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温家晚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2098字

    二人已经不知道一起去过多少次晚宴了,凌惜音下了班,收拾好东西,便和炎景煜一起去挑了晚宴礼服。

    凌惜音试穿了一件宝蓝色天鹅绒露背礼服,

    “不好看,换一个。”炎景煜坐在沙发上抿了一口红酒,面无表情道。

    凌惜音进去换了一件抹胸吊带连衣裙,

    “不好看。”炎景煜翘着二郎腿。

    凌惜音翻了一个白眼,进去换了一件一字肩连衣裙。

    “就这个吧。”谁让这个漏的最少。

    炎景煜放下红酒,正欲结账,盯着凌惜音的脖子道:“等等。”

    他在精品店里转了一圈,拿起一条做工精致的锁骨链。

    轻柔的带在凌惜音的脖子上。金属光泽更衬得凌惜音光彩照人,锁骨链上的英文字母是用花体写成的“i miss you.”

    炎景煜站在柜台前,拿出钱包付账的样子,凌惜音觉得活像一个土大款包养了她。

    来之前二人便说好,炎景煜为了作为家居服的回礼,今天的礼服炎景煜负责。

    时间到了,二人驱车前往晚宴酒楼。

    凌惜音挽着炎景煜走上红地毯,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嘈杂的媒体和其他宾客。一到酒店门口,门口的侍从将门轻轻拉开,悠扬的音乐便如同放飞的鸽子一般,包围了宾客。

    凌惜音穿着一身一字肩印花连衣裙,脚踩裸色红底高跟鞋看上去优雅大方。而身旁的炎景煜着一身灰色高定西服,显露出纤长的身身姿,脸上露出处变不惊的神情。

    他们与明星一样,今天穿的礼服,明天就会在网上争相转载,什么品牌啦,价格啦,都会暴漏于人前,于是这就相当于一次展示自己公司风貌,象征自己逼格的方式。有的人买不起或不舍得,甚至还会去租或者是买山寨货。

    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对着二人狂闪。

    “凌小姐,请问你怎么看凌氏最近的股市大跌?”

    “炎先生,请问凌氏的衰落与炎氏有必然的联系吗?”

    “请问二位前不久被拍到同居,是真的吗?”

    安保人员挡住媒体,牵着凌惜音走了进去。

    一进酒楼世界便清净了。凌惜音把手当作扇子,玉指纤纤,让自己凉快一些。

    “呼,可算进来了,真是烦死了。”凌惜音抱怨道。

    两人向门口的守卫递交了请帖,守卫行礼指路。温家在这个城市虽不算只手遮天但还是占有一席之地,整个家族又不爱争斗,所以凌惜音不介意与他们往来。

    一入主会场,华尔兹的交响乐便环绕着凌惜音的耳朵,俊男靓女,一进场便引起了关注。

    “炎总好,这位是……”一位男子拿着盛了半杯香槟的酒杯,向二人走来。

    凌惜音不由得在心里犯了一个白眼,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哼,还想把企业做大?不过也难怪,自己在凌氏时几乎从不露面,不认识我也不奇怪。

    “这位是我公司的凌惜音,企划部首席执行官。”炎景煜大方介绍道。要知道,当时炎景煜打算挖她过来的时候,挑了多久才挑到这个“与自己接触良多”的“好工作”呀!

    温家少爷大方行礼道:“凌总好,久闻大名,今天遇见了,果然不同凡响,气质与众不同啊!”怪不得你小子能看上。

    “温家举办生日宴的就是您吧?”凌惜音询问道。

    “不是在下,是在下的弟弟,今年刚满十五。”哦,原来过生日的是温家小少爷。

    凌惜音点头应允,温家大少爷便退下了。

    “哎!这个温家大少爷是什么由头?”

    “不知道。”炎景煜老老实实的回答。

    “不知道?”还能有炎景煜调查不到的事情?

    “温家不喜明争暗斗,所以一直都是实实在在的做事,温家大少爷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没什么特别之处。”炎景煜思索道:“倒是那个小少爷,我虽没见过,但听人说,好像有点意思。”

    悠扬婉转的华尔兹Weekend in New England响起,凌惜音抑制不住的激动,这可是她在ME时组织大宴最爱跳的曲目。

    “来吧。”凌惜音拉着炎景煜走向大厅正中央,回眸一笑道:“陪我跳一支舞吧。”眼眸明亮深邃,险些把炎景煜的魂儿都给勾去了。

    “怕了你了。”

    两人双脚并拢,炎景煜右脚站在凌惜音的两脚中间,尽量靠近。身体挺拔,收复、挺胸、拔背,二人的头均微向左转。凌惜音身体稍微后仰,画出优美的曲线。炎景煜右手扶于女生左肩胛骨下方,肘部架平,左手虎口张开,握住凌惜音右手,手臂呈弧形。凌惜音左手扶住炎景煜右臂肩线之下,手臂与右臂契合,右手与炎景煜左手握住。

    两个人的姿势都很专业,相视一笑,表达了自己的赞许。凌惜音随音乐舞动,连衣裙画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和炎景煜的挺拔相得益彰。

    二人的华尔兹不由得引来了围观。

    “天呐!那不是炎景煜和凌惜音吗?他们俩也来了。”

    “只知道炎总在商界游刃有余,没想到跳起舞来也这么帅!”

    “凌惜音跳的也很好啊,完全不输给专业的。”

    “那个凌惜音招摇过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显示什么狐媚把戏呢!”

    “凌惜音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她配不配得上炎总!”

    “我看凌惜音就挺好的!又漂亮又有家势,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有实力!你给我当一个首席执行官试试?”

    围观群众的话炎景煜和凌惜音向来都是充耳不闻的,位高权重,人一旦达到了真正的高度,是不会介意风言风语的。

    一曲完毕,二人以一个完美的姿势落幕。还有很多对一起行了礼。

    灯光舞美,大厅金碧辉煌,到处都是张着的生日气球。

    凌惜音对炎景煜低声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大厅设计精心,卫生间都是隐蔽起来的,这样的大厅凌惜音去得多了,也就知道该怎么找。左转右转,在酒楼的阳台上看见一个背对着她的男孩,她没有多想,去了卫生间。

    回来时男孩还在那里,但男孩身后还站了一个人,那人蹑手蹑脚,凌惜音只以为是朋友间的嬉闹,又怕打扰他们,便停下脚步,想等他们结束再走。

    忽然,只见男孩身后那人抽出一把折叠刀,朝着男孩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