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天盛酒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4本章字数:2081字

    “惜音惜音!”凌惜音炎景煜把凌惜音抱到后台叫来私人医生,但是私人医生什么都看不出来。

    “都是废物!”炎景煜刚要带凌惜音去医院,凌惜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道:“算了,我只是早上吃的少,低血糖。”

    炎景煜坚持要去,凌惜音有些不开心道:“我说了我不去!”

    见凌惜音恢复过来神智,炎景煜也不好说什么,没有强拗。

    凌惜音支起身子,慢慢起来,她怕万一炎景煜带她去检查,发现什么。

    “对不起,我的态度不好。”凌惜音看了炎景煜一眼,低下头道。

    “无妨。”炎景煜摸摸凌惜音的头。凌惜音心里千刀割般,如噎在喉,若是告诉炎景煜真相,只怕ME被翻个底朝天也不会有解药。

    凌惜音轻轻抱住眼前这个男人,若是没有这次的事情,会不会两人就一起终老了?凌惜音笑起来。

    两人开完会议后匆匆离开,刚才的事情太突然,只怕又要上头条,不能再被记者在公司抓到了。否则还要开新闻发布会。

    炎景煜驱车将凌惜音拉走,一路无言。炎景煜感受到了变化,他却只字未提。

    “送我到天盛。”炎景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掉了头。

    天盛是市里最大的酒吧,里面聚集了全市的富家子弟,混乱不堪,但是并不是没有规矩,这间酒吧的老板和地下组织有关,如果有人闹事会直接带走,非死即残。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趋之若鹜,越刺激他们越喜欢。

    到了地方,凌惜音下车,炎景煜也跟着下,凌惜音皱眉,“你跟着我做什么?你又不能喝酒。”

    炎景煜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的站在车边,眼神无辜,“我不能让你自己去,我可以不喝。”

    凌惜音轻叹口气,这个男人宠她宠的没边儿了。自从有了自己以后,炎景煜从一个冷漠的人变得越来越温暖。

    一走进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让凌惜音很不适应。二人订了包间,一路上,冲凌惜音吹口哨的,往炎景煜身上过贴的,让二人数不过来。炎景煜上前搂住凌惜音,宣告主权,才顺利来到包间。

    炎景煜进了包间本想和凌惜音“谈谈人生”,可是凌惜音就像个麦霸,不停的唱歌喝酒,炎景煜就在一旁怜爱的看着她。

    凌惜音知道炎景煜不会喝酒,但炎景煜看凌惜音兴起,也跟着喝了一些。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凌惜音玩我的唱着,跌跌撞撞的坐到沙发上,炎景煜已经瞌睡起来。

    “你酒量……嗝……怎么这么小啊……”凌惜音拿着麦克风敲炎景煜的脑袋,脸颊绯红。炎景煜一把拉过凌惜音压在身下,继续瞌睡。凌惜音低头看着炎景煜的睡颜,不敢打扰。炎景煜从没提过母亲,之前也没听说他有过女朋友,应该觉得这样很温暖吧……

    “嗝……有尿意……”凌惜音推开炎景煜,准备出去上厕所。迎面撞上一个男人。凌惜音自己险些被撞倒。

    “长没长眼睛啊!”男人叫嚣道。凌惜音只是有些迷醉,眼神迷离,长发披散,“你谁啊?”见凌惜音貌美,男人伸手拉了凌惜音一把,凌惜音挣脱开,要离开。虽然凌惜音醉酒的时候意识不太清晰,但是手里的功夫还在。

    “哟!小妞有两下子!”男人还上来拉扯。凌惜音反感的一个横踢,男人被踢到在地。

    “啊……嘶……疼死我咧臭娘们!”男人捂着脑袋在地上“嗷嗷”直叫。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凌惜音还潮红着脸,迷迷糊糊道:“不……不妙。”

    这间酒吧的规定有很多,第一条就是不许打架斗殴,否则开头的人会被“带走”。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混哪的,连自己也不认识,非要上手。怪不得我。凌惜音这么想着,刚要转身离开。

    “老二老三!”趴在地上的男人叫道,从角落里跑出两个男人,高大威猛,满脸胡茬。

    “凌小姐!”人群中认识凌惜音的不少,但这个时候能打招呼走过来能是谁?凌惜音抬眼,这个男人比自己高出好多,眉眼清秀,像是个大男孩。

    “你谁啊?”凌惜音眯着眼睛,红着脸问道,酒劲上来,已经有些站不稳。

    男子轻笑,眉眼都眯起来,让凌惜音觉得眩晕不已,“陆宣。”

    “陆宣是谁啊?”凌惜音皱眉,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被名叫陆宣的男子拉着飞奔,凌惜音本就醉酒,还穿着高跟鞋,更是举步维艰。

    “快走,酒吧维权的人已经来了,如果被抓到,咱俩都得成残废!”陆宣拉着凌惜音边跑边说。

    凌惜音索性脱了高跟鞋,能跑的更快些。两个壮汉和酒吧的人一起抓二人,凌惜音欲哭无泪,自己就是喝个酒,被人调戏难道不能反抗吗?

    “你可以反抗,但是不可以先动手,酒吧的人看监控会把你‘带走’的,跑出酒吧他们就没有权利追究了。”

    即使是在白天,酒吧的人也密密麻麻,厚厚一层人群根本推都推不开。陆宣和凌惜音横冲直撞,凌惜音跑的直乐。

    “你笑什么!”陆宣跑的火急火燎,凌惜音却笑起来。

    突然陆宣被一个男人拉住,“你撞到我了!小子,或拧巴了?”陆宣连声道对不起,男人还是不依不饶,眼看后面的人要追上来了,凌惜音迫不得已,一计回旋踢直接把男人踢倒在地。

    周围的人都长大了嘴看着凌惜音,在酒吧里打架可是要“喀嚓”的。

    “这女人怎么这么胆大呀!”

    “我看着怎么像炎氏那个背叛凌氏的女人啊?”

    “好像就是凌惜音!”

    “诶酒吧的人已经赶到了,凌惜音要完蛋了。”

    陆宣也愣在原地,“你怎么又打了一个呀!”

    凌惜音像一个女英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事已至此,走为上!”说罢拉着陆宣开始跑。

    二人一阵狂奔才到了门口,只要出了这个门口,酒吧就无权再管了。

    迎面又追来两个男人,凌惜音气的大骂,“他妈的!老娘好不容易跑到门口,才不会死在你们手里。”还没等陆宣回过神,凌惜音已经上前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