面“啪啪”作响。

    再也没有比天气不好更让女孩讨厌的事情了。

    夜已深了,雨水的气味,渐渐的蔓延开来……

    荷塘里从风中“游”出来的涟漪很多,它们妆点着无数吮吸雨的荷叶,荷叶衬托着展现美好姿态的荷花,荷花就像舞池中央摇晃着。伴随着雨水的声音,富有磁性的蛙声也别具一格,在雨丝中回荡久久。睡莲的睡意似有若无。

    辗转反侧,无法静下心来,白落雪索性起身听雨。

    为什么凌朔哥哥还不来找我?他不喜欢跟我玩了吗?

    又是夏季的雨夜啊!细如银丝的小雨任尔漂洒。夜间的雨,漆黑世界里闪烁的唯一晶亮,总是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清洗混浊的世界,当雨停,这一切即回原点。如千万条银丝的它从天上飘下,屋檐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站在窗前听雨,白落雪不禁想,若我是雨,虽不能亮丽整个世界,但至少会带给凌朔哥哥一丝宽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