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订婚宴上的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57字

    凌惜音和炎景煜两人在美国待了一个月,就回国了。

    但是,刚刚回国,两人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炎氏集团总裁要结婚了,对全市来说都是一记重磅炸弹。而且,在整个商界也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多少人都在关注着凌惜音和炎景煜的一举一动,他们像是当红明星一般引人注目。

    尤其是回国后,有不少人来专门登门拜访,人实在太多了,凌惜音觉得如果自家要是有门槛的话,这门槛都要被人家踩坏了。前几天还有力气招待客人的凌惜音到后来实在是不愿意动了,一听到楼下有动静,就哼哼唧唧的赖在床上撒娇卖萌,任凭炎景煜说什么也不愿意下楼了。

    别说是凌惜音,就是炎景煜这几天也是累的不行,连日连夜的工作也比这几天要来的轻松,既然床上的人真的不愿意动了,炎景煜也不勉强,本来也只是想告诉所有人他未来的妻子是凌惜音而已。

    帮人盖好被子,炎景煜就下楼了,客厅里正襟危坐着的都是政商界里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那严肃的神情就好像是等待高层检阅的士兵。

    虽然是在自己家里,可是这样的场面让炎景煜也不自觉的严肃起来,暗地里嘲笑自己紧张过了头,面上却又洋溢起在办公室时那般公式化的笑容,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

    那些个政商本来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和炎景煜套套近乎而已,所以几个人围着商界局势客套了几句就没话可说了,坐在那里闲扯了几句家常,就起身准备离开了,炎景煜自然是不会留他们的,本来也就只是逢场作戏罢了,只不过这些人又不好都拒之门外,毕竟对于炎氏集团的发展这些人还是起了很关键的作用的。

    只不过这场订婚宴就能不能够一帆风顺,炎景煜心里也不算太有谱,毕竟这些日子他和凌惜音树立的敌人貌似有点多。

    其实炎景煜本来不想在办一次订婚宴,只是架不住多方的压力,只好选择了一个正式的场合,正式的时间,通知许多“正式”的人来参加订婚宴。

    为了这个订婚宴,炎景煜也算得上是心力交瘁,许多名单都还在统计当中,身为上层社会的人,她们的订婚宴不是想请谁就请谁,所有的连带关系必须考虑清楚,才不至于在不经意的时候得罪了人。

    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炎景煜从沙发上起身,将这些人送出门去,上楼见人还在睡着,转身去了公司,这几天自己和凌惜音不在公司。桌上的文件怕是要把他淹没了。

    夜幕降临,因为远处霓虹灯的关系,空旷的房间里即使没有开灯也不会让人觉得黑暗。只是这样平和的世界里究竟隐藏了多少的污秽,凌惜音已经说不清楚,自己也只不过是从那个污秽的地方爬出来的人而已。

    外出的男人还没有归来,凌惜音早就醒过来了,蜷缩在美人塌上看着远处发呆。其实确切的说,凌惜音是被一阵诡异的铃声吵醒的,这个铃声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得了,离开组织后的那几年,凌惜音常常会在梦中被惊醒,梦里循环播放的就是这个声音。

    “听说你怀孕了?”笔记本电脑那头,霍金森正把玩着她在执行任务时最爱用的那把匕首,离开组织的时候她本想带走的,可是霍金森却因为做个纪念的理由把匕首留下了。

    “是又怎么样?”对于霍金森能够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凌惜音一点都不会觉得惊讶,ME的势力有多广,早在凌惜音幼年的时候就有所体会了。

    凌惜音平淡冷静的口气似乎有一点激怒了霍金森,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永远让人琢磨不透,凌惜音至今都还记得组织里曾经有一个孩子因为打翻了霍金森最爱的朗姆酒而被派出去执行最艰难的任务,最终再也没有回来。

    “离三个月的期限没有多久了,难道你不想为你的孩子做一些打算吗?又或者你宁愿带着你的双胞胎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也要保全这个男人吗?”霍金森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直白,往人心最深处的痛点狠狠的捅下去,不把人捅得血肉模糊决不罢休。

    桌子下面,摄像头触及不到的地方,凌惜音的双手死死的扣在椅子边缘上,指甲里渗出的血砸在深色手工制作的波斯地毯上,不一会就没了痕迹。

    “你想怎么样?”声音冷了几分,凌惜音绝不是可以任由人摆布的人,此时此刻就算不是杀了炎景煜作为交换解药的条件,就是旁的她不认识的人,她也不愿意去做。而且,凌惜音深知所有的妥协只会换来这个男人的得寸进尺。

    “不想怎么样,你知道我的脾气,难道那天我让黑衣给你带的话没有带到吗?”霍金森手指绕着耳边的一撮头发,嘴角忽然扬起了一个弧度,然而这个弧度莫名的让人觉得诡异。

    凌惜音心一冷,作为在ME组织里算是元老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只怕黑衣因为自己要受到惩罚了吧。

    想起从小和自己接受训练,一起出去执行任务,并共同许下要一直活下去的黑衣,凌惜音此时的心情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形容:“带到了又怎么样?你了解黑衣,你更应该了解我的脾气。”

    “桀桀桀…”电脑屏幕后面的男人忽然心测测的笑出了声:“Cindy,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我了解你比你自己了解你自己。你的眼睛还是和从前一样干净单纯,什么都写在里面,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哈哈!念在你是我最得意的门生,我可以放她一马,只不过,最后结果是什么,还要看你表现,看我心情。”

    说着,没有给凌惜音说话的机会,电脑的连线就被掐断了,直到此时,凌惜音才发现自己的背脊已经被汗水湿透,无论是时隔多久,自己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小时候的记忆永远是自己的梦魇,连同梦魇里的人,看着人畜无害的霍金森也成了自己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