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她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19字

    “靠!我们都忽视一个重要问题了,是谁泄露出去的文件?”凌惜音一脸悲愤,虽然知道这份文件是已经签过合同的,但是被盗仍然是个大问题,因为除了炎景煜和其他几位董事,并没有人知道,就连凌惜音也被瞒了过去。

    “只是你忽视了而已”炎景煜要了一口苹果,“除了向立群还能有谁?这份文件签了即是其他人都回天乏术,所以我特地选了向立群文件的保护者之一,但是向立群并不知道文件已被签署,所以泄露了出去。他自以为很多人都知道这份文件,但事实上,知道这份文件又不知道它已被签署的人,只有他而已。”

    “所以,他被自己的亲侄子算计了?”凌惜音笑道。

    “无毒不丈夫。”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看护,白落雪仍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凌朔一天比一天颓唐,有种“天下俱废”的感觉。

    绝望如同潮水般涌来,公司忙着新的文件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也没有心思管理。在美国的赵雅之听说后给凌朔打了电话。

    “喂。”凌朔的声音疲惫不堪,精神涣散,一心想着让白落雪苏醒。

    “你还有脸接电话!公司都乱成什么样子了你都不管管?我给你发的文件发挥好了灵活死就能起死回生!你快给我赶到公司工作!”赵雅之尖厉的嗓子仿佛划破凌朔的耳膜。

    “我不去,我要在这儿看着白落雪,她昏迷了。”凌朔的语气没有波澜。

    “凌惜音凌惜音,败落雪白落雪!你是不是着魔了!是不是是个女人就可以把你的心勾走?你马上给我回公司!白落雪没了咱们就再找一个!有的是想跟咱们联姻的,那个臭婊子都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了,多脏啊!”

    “不许你说白落雪。她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赵雅之听出凌朔的语气有些隐忍。

    “你不就是想让她醒过来吗?好,你去给我研究文件,你什么时候把文件签上了,你的白落雪就会什么时候醒来!我会给她用北美最好的医生团队和药剂!这样可以了吧。”

    凌朔沉默不语,赵雅之知道他在权衡,在思考。知子莫若母。

    凌朔稍加思考就回了公司准备文件。赵雅之嗤笑,就这样的智商,怎么替她管理公司?回头做了手势,助理上前伏耳。赵雅之道:“去给白落雪小姐配备最好的医生和最强劲的药,我要让白落雪醒来的时候更加活泼可人,哈哈!不吃点苦楚凌朔就不知道这个联姻的位置到底是给谁的。”

    连续的熬夜和突然高强度的工作让凌朔措手不及,身体适应不了。几次三番的站在会议室里都险些昏倒。公司的一些老人知道凌朔的情况,见凌朔如此憔悴都让凌朔回去休息,他们可以解决。

    凌朔摇摇头,“没关系的,再怎么说我也是总裁,怎么能倒下。”

    终于,凌氏的定稿完成,只差和公司签约。

    凌朔带着文件来到和公司签约的地方。这家公司是赵雅之精挑细选的,只要签上,凌氏必定翻身,成为业界龙头,领先炎氏。但是凌朔没有心情想这些,只要他把文件签好,赵雅之就能还给他一个健康的白落雪。

    憔悴不堪的凌朔在去签合同前特意让助理给自己花了一个简单的妆容,让自己看上去还是那个英姿飒爽的凌朔。

    谈判的很顺利,一切都按照凌朔原定的假话进行着,没有偏差。何况这份合同和文稿实在优秀,很难让人拒绝。终于,这家美国公司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凌朔送了一口气,连忙给赵雅之打了电弧。

    “任务完成成了,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凌朔的语气依然调不起波澜,这是赵雅之最头疼的。

    赵雅之身在美国,在没有面对面交流的情况下,赵雅之很难判断对方的情绪,这样就不好沟通。而凌朔自小就这样。和自己说话从来没有波澜,没有感情。以至于赵雅之要拿白落雪相要挟才可以。

    “我的承诺我也兑现了,这几天你表现的很不错,来机场接她吧。”赵雅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凌朔开车狂奔到机场,一般民航刚刚降落。他焦急的等待,白落雪见到自己会不会是一个拥抱,一个亲吻?前前后后这么多天不见她一定很想我……

    因为我也想她了……凌朔对自己承认道。

    眼前闪过一幅幅他和白落雪的画面,都是自己对白落雪的轻视和虐待,自己粗鲁的撕裂她的身体,不顾及她的感受和疼痛,自己肆意把她刷好的碗砸在地上,自己为了羞辱她而让她戴上面纱故意喊别的女人的名字……

    因为在意,所以气愤,气愤她对自己的无限包容。一次次试探她的底线,一次次突破这层底线,到最后,竟然是这个下场。

    凌朔看着夕阳,只露出了一条金边,默念道:“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补偿你和咱么你的孩子。我会用一辈子来弥补,白落雪。”

    机场的另一边,飞机缓缓降落,乘客鱼贯而出,一个年轻的女人被人搀扶着下了飞机。她穿着一身真丝衬衫,一条印花半裙,今天要见她最爱的人,所以婆婆为她准备了这身衣服,又为她画好了精致的妆容,在她身上喷了婆婆平时都不舍的喷的香水,仿佛是弥补对儿子的罪过。

    微风扬起她的裙角,她拢起鬓角的碎发,眼含深情,朝着她最爱的人走去。

    听了炎景煜的话,凌惜音有些气不过,“你连我都瞒着啊……”嘟起嘴唇,让人舍不得训斥。

    “不是连你也瞒,而是凌家总是针对你,我怕你知道了的话他们来找你的麻烦。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凌朔现在应该签完合同了,我们也该出动了。”炎景煜淡定道。

    “出动什么?”凌惜音有种不好的预感。

    “维权。”炎景煜说完起身,打了几通电话。

    “你是故意让凌氏侵权,然后再出手,来打击凌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