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属于我们的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78字

    见到凌朔,白落雪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将行李箱打开:“我能不能把他们一起带走。”

    蹲在地上,抬头仰望着自己的人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从刚开始自己说要搬走,这个笑容就没有消失过,眼底那些破碎的悲哀已经消失不见,此时那双墨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如同小猫一般懒散带着讨好的光芒,打开的行李箱里安静的躺着的算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照片。

    说来有些残忍,凌朔从来没有和白落雪拍过合照,这所有的照片都是拍婚纱照时一并拍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的凌朔很讨厌和白白落雪处在同一个镜头之下,除非是因为商业活动等这些不可避免的情况之下,凌朔几乎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好,都听你的!”蹲下身,帮着把相框整理好,凌朔很想说,我们不要了,我们会有新的照片,这些照片不好看。可是看着人闪闪发亮的眼睛,终究是没有将拒绝的话说出口。

    声音里透露出来的是从未有过的对于白落雪的宠溺,这时候的凌朔似乎已经到了对面的人说任何话都会遵从的地步,是啊,失去的那些年应该怎么弥补回来,凌朔心里似乎已经有了蓝图,这些将女子宠到天上,做一个骄傲的公主的计划一点点成型,或许早就应该这样才对。

    一线城市的快节奏预示着的永远是高效率,就整理东西的这么些时间,搬家公司已经到了,门铃响起的时候,凌朔还有一点发愣,还是白落雪推了推他的肩膀告诉自己“朔,有客人!”

    “雪儿敢不敢去开门?”望了望距离自己不远的门,凌朔将目光落在白落雪身上,今天开始,他要自己陪在白落雪身边,教会她做一些日常生活最基本的事务。

    有些犹豫的人看了看满怀希冀的凌朔,终于用力的点点头,亦步亦趋的穿过客厅,往玄关走去。

    没一会,真的带了几个人进来,骄傲的看着凌朔:“朔,客人!”面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就像个等待奖赏的大孩子,若不是白落雪模特一般的身高和身材摆在那里,凌朔几乎真的以为白落雪是个还未长大的小孩子。

    “先生是您打电话找的搬家公司吗?”穿着搬家公司工作服的男人扫视了一圈中午在角落里找到了女人口中的朔。

    “对,麻烦你们帮我把这些东西都搬走。”凌朔赞赏的看了一眼白落雪,看来,情况还不算太坏。

    得到人赞赏的目光,白落雪笑了,娇羞的模样配上白色的荷叶边蓬蓬裙,让人误以为此刻现在客厅中央的是个美丽的荷花天使,恍惚间,凌朔觉得白落雪身后长出翅膀向自己走来。

    然后下一秒,宽阔的胸膛就被人抱紧:“朔,好幸福。”搬家公司的人莫名的被秀了一脸的恩爱,却觉得是理所当然。

    没办法,谁让女的那么美,男的那么帅呢?这个看颜值的时代,似乎只有这样的人正大光明的秀恩爱才不会被人吐槽说是作秀。

    “先生,东西都搬好了,我们现在出发吗?”搬家公司的小哥似乎不忍心打扰,说话的声音也温和了很多。

    其实小哥是东北的,五大三粗地汉子平常说话的时候大声又流氓,今天却一改常态的温柔。原因是因为凌朔怀中的人怎么看着都觉得像是细碎的瓷娃娃,必须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保护着。目光落在凌朔身上,搬家公司小哥只觉得羡慕,这男人,好幸福啊!

    “麻烦你了,帮我把东西送到这个地址。”将写了地址的纸条递过去。说话间礼貌而疏离,在外人面前,属于凌氏总裁的风格又显现出来了。

    接过纸条,搬家公司的应了声,就出门去了。毕竟面对着一个眼睛里都要结出冰霜来的人,在热情的人此时此刻也说不出话来,带着写了地址的纸条打过招呼之后,就带着一同来帮着搬家的人走了。

    偌大的别墅热闹了一会之后又恢复了平静,若不是墙上挂着的婚纱照不见了,白落雪真以为刚刚搬着她的东西出去的那些人是自己的错觉呢!

    “朔,我们,是不是,要走了?”看了她一眼,男人没有回答她,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温柔的手执起有些发凉的手往外面走去,他要带她去他们的新家,去创造只属于他们的甜蜜时光,从前的不快乐就让他随着这个别墅的消失而消失吧!

    被一双温柔的手牵着往前走,白落雪的心砰砰的跳着,走在前面的男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后面跟着的女人眼角含泪,嘴角带笑的样子有多美。

    中午的时候路上车子不是很多,从美国被送回来的白落雪,因为从来没有出过门的关系,显得有些兴奋,跟脸上的皮肤一个颜色的手伸出车窗外,不停的晃荡着,极速的风划过指尖的时候会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麻木感,但很舒服。

    凌朔的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余光却一直留在身边的人身上,看她玩的不亦乐乎的样子,嘴角勾起绻卷的笑容,放慢了车速。

    目前已经停产,但非常经典拥有小排量、轻量化高性能小炮的莲花Esprit变成了史上上路的最慢的车子。

    新家离市区不算很远,却也不能说算近,这里的海是出了名的蓝,海水的腥咸味时常被海风卷着吹进离海不远的小区里,白色的阳光被阻隔再滤光玻璃外边,形成两个世界。

    这一幢不算大,也不算豪华的小居成为了两个人的新家,楼下有一个留客用的卧室,加上厨房客厅,面积也着实不小,大厅正中央的水墨画已经被取下,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人的婚纱照,凌朔准备带着白落雪拍一套新的,让她成为真正幸福的人。

    楼上有一个年纪不小的阳台,被凌朔安了玻璃,装饰成了花房,隔着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远处的海天一线。花房正中间的乳白色藤椅上正做着一个人,凌朔坐在她对面,看她笑魇如花,喜不自胜的模样,心底里暖融融的。

    他想真正幸福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