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凌朔的求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63字

    盯着已经黑下去的屏幕,凌惜音良久才回回过神来,眸子里的慌乱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不移的信念,这个信念来自她肚子里还没有开始发育的孩子,也是孩子的父亲,那个高大,坚毅,想要帮自己承担一切,把所有骄傲给了自己的男人,炎景煜。

    霍金森,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任由你伤害我身边的人的,你在我身上造成的一切,总有一天我会全部讨回来。

    身上的黏腻感让凌惜音从心里觉得难受,起身准备洗澡这才发现自己手指已经出了血,一丝丝的无力感蔓延开来,让凌惜音觉得浑身得力气被抽光了一样,心口处忽然开始抽痛,被注射那日霍金森说的话又开始在耳边回荡。

    “该死!”凌惜音在心里咒骂了一声,刻意忽略那种难以言喻的抽痛,从盥洗室的洗水台上抽了纸巾随意擦了擦,扔进马桶里,看着水流将带血的纸巾全部冲走,这才慢悠悠的晃过去洗澡。

    也许是因为在浴室执行过的任务太多,凌惜音从来不喜欢在浴缸里泡澡,将身上那些汗水冲干净之后,出了房间就看到放置在床头柜的手机发出刺眼的光。

    手机已经被调成了静音,不用想也知道是炎景煜的杰作,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起,将依旧在滴水的头发甩到脑后:“喂?”

    “惜音,我该怎么办?”电话被接起,凌朔愣了一下,按照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以为没有特殊的情况,他已经不会再接他电话了,可是赵雅之的压力,白落雪的病情,公司违约的事情,这一桩桩一件件忽然全部都压在了他身上,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实在是无人可说,没人可诉,翻找着手机里的电话簿,才发现能说说心里话的人也就只有凌惜音一个人而已。

    “怎么了?”听着电话里的人露出从来没有过的疲惫姿态,凌惜音忽然有些心疼,曾经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凌朔终究被湮没在岁月的河流中了,自己该怎么办?赵雅之对于自己做的种种,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按照凌惜音的性格,她绝对不可能为了知道凌朔而放弃对赵雅之,对凌氏集团的追究。

    “雪儿她……”凌朔为难的说道,赵雅之在凌氏一手遮天,人虽然还在美国,可是自己在公司的权利却已经被架空,呵!这女人做的还真是绝,就因为自己不肯放弃白落雪,这人就不知不觉架空了自己所有的权利,连一个小小的人员任免都已经不是他可以决定的事情了。

    然而这却不是最困扰他的事情,目前来看,对他最重要的事情却是白落雪的病情,既然自己被架空了,他就索性不去公司了,带着白落雪到处去看精神科医生,然而得到的诊断虽然不尽相同,可结果却都一样,那就是已经没有恢复的可能性了。

    “没有可能了吗?”凌惜音和凌朔相处了这么多年,凌朔心里在想什么,她多多少少都能够猜透一点,自从他同意帮着炎氏打压赵雅之开始,恐怕已经被赵雅之盯上了,如今他打电话给自己说的第一句话不是赵雅之,而是白落雪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

    “嗯,这几天我带她去了很多地方,都说没有机会了,可是惜音,我不想放弃啊!我才刚刚看清楚自己的感情,我不想看着她永远就这样下去,她不该过这样的生活的,她只是因为药物刺激失去了智力,那么肯定可以通过药物恢复的,对不对?”凌朔越说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这个想法在脑子里缠绕了很久,一旦开口与别人说了,就让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可以被视线的,尤其是凌惜音愿意帮助自己的情况下。

    其实凌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盲目的相信凌惜音能够帮助自己,更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把白落雪交给凌惜音,她就一定会恢复正常。

    “你别急,我帮你想想办法。可是凌朔,你要有心理准备。”心里告诉自己要回绝,可是想到凌朔过去的那一些好终究是不忍心,似乎自从和炎景煜在一起之后,自己的心也变得软了许多。

    “惜音。谢谢你!你要小心,赵雅之似乎有所动作。”一听凌惜音要帮忙,凌朔连日来那些烦闷的心情稍稍散了一些,被一个又一个诊断结果浇灭的希望又重新燃烧起来,发出淡淡的光芒。

    日暮黄昏时把电话挂了的人最后却在美人塌上一直坐到了华灯初上,若不是因为隔壁有人在院子里放烟花,不值当凌惜音还准备保持这样的姿势多久。

    意识到自己又叹了气,凌惜音才发觉自己最近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右手在不知不觉中抚上了依旧是平坦的小腹,心中想着是不是要到霍金森的老巢走一遭。

    “霍金森,你这是在让我小看你的实力吗?”赵雅之斜躺在贵妃榻上,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裙底的风光会被人看了去,双腿大刺刺得敞开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底裤来。

    看着屏幕里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的人,霍金森心里有诸多的不爽,作为伪上流中的一员,赵雅之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可是就算是场面浸润在上流社会中,也不能完全剔除她骨子里的平民味,看她手指上戴满金光闪闪的戒指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平时是有多奢侈。

    “答应你的事,我自然会做到,你也知道我们ME组织的规矩,也希望你能够遵守我们的游戏规则,别到时候愿望没实现,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霍金森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雇主,如果这个人让自己不痛快了,那么他会让这个人比自己还不痛快。

    “你!”赵雅之刚想开口训斥,可是想起ME组织的另一条规矩,终究是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霍金森,你记得就好,离我们约定的时间已经剩下不多了,你可要把握时间。”翻了个身,脖子上粗重的金项链闪出的光芒隔着屏幕都差点晃伤了霍金森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