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带着孩子的凌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06字

    “能不能跟咱们合作不知道,但是凌朔一定会想扳倒赵雅之。”炎景煜认真的说着,配上他半裸的样子凌惜音真想笑。

    “赵雅之好歹也是凌朔的妈妈,妈妈的东西迟早要传给儿子的呀,我当年在凌家的时候,赵雅之什么都不给我不说,还总是欺负我,要不是看她是凌朔的妈妈,我当场就把她脑袋拧下来了。”

    “凌朔年少时是不是只听她妈妈的,说一不二?”炎景煜问道。

    “对,赵雅之十分强势。你怎么知道的?”凌惜音疑问道。

    “这种家庭都是这样的,既然凌朔从小就受这样的束缚,就会十分渴望自由,但是如果成年了还受到制约的话,孩子就会产生抵抗,甚至想除掉制约他的人。即使凌朔不跟我们合作也没关系,毕竟赵雅之和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但如果向立群和赵雅芝勾结的话,咱们就必须练赵雅之一块儿揪出来。”

    凌惜音更惶恐了,如果在摆平向立群之前自己就离开的话,谁来照顾炎景煜呢?

    “走吧,下去吃饭。我已经闻到吴妈的包子味了。”二人下楼,吴妈果然做了包子。

    凌惜音边揉着胸部边说:“最近怎么有些疼呢?”自己也没有在意,径直坐下开吃。

    凌惜音吃的不亦乐乎,忽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嗓子也难受的很,转过身去把包子全都吐了出来。

    “怎么回事?是最近胃肠不好吗?”炎景煜拍拍凌惜音的后背,焦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吃了一个下肚,然后就觉得反胃,对不起吴妈,不是你的包子难吃。”

    吴妈站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炎景煜也说到:“大概她最近有些胃肠感冒,我一会儿带她去医院。”

    吴妈吞吞吐吐的说道:“呃……可能……是小姐,怀孕了也说不定啊。”

    凌惜音心里一惊,心跳也少了一拍,连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我给小姐房间打扫卫生,算来这个月小姐的月事一直没来,以为只是有些不调,后来小姐有说过她胸部有些痛,再加上恶心呕吐……依我的经验看是没错的,先生你快带小姐去检查一下吧。”

    炎景煜镇定自若,可凌惜音真真切切的看见炎景煜的眼里都是欢喜。

    “哈哈,不用了,我真的是胃肠感冒啊,最近太忙了所以确实是月经不调。没关系的,过一阵子就好了。”凌惜音安慰道。

    炎景煜轻叹了口气,笑道:“也好,等爸爸妈妈把事情忙完了再把他迎接到这个世界上也好。”

    啊啊啊!凌惜音真想仰天大笑三声,不管到底怀没怀上孩子,瞒过炎景煜就算过去了一关。

    “嗯,没事就好,当我什么都没说。”吴妈转身又去做饭了。

    “应该是昨晚体力透支了,所以尽早吃东西有些反胃,没事的,过一会儿就好了。”凌惜音笑着安慰炎景煜。

    “什么运动这么耗费体力?”炎景煜的眼底都是笑意。

    凌家大宅里,凌朔在给白落雪擦洗身子。凌朔猜白落雪的智商应该只有三四岁的样子,甚至还不到三四岁,应该很喜欢大大的鱼缸里面放上小鸭子之类的。

    他猜的果然没错。

    “小鸭子……小鸭子……”白落雪玲珑的身躯配上智障的脑袋,让凌朔有些不适应。自己仿佛看到了白落雪还是孩子的时候,应该也喜欢这样洗澡。能够陪着她一起长大,也好。

    凌朔约了医生,今天要带着白落雪一起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凌朔擦着擦着,身体就起了反应。面对脸蛋和身材同样出众的女人尚且会有想法,那么更何况是面对自己所爱的人。凌朔想要克制住这种想法,可是怎么都克制不住,手渐渐抚上了白落雪的身体。

    “小鸭子……哈哈……干什么!”白落雪表情慌张又厌恶的推开凌朔的手。凌朔只觉得羞愧难当。在白落雪的眼里,自己是一个什么人?怪叔叔?变态?凌朔老老实实的给白落雪擦洗。白落雪心智太小,还不可以。凌朔安慰道。

    自己要把曾经的粗鲁全都弥补回来。

    医生给白落雪做了详细的检查,最后的结果还是在凌朔的意料之内。

    “她收到了外界的药物刺激,使得大脑受到重创,药物摧毁了她的大脑的很多个部位,没有逆转的可能性。”

    凌朔神色黯淡,正要带着白落雪离开,被医生叫住。

    “我话还没说完,”医生不满道,“您夫人的病不能用药物治疗,但是可以用精神疗法!就是您多陪陪她,多和她说话,适当的做一些你们曾经做过的事情,让她的大脑能够继续重组神经元,甚至你要把她培养成十岁的智商,也是有可能的!”

    凌朔带着白落雪回了家,想到不知道赵雅之给白落雪吃了什么药,凌朔就觉得一阵心寒。

    妈,你在神坛上待了那么多年,现在也该传位了,凌朔心中暗暗想道,他正准备去公司,刚穿好衣服,衣角就被人拉住,凌朔回头一看,是白落雪,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凌朔一怔,柔声问:“怎么了?”伸手摸了摸白落雪的脑袋。

    “别走……别走……”白落雪的眼睛水灵灵的,盛满了眼泪,就像是不想让家长去上班的孩子。

    “你听话,我晚上就回来,有什么需要就跟玉清说。”说着不管白落雪的哀求,转身离去。自己上班总不能带着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怎么能安心工作。

    坐在办公室里,凌朔根本就集中不了注意力,思绪一直飘到白落雪身边,转身打开了家里的监控,看看白落雪在干什么。

    卧室没有,大厅没有,卫生间也没有,白落雪去哪儿了?凌朔调到厨房,只见白落雪站在洗碗池前,玉清站在旁边,比比划划的,凌朔只当是白落雪无聊玩着,但是放大声音,听见玉清在训斥些什么。

    “刷干净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