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温家小少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2082字

    “住手!”凌惜音意识到不妙,拿着折叠刀的男人带着面具,看不出他是谁,凌惜音随手抄起卫生间门口的一把雨伞,用雨伞头对准了凶手,稳稳扎去。凌惜音在ME时刀枪棍棒样样精通。这点技巧自然不在话下。霍金森曾经推荐她参加过标枪比赛呢。

    凶手灵活,自如躲开,凌惜音趁这个机会三步两步上前,抬起腿便是一脚,又使出一串的擒拿,虽然力量上凌惜音可能不如这个男人,但是对于灵活度上来说,凌惜音还没输过。

    凌惜音手掐着凶手的命门,让他动弹不得,然后大叫道:“来人呐!来人啊。”众人见状,火速赶来,只见男孩面对窗户,身后还有凌惜音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捆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有人上前制服了凶手,押走了。但令凌惜音好奇的是,这个男孩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过,似乎察觉不到这件事?

    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呆呆的坐着。自己还没思考完,就被一个大掌拉入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炎景煜。

    “给你几个胆子敢赤手空拳的单独面对敌人了?”炎景煜语气低沉阴冷,让凌惜音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抬头看向炎景煜,眼眸冰冷入骨,脸上的神情不同于往日的宁静,带着些愤怒。凌惜音只得使出“卖萌”这一绝招。杀伤力可达五百个生命值。

    眨着忽闪忽闪的眼睛,凌惜音用无比委屈的语气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能看见孩子要受伤了见死不救吗?”说完还抛给炎景煜一个“舍我其谁”的眼神。

    “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炎景煜的语气果真软了下来。但还是用责备的目光盯着凌惜音。

    “好啦,我知道啦!”凌惜音,你什么时候才能在第一时刻依靠我呢?

    “弟弟!弟弟!来,跟姐姐道谢。是她救了你。”温家大少爷上前拉住小男孩。

    这男孩是温家小少爷?

    十五岁的年级,也不小了,少年出落的像个男人了,但那瘦削的背影和稚嫩的侧脸,还让凌惜音以为是谁家的孩子跑来了。

    少年侧身而立,脸上都是满不在乎,身材纤长。眼神冰冷有深邃,和炎景煜的倒有几分相似之处。凌惜音想。

    “若是没有她救我,我自己也能解决。”

    周围赶来的人都低叹了起来,都说这孩子没救了。

    凌惜音看着与炎景煜有几分相似的男孩,不禁心软道:“我知道你自己可以,但你自卫保命是你的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你的事,你不用跟我道谢。”

    男孩抬起头,盯着凌惜音,凌惜音只觉得无趣,自己得不到谢谢也就罢了,但是这小男孩一点礼貌都没有,难道温家长辈是吃屎的吗?

    “不好意思,我弟弟他就是这样……”温家大少爷还在解释着,凌惜音转身离去。

    炎景煜眼里带笑道:“不好意思,惜音她就是这样。”也转身离去。

    “女人!”身后那个男孩说话了。声音稚气有低沉。

    “你迟早是我的!”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凌惜音突然有一种幸福感迎面而来,回眸一笑道:“那我等你长大。”挽着炎景煜去向大厅。

    走远了凌惜音脸上都带着笑,她发现自己征服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小男孩。

    炎景煜黑着脸,斜视凌惜音道:“你很高兴?”炎景煜挑眉。

    “对呀!能征服一个小男孩不是很有意思吗?”凌惜音不以为然,“吃醋啦?”说着拿了一杯香槟豪饮。刚才的打斗让她有些口渴。

    “没有,”炎景煜摸了摸鼻子,“只是没想到你好这口。”

    “噗!咳咳……”凌惜音一口喷出了香槟。

    不大一会儿,便到了小男孩的生日宴会时间。

    按理说,一般大户人家的流程是这样的,宾客到齐后送小男孩礼物,然后小男孩带着大包小裹的讲话,讲话过后就是舞会的环节,然后众宾客回家。

    但这位小少爷很有个性,在请帖上就已注明,自己不要任何礼物,因为自己什么都不缺。即便是这样,宴请的宾客还是带了礼物前来,礼多人不怪嘛。

    凌惜音和炎景煜,却真的没有带。

    到了送礼的环节,大厅的楼梯上,金碧辉煌,小男孩站在高台上,还真有点“少年炎景煜”的意思。

    “你看,这小男孩跟你有没有点相似的地方?”凌惜音调笑道。

    “……”炎景煜满脸黑线,默不作声。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喜欢这个小正太?

    温家老爷子站在小少爷一侧,说道:“今天感谢各位,来参加,我小儿子的生日宴会。我儿对各位的到来不胜感激,好,下面我们会请专人到下面取各位要送给我儿的……什么?……哦哦……好,礼物不要了!欢迎我儿讲话!”

    温家老爷子话说了一半就被男孩打断,不知说了什么,温家老爷子听了他的话。

    众宾客愕然,这小子说不要就不要啊!

    亏的自己还精心挑选……

    凌惜音心想,这个男孩还真是有点脾气,不过他做的不错,男儿一言九鼎,既然自己已在请帖中写明了不要礼物,但大人们还是为他带来了礼物,就是不尊重他,他如果现场收了礼物,就是无信。

    果然是从商的一把好手,不对,从什么都是一把好手啊!炎景煜看着凌惜音面带微笑的赞赏的目光,陷入不悦。

    “好好的天儿怎么感觉这么冷呢?”凌惜音自言自语道,她不知道自己身边站了个大冰窖。

    “下面由我来讲话。”男孩扶了扶麦克风,讲真,有点帅住了凌惜音啊。凌惜音的表情由刚才的高傲,变成了赞许,现在分明就是花痴了呀!

    底下的宾客还在议论纷纷,男孩说了话。

    “刚才,救我的女人,你在哪?”众人皆惊,纷纷给凌惜音让出了一个圈。炎景煜站在她身边,眼神简直要喷火。

    男孩下了台,像凌惜音走来。身后还穿来温家老爷子的加油鼓气声:“我儿!加油拿下!”凌惜音咧嘴,温家到底是谁当家呀。

    男孩在凌惜音的面前站定,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男孩单膝下跪,从怀里掏出一个戒指盒,“做我的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