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告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4本章字数:2085字

    “凌总这是怎么了?凌晨要体检,现在又不体检了。”助理在家嘟嘟囔囔。

    凌惜音刚睡下不久,门口传来敲门声。

    “凌惜音,起床了,再不起床我进去了。”炎景煜的声音。

    连夜的不眠让凌惜音有些头痛乏力,也昏昏沉沉。

    炎景煜轻轻打开了门,发下凌惜音还在睡觉。沉沉的睡颜让炎景煜心底泛过一丝怜爱。

    炎景煜弯下腰,轻轻地在凌惜音的脸上啄了一下。

    拿起床头柜上的便签纸,在她床头贴了张便签就走了。炎景煜轻手轻脚的又关上了门,下了楼。

    凌惜音听见细小的关门声,又爬起来看了看便签纸,

    “你今天不用上班了,休息吧。”

    凌惜音又沉沉睡下。

    炎景煜去了公司,在办公室里还未坐定,便被通知凌夫人要来。

    白落雪?她来干什么?狡猾阴毒的女人炎景煜向来不喜欢接触,反感的皱了皱眉。

    “铛铛!”传来敲门声,炎景煜开了门。

    白落雪穿着真丝衬衫,印花阔摆裙。显得落落大方,如果不是知道那些事情的内幕,炎景煜一定会认为她是一位贤妻良母。

    炎景煜对她很不客气,“找我干嘛?”随即坐在会客沙发上。伸手示意白落雪入座。

    白落雪端庄坐下,说道:“今天来找炎先生是为了凌惜音的事情。”白落雪知道,凡事提到凌惜音,炎景煜必定上心。

    炎景煜的眼神变得复杂,低声问道:“什么事?”

    “她今早是不是起得特别晚或者是根本就没起啊?”白落雪此刻就像一只狐狸,臭的炎景煜反胃。

    “那又如何?凌夫人不会监视我们吧。”炎景煜说道,无论白落雪说什么他都只能信一半,这种女人,脑袋残疾,以害人为生。

    “凌先生难道就不怀疑吗?”白落雪笑道。

    “我们俩之间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送客。”炎景煜起身示意。

    “等等。凌惜音昨晚趁你喝醉上了别的男人的车你难道不知道吗?”

    炎景煜重新坐下,狂怒道:“她怎么没告诉我!她背叛我?”表情很是痛心疾首。

    “我可没说她背叛你,但是我确实看见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车,不知道开到哪儿去了。”

    “谢谢凌夫人的提醒,我会调查的!这个臭女人……”炎景煜骂骂咧咧送走了白落雪。

    炎景煜嘴角浅笑,自己的演技还不错嘛。

    他相信凌惜音昨晚跟别人走了,但是不相信她会背叛自己。如果这样问她她一定不可肯说,只能静静等待了。

    惜音,不要让我失望。

    睡醒的凌惜音起床抻了个懒腰,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症状全都没有了。

    “奇怪。”凌惜音心想,这是什么药,会随着时间周期变化?

    下楼一看吴妈正在吃饭,她也下了楼,拿起筷子。

    “哎哎!使不得,小姐怎么能吃我的饭呢?小姐要是想吃我再给你做。”吴妈起身道。

    凌惜音连忙拉下吴妈,边吃边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嫌弃不嫌弃。”

    吴妈看着凌惜音笑了,“小姐啊,你可真像我的女儿。”

    “你女儿多大了?”凌惜音随口问道。

    “她出车祸去世了,”凌惜音一愣,连忙道歉,吴妈摆摆手,接着说,“他们都跟我说是车祸,但我不信,我一直觉得她是被别人害死的。她和你一样,机灵乖巧。”

    凌惜音不敢问下去,害怕吴妈心情不好,安慰道:“吴妈你别担心,我和炎景煜会好好照顾你的。”

    吴妈“呵呵”直乐,“对了,说到先生,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凌惜音一口汤差点喷出去,“别逗了!吴妈,谁会嫁给炎景煜那种人啊!”凌惜音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脸。

    “小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吴妈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先生以前是从来不带人回家的,整天就是沉着个脸忙公司的事情,公司下属都背着他叫他‘铁面阎王’!”

    凌惜音哈哈大笑,没想到炎景煜以前还有被穿小鞋的事情。

    “追先生的女人可多了,经常有女人上门骚扰,后来先生就在门铃上做了手脚,一敲门被电,后来小姐来了才拆了。”吴妈一本正经的说着,凌惜音乐的花枝乱颤。

    “还有呢还有呢?”凌惜音追问。

    “先生不喜欢猫,喜欢狗,又一次房子里跑进来一只猫,先生就把猫赶出去,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遍。”

    “哈哈哈哈!”凌惜音笑的肚子都疼。

    “有这么好笑吗?”门口传来炎景煜的声音。

    吴妈见状躲进了厨房。凌惜音淡定的吃着饭。

    炎景煜坐下,淡淡的问,“昨晚你跑去哪儿了?”

    凌惜音夹菜的手抖了一下,僵硬的回答道:“有人找我……”凌惜音不想说实话又不想说谎。

    “有人找我叙了叙旧情。”

    炎景煜把一切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心想这事没那么简单。凌惜音功夫不错,带她走的应该不是一般人。只有一个组织能做到让凌惜音不加反抗乖乖的走,ME?他们为什么还缠着凌惜音,上次暗杀没成功,按理说ME就永远不可以刺杀她了。看来自己需要静观其变。

    炎景煜一想到昨晚凌惜音独自面对黑暗,还能回来不告诉自己不让自己担心就一阵心疼,要不是助理跟自己告了密,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白落雪走在路上,“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白落雪看着被撒上金辉的街道,不由得有些伤感。

    黄昏来临的时候,给人感觉很温柔可亲的样子,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摇摇欲坠着。渐渐地,太阳的形状变成半圆形,太阳的光芒也不如平日里刺眼,变得飘渺迷人,变得更加模糊起来。云层在微弱的太阳光照射下,颜色橘红夺目,红的触目惊心。

    最后的光芒渐渐消失。

    有人说黄昏短,其实不然,只要对这映着金光的大地看上一眼,白落雪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幅这个下午,自己背着凌朔前去调拨离间,那个金红的背影,寂寥无人。

    以后无论在哪里,如果追忆往昔般地想起黄昏,就从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背影,却猛然间发现昔日曾经清晰可见的金光黄昏,只抓着握不住的几点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