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22字

    又是一吻。

    阳光从落地窗射进来,一地的金黄。

    凌家大宅,白落雪累的已经沉睡,凌朔起身,看见白落雪下体流出冉冉鲜血,一时愣住了。

    “白落雪,白落雪。”凌朔连忙摇了摇她。

    白落雪翻了个身,满脸都是痛楚和汗水,“疼……好疼……”白落雪的双手捂着肚子,痛苦难忍道。

    凌朔心里一惊,拿出一条毯子裹住了白落雪,匆匆忙忙跑出了卧室。

    “备车!备车!去医院!”凌朔急的语无伦次,抱着下体还在出血的白落雪飞奔。

    幸好凌家大宅里医院不远,凌朔在车上拍着白落雪的脸,“白落雪,白落雪!你醒醒,你醒醒啊!”

    白落雪陷入了休克。

    “司机!快开车!不管前面是什么车都给我撞开!”凌朔青筋暴起,吓得司机手里的方向盘都握不好了。

    “要是你在她死之前到不了医院,我就拉你陪葬!听见了吗!”司机的方向盘更不稳了。

    到了医院,来不及来担架抬白落雪,凌朔抱着白落雪直奔急诊室,医生赶到,把白落雪推进了手术室。

    凌朔颓废的坐在手术室外,神情呆滞。女性下体出血,应该就是身体已经出现了问题,他一定要让白落雪活下去。凌朔在外守了一夜,已经神情恍惚。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痛恨自己的残忍。

    终于,黎明时,一声鱼贯而出。白落雪被推入重症监护室,无法恢复身体。

    “凌先生,我们要跟你说的是,你妻子昨晚流产前……”

    “流产?”凌朔一脸震惊。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凌先生,你妻子早已有孕,为什么你还要跟她同房?你不知道现在同房这是危害产妇和婴儿生命的事情吗?”

    医生的斥责让凌朔无法理解。

    “医生,一说我妻子,早已有孕?”

    “身为丈夫,连这点关心都不给妻子,你有资格做父亲吗?白落雪暂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她还有严重的妇科疾病,她以前还流过产吧?”

    “对……”凌朔不想想下去。

    “你害她意外流产两次,你……根本不配做丈夫和父亲。”

    凌朔跌坐在地上,不敢偷偷,他害怕一睁开眼睛就有一个小孩在他腿上喊着,“爸爸!”爸爸!”

    凌朔撑起身子,一步步的走向白落雪的病房,步履维艰。

    推开房门,白落雪还在床上安安静静的躺着。如果自己不这么人渣,几个月后她的身旁就有一个小生命了吧?

    凌朔缓缓走向白落雪。苍白的墙面,苍白的床单,苍白的医生,还有这个女人苍白的脸,组成了凌朔在这一辈子,所有的回忆。

    凌朔轻轻拉起白落雪在被子里的手,细细摩挲着,手的样子很美,上面却有了一些茧子,因为刷碗也不会光滑,指甲因为干家务掉色掉的斑驳淋漓。自己还嘲笑过她指甲丑。

    干活的女人怎么能留出好看的指甲呢?

    凌朔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让她感受自己的胡茬。白落雪,你看我都一夜之间老了,你就不能醒过来吗?

    窗外阳光灿烂,喜鹊在枝头上乐出了声。

    凌朔起身,在她额头轻吻,转身出了屋子。

    阳光照射着白落雪的床铺,温暖又干燥。白落雪的手指也微微动了一下。

    凌朔给白落雪父亲打了电话。白家老爷子大惊,连忙问道:“那她还能生孩子吗?”

    凌朔错愕,在女儿疼痛昏迷之际,一个父亲竟然关心的不是女儿的健康,竟然是能否还进行联姻,来进行商业往来?

    凌朔冷冷回道:“不劳伯父费心了,白落雪我会照顾好的。”随即挂了电话。凌朔开始没日没夜的守候,给白落雪讲他儿时的事情,留学的艰辛。他的朋友问他:“你不是不喜欢那个女人吗?怎么突然改主意了?怎么,喜欢静止不动的那种是吧?”

    凌朔没有心情听他们的大趣,可是自己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这个女人了呢?

    是她每次像只小鹿一样见到我时飞奔过来,是在我说过佣人之后毫无怨言的刷完做饭,是她一夜夜的在我身下呻吟讨饶?或许我早就不讨厌她了,一句句的“惜音”也不过是故意为之。

    在我不需要她戴面纱时,就早已情根深种。

    凌朔趴在白落雪的床前,忽然这样像。

    凌惜音趴在炎景煜的后背上看着炎景煜分析股市,一口一口的啃着苹果。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惊叫一声:“啊!我忘了告诉你了!昨天我被下药的原因!”

    炎景煜示意她说下去。凌惜音除了再商界智商高,在他面前情商根本就不够用。所以自己也没逼问着凌惜音说出来。

    “昨天,白落雪给我发短信,让我去找他,因为她有很重要的文件要交给我,就是我做了好几个月的那份文稿和机器设计图纸!”

    “我本来以为她是骗我的,结果她发来了那个图纸的照片!凌氏手上真的有文件。所以我匆匆赶过去,谁知道白落雪把我绑起来,还给我喷了春药,找凌朔过来了!我急的动弹不了,结果凌朔把我放走了,然后我就逃回来了!”

    凌惜音一副“你看我乖不乖你快夸夸我”的表情,让炎景煜忍不住抱紧了她。“做的对,但是下次不准再单独去那种地方了。”

    “你为什么你担心我呀?”凌惜音嘟起嘴,埋怨道。

    “不是不担心你,是因为知道如果有凌朔在的话我反而不用担心。他怎么看待你我不知道,但是天底下最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我和他。”炎景煜笑道。

    “你们俩还产生革命友谊了?”凌惜音笑道。“哎呀,别闹了,我们得想办法解决中部方案的事情。”

    “放心吧,以不变应万变。以前可能凌氏抢了设计稿我们就死定了,但这次不一样,这次的方案是已经签订好合同以后再由我们设计和施工,别的公司拿到了也没用。”炎景煜低头看着凌惜音,眼底的温柔都要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