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黎明前夕终黑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29字

    只是这根救命稻草救活了自己,能不能够救活白落雪呢?这个问题凌惜音自己也想不出答案来,对凌惜音来说,暂时想不出的问题不要去想它就好了,所以这件事很快就被凌惜音放到了脑后。

    然而真正让凌惜音纠结的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事情,虽然同情白落雪的遭遇,但是比起白落雪的事情,更让焦灼不安的依旧是霍金森,霍金森的事情一天不解决,就一天让她觉得不安,就像是头上悬了一把刀,随时准备着要了她的命。

    从前无牵无挂,凌惜音自然不会去在乎,在大限到来之前依旧是吃好喝好睡好玩好,人的一生可长可短,尽兴就好,可是现在有了牵挂,心境就变得截然不同,她想活,好好的活着,可活着的代价太大,她该怎么办才好?

    “Cindy,霍金森在我们身上打下的烙印,恐怕就算花了一辈子,我们也洗不掉了。”想起以前的事情,忽然想起黑衣对自己说的话,无力感深深席卷了全身。霍金森,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顺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天一点一点变亮,直到晨曦破空而来,柔和的朝霞镀在凌惜音的脸上,显得有些迷离梦幻,白皙滑腻的容颜美得如不食人间的烟火的仙子一般。

    炎景煜从外面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看着人精致的侧脸,总觉得她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种一下子就失去的感觉让炎景煜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甚至是难过,他的惜音,有一天真的会离开他吗?

    眼眸微眯,炎总裁的心忽然恢复了平静,他的惜音,他绝不允许有人觊觎,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她只能是他的。

    放轻了脚步走到人的身边,粗粝的大掌将人整个薅进怀里,脑袋磕在人的头顶上,青色的胡茬透过浓密的头发扎在柔软的大脑皮层,有一种奇异的酥痒感:“在想什么呢?”

    被人整个抱在怀里,凌惜音觉得自己就像是漂泊不定的船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将身体的重量整个交给炎景煜,冷峻的目光变得柔和:“在想你,炎景煜,我们…有未来吗?”

    话语里的迟疑和不确定,成功的让炎景煜皱了眉头,他的惜音没有想过和他的未来吗?自己勾画的未来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涌进脑子里,皱了眉头的炎景煜笑了,低头握住女人的手,只当她是因为怀孕胡思乱想:“当然,我们的未来,我会好好把握,惜音,你和孩子就是我穷尽一生都要牢牢守护的人。”

    “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想起霍金森的话,被炎景煜沉稳的心跳,坚定的语言安抚下来的情绪,又开始波动起来。

    回握住男人的手,心里嘲笑自己的软弱,不是已经有了决定吗?又何必庸人自扰呢!自从遇上炎景煜的那一刻或许就注定了自己的结局:“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可以吗?”

    这是凌惜音第一次提出来要带自己去见什么人,炎景煜自然不会拒绝,这样郑重的说出来,那个人应该是对于凌惜音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没有犹豫,炎景煜点点头说了声好。

    正要说什么,炎景煜的手机铃声却突兀的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炎景煜的舅舅,凌惜音余光瞄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有些疑惑,向立群很少打电话过来,今天打电话过来,而且是在这么早的时候,肯定是有事了。

    点头示意人接电话,凌惜音一阵困意袭来,小猫似的揉了揉眼睛从炎景煜怀里出来,窝到大床上,一夜没睡的人儿沾了枕头没一会就睡着了。

    看着只占了大床一个小角落的人,炎景煜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就连接电话的声音也是温柔的能够溢出水来:“喂!”

    听见声音,电话那头的向立群一愣,第一反应是自己打错电话了,可是看到手机屏幕真真切切的显示着是炎景煜的名字,这才不确定的应了一声:“炎总?”

    “有什么事吗?”听到向立群的声音,炎景煜的声音又恢复了原来冷冰冰的样子,仿佛刚好的温柔只不过是向立群的错觉而已。

    “关于凌小姐的事,我想炎总裁一定很感兴趣。”向立群笑了笑,身体整个往后仰去,因为重力的关系,老板椅发出可怜的吱吱声。周雪君整个人靠在向立群的身上,面上带着让人遐想的潮红。

    “惜音?”原本已经让人觉得冷的声音,因为向立群的话,更是冷了几分,被声音差点冻伤的向立群,身体不自觉的有些僵硬,就连挺起的男性特征也被惊得软了几分。

    对于向立群的反应,周雪君有些不满,扭动着腰肢无声的抗议着,双手抚过男人的胸膛,流连在向立群的敏感地带,带起的战栗感让向立群差一点就呼出声来。

    “炎总裁,见个面吧,相信我这个故事你会乐意听一听的。”向立群有些急不可耐,说完地址之后,就连一直狠狠压制着他的炎景煜的电话也被他干脆的挂断,美色当前,一直秉持食色性也的向立群怎么可能把持的住。

    因为涉及凌惜音,炎景煜早早就到了向立群说的地方,豪华的包厢里就只有向立群一个人,然而点的东西却是不少,天上飞的,地上游得,都快凑成满汉全席了。

    “炎总裁来了,这么久不见,我这个做舅舅的可是想你想的不得了啊!”手里的筷子在炎景煜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放下了,血红色的红酒被盛在醒酒器里,散发着淡淡的香味。然而这样一瓶好酒在向立群手里算是糟蹋了,看他豪饮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并不知道如何品酒。

    “有事你就说,这么唧唧歪歪可不是你性格啊!舅舅!”舅舅两个字,炎景煜故意加重了语气,自己这个舅舅还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从小到大,自己受他的“恩惠”还真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