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昏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4本章字数:2084字

    医生解释道:“刚刚来了消息,说是不要给你个叫‘凌惜音’的女人做手术,这个消息是炎氏的人发出的。我们不能不从,咱们那新建的住院部还是炎氏资助的!”

    凌惜音气不过,开车到了另一家医院,这家口碑也好,不比第一家差。

    停了车,凌惜音快步挂了号。若不是打胎,凌惜音大可找炎景煜的家庭医生来。现在还要排着长队等着前面的大妈找身份证。

    凌惜音拿着挂号单,到了妇科入口前,检查的小护士叫道:“凌惜音?”

    凌惜音皱眉,叫的这么大声巴不得全楼的人都听见啊?

    “不好意思,凌女士,这个手术我们做不了。”小护士年纪不大,怯懦的说道。

    “什么!?”凌惜音震怒,对小护士怒道。

    “凌女士,对不起,我们不能给你做这个手术。”小护士显然被吓到了,咬着牙说道。

    凌惜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柔声问:“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为什么不能给我做这个手术?”

    小护士支支吾吾的不出声,凌惜音觉得她已经猜到原因了。“我们也只是照着吩咐办事,是主任让我这么做的。”

    凌惜音拿着单子直奔主任办公室。

    “你好,请问是谁不让你们给我做手术的?”凌惜音进了门开门见山。

    “凌女士,这个这个……”

    “炎景煜是不是?”凌惜音面无表情,低声道。

    主任无言,视线转移开,没有回答凌惜音。看来凌惜音猜的没错。

    炎景煜应该是把全市的医院都通知到了。

    “你们都不给我做!那我就去A市做!反正车程也没多久。”凌惜音正要出门,被主任拦下。

    “凌小姐凌小姐,你不用去了,我也是想提醒你一句,炎先生,已经下了通知,全国都不会有人敢给你做的……”主任的岁数看上去很大了,头发斑白,对凌惜音说道。

    凌惜音心中涌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温暖,愤怒,无助,恐惧,慌乱……这些像漩涡一样把凌惜音包围,一日的连续奔波情绪不稳定让凌惜音觉得身子很沉,思绪越飘越远。她仿佛看见一幕幕电影,从以前飘到未来。

    眼前一黑,凌惜音只听见主任的惊呼:“凌小姐凌小姐!完了,倒在我这儿,我要倒大霉了。”

    阳春三月,凌惜音站在田野高处,遥望对面,春意盎然。天地之间一望无际。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绿油油的毛毯,让凌惜音心旷神怡。

    田野上空时不时飞过一只只燕子,凌惜音眺望远处,看见两个身影,一个高大壮硕,一个小巧可爱。旁边的溪水清澈见底,清晰的倒影是凌惜音温柔的脸。那是谁?凌惜音飞奔过去,脚下的绿色毛毯柔软舒适,让凌惜音跑的飞快。

    越跑越近,身影也越来越清晰,溪边的野花探出枝头,鲜艳的刺眼,凌惜音无暇去看。溪边的树林深不可测,是不是冒出一只松鼠朝她摆着手。凌惜音用尽一切力气向对面跑去,下起春雨,脚下的土地不断的冒出竹笋。越跑越近,却始终触不到那两个身影。

    桃树花团锦簇,凌惜音摘下一枝,接着奔跑,她要把这送给那两个身影。

    为什么还不到?凌惜音疯狂的奔跑,却不觉得自己疲累,突然,感觉自己被一双大手推着,跑的更快乐,伸手即能触碰到身影。黑暗的身影逐渐和阳光重合,那是……炎景煜,身旁还牵着一个小孩,凌惜音看不清小孩的脸,但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孩子。

    田野入秋,凌惜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农民。

    田野一片火红。清风袭来,炎景煜牵起凌惜音的手,凌惜音觉得他的手也像风一样轻柔,凌惜音抱起娃娃,只听见“咯咯”的笑声凌惜音便觉得一阵暖流包围了全身。

    “宝宝!”凌惜音叫了一声,突然听见炎景煜的叫声:“凌惜音,凌惜音。”

    凌惜音睁开眼睛,发现这里是躺在自己的床上。

    混沌的脑子记不清东西,看向炎景煜心急又愤怒的神情,凌惜音暗叫不妙。

    努力忆起刚才的事,凌惜音也淡定道:“你早就知道了我怀孕的事情了吧。”鼻子一酸,眼睛却像止不住的水龙头。

    炎景煜柔声道:“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

    凌惜音不语,避开目光,看向窗外。

    “你是怕我不要他吗?我怎么会不要他呢,你如果愿意,我们马上就举办婚礼,不会让你大着肚子穿婚纱。”炎景煜小心翼翼的问,他多怕凌惜音不愿意。

    凌惜音却哭得更凶了。她何尝不想生下来!

    眼泪越流越多,炎景煜根本擦不净。

    “最起码你给我一个理由,”炎景煜眼神黯淡,“你是不想生下你不爱的人的孩子吗……”

    凌惜音转过头,看着炎景煜,一字一顿的说:“对,我,不,爱,你。”面无表情。

    “我才不要生下你的孩子!”凌惜音挣扎着,被炎景煜抱住按在床上。

    “你说的是真的?”炎景煜声音沙哑,带着哽咽的语调让凌惜音下不去那个狠心。

    “是。”凌惜音的脑子乱成浆糊,她不知道这三个月该怎么做,既然她不能杀了炎景煜那么自己就必须死,既然自己的死已成定数,为什么还要带着孩子?不如就此了断了吧,让炎景煜死心,自己也好安心的走。

    “你,在找一个更爱你的人吧,对不起。”凌惜音抱着必死的心。

    炎景煜心死如灰,眼神黯淡,失魂落魄的站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到门口,冷冷说道:“今后你别想走出这栋房子了,如果想出去我会安排人看着你。孩子是我的,我有权利让他降生。”

    凌惜音蜷缩在床上,身体像跌入冰窖,无边的寒冷包围着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凌惜音呢喃。

    一天下来,凌惜音不是躺着就是坐起看书。滴水未沾。

    炎景煜看不下去,带着饭上楼一口一口逼着凌惜音吃。

    “吃下去。”炎景煜喂到凌惜音嘴边。

    凌惜音把头扭到一边。

    “你不吃是吧?”炎景煜猛地把头凑近凌惜音,以唇封唇,啃咬着凌惜音的唇瓣,掠夺一样的侵占凌惜音的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