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你是谁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3本章字数:2186字

    凌惜音的手轻捂住嘴,活像一个被求婚的惊喜的难以自拔的女人。

    炎景煜静静的看着凌惜音的反应,“好。”凌惜音伸出手去拉男孩起身。

    好?!这个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癖好?她,她有没有一点主权意识?我才是她男人好吗?

    炎景煜伸手打断了男孩的手,声音磁性又低沉:“她是我的女人,你没成年就不要跟我抢。”

    炎景煜的声线诱人,在场的很多女人都像见了猎物一样“嗷嗷”直叫。

    “炎总好霸气啊!我也想做他的女人!”

    “炎总男友力max啊!”

    凌惜音轻笑一声,“凌先生,请自重,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你的女人了?”说着,把手递给了小少爷。

    小少爷站起身,成了三人中最矮的那个,海拔不足,气场却足得很。

    炎景煜气极,凌惜音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头顶的青烟。

    “小朋友,你满十八周岁了吗?这么矮的身高还是回家长长个再来找姐姐吧。”炎景煜咬牙切齿道。

    “矮是一时,丑是一世。”

    炎景煜第一次被人气的说不出话来。男孩神色自如,这哪里是十五岁啊,明明是个人精!凌惜音见状不好,再闹下去炎景煜非发火不可。连忙拉着小少爷去了大厅后身。

    “女人,你这么热情,我有些不适应。”凌惜音一到后身,见四周没人便开始解小少爷的衣服。

    “原来你这么饥渴,我喜欢。”凌惜音忙着给小少爷扒衣服,根本顾不得小少爷的话。

    “女人,要不然,咱们还是回房间吧,这里地砖有点凉。”凌惜音上下翻找,索性把小少爷放在地上摸索。

    “女人,要不要我去找我哥要来点安全措施。”小少爷即使是说出这样的话都是镇定自若的。

    凌惜音急的满头大汗,还是在小少爷身上没有找到,“怎么会找不到呢?”

    凌惜音静下心来思索,突然想起ME之前的一门课程,就是爆破学。

    里面详细的记载了人肉炸弹所需要的条件。可是,自己并没有找到微型炸弹啊!难道被别人取走了?微型炸弹虽然破坏范围小,但杀伤力大,一旦引燃,只怕小少爷的胳膊腿儿都要漫天飞。

    “有了!小少爷你快把衣服全都脱下来,快点!”凌惜音灵光一闪,连忙给小少爷脱裤子。

    “女人,我冷。”凌惜音不理睬。

    “女人,你好狠的心啊。打野战什么的……在这里适合吗?”

    炎景煜气急败坏,但他和凌惜音的关系还未公布,这里又是温家的地盘,凌惜音有是自愿去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追去的理由。万一小少爷图谋不轨……虽然凌惜音身后不错,可万一她被美色所迷……那小子竟然说我丑?可恶……

    炎景煜的内心跑过一万只熊本熊。

    为了保证凌惜音的安全,炎景煜冲到酒楼的监控室。

    “炎总好,请问……”没时间和工作人员解释,炎景煜冲到监控台,监控台有上百个监控屏幕,炎景煜只能挨个找,“喂!同志,帮我找你们家小少爷。”

    两人开始寻找。

    “找到了!我家小少爷……怎么被一个女人扒了裤子?”炎景煜汗颜,之间屏幕上凌惜音衣服完好,但是小少爷满脸意淫的被凌惜音脱衣服。

    凌惜音什么时候这么饥渴了!

    炎景煜刚想冲出去找凌惜音,却发现,凌惜音好像并不是单纯的想吃小少爷豆腐。

    她在小少爷身上寻找着什么!

    炎景煜回想凌惜音与小少爷相遇的所有过程,不禁皱眉,“你家少爷身上被下炸弹了。”

    工作人员大惊,连忙要打电话通知老爷和大少爷。

    炎景煜挂了电话,“别通知他们,会引起混乱的。凌惜音能解决好。”说罢,静静的看着屏幕,内心却在偷笑。这个凌惜音,够机智,能够当我炎景煜的老婆!

    凌惜音怎么翻也翻不到,气急败坏,把衣服往地上一扔,在阳光的照射下扬起一些灰尘粉末。

    “粉末?”凌惜音努力的回想在ME所受的炸弹学教育,“粉末炸弹!”凌惜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抱着小少爷的衣服就跑。

    “女人,你是嫌我太小吗……”小少爷静静看向自己的裆部。

    三转五转终于找到了室外游泳池,就是这儿了,说罢把衣服往水里一扔,啥时间平地一声雷,“轰隆”的声音让泳池的水溅出不少。

    凌惜音瘫坐在地上,轻抚自己的胸膛,好险,差一点她也变成好几块了……

    闻声赶来的众人不明所以,只有小少爷还在里面独自坐着:“真有那么小吗……”

    炎景煜一把抱起凌惜音,柔声道:“吓坏了吧。”

    凌惜音就像大病初愈一般靠着炎景煜,刚才的事情不是有多难,实在是紧急。凌惜音刚想解释,炎景煜便道:“我都看见了。”凌惜音呼了一口气,重新趴在炎景煜怀里。

    “你扒他的裤子。”

    “……”

    此刻温家也传来消息,说刚才戴面具的男人招供了,有人托他往小少爷的身上撒了粉末炸弹,这种炸弹在空气中遇水遇氧,缓慢氧化后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爆炸,而且没有方法解决,只有扔到水里让它消失。

    凌惜音和炎景煜被温家安排在楼上休息。

    凌惜音恢复的元气,鼓起嘴巴问炎景煜:“你早就知道我的目的了对不对?”

    炎景煜只得装作自己神通广大的样子:“嗯。”他才不会告诉凌惜音他刚才吃醋了呢!

    炎景煜还是摸了摸凌惜音的头道:“你可真是吓死我了,好险,差一点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眼睛盯着凌惜音好久,怜惜的轻啄凌惜音的脸颊。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炎景煜起身开了门。

    原来是温家一家子。

    温家老爷子和蔼可亲道:“真是谢谢凌小姐,我儿跟我说了,幸亏你及时救了他,不然呐,我这一把身子骨的……”

    “谢谢炎总,凌总救了我弟弟,今后炎氏有需要我们温家帮忙的地方,我们一定尽力。”说罢父子二人像凌惜音鞠了一躬。凌惜音赶忙自谦起来。

    只有小少爷不道谢,直愣愣的站着。凌惜音看了他一眼,丝毫不期望他能对自己说句谢谢。这个男孩,有些奇葩。

    “女人,你看光了我,你就要对我负责!”小少爷换了一套衣服,一本正经的样子真令凌惜音发笑。

    三人撤出房间后,炎景煜还是没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男孩身上有粉末炸弹的。”

    “有人提醒了我,是ME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