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凌惜音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56字

    “没什么,就是善意的提醒一下你,小心自己的未婚妻,她可不是个好惹得角色。”向立群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大摞资料,放在巨大的玻璃转台上,宽厚的大手将放了资料那一面转到炎景煜的面前。

    又在耍什么花样!炎景煜皱了眉头,目光落在那一摞资料上,散着墨香的纸上,第一页写得就是有关于凌惜音的事情。

    装模作样的拿在手里翻了几页,炎景煜握着资料的手开始颤抖,原来听一个人轻描淡写的讲述自己的过去,和真的知道一个人的过去完全是两个概念,在自己还没有认识她的时候,他的惜音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这样一个人放在身边太危险,作为舅舅,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母亲泉下有知,也不希望这样一个女人进了炎家家门。”向立群人长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忍不住心生凉意,炎景煜抬头看他,忽然觉得恶心,这个人眼里的算计怎么也掩盖不住。

    好!很好!这就是他的舅舅,和自己母亲同一天出生的舅舅!真是好极了!炎景煜想不通,为什么母亲这么温柔能干的一个人,会有这么一个兄弟!

    “那我还真是要谢谢舅舅的关心了啊!”炎景煜皮笑肉不笑,将手里那一摞资料扔在玻璃转台上,眼眸里仅有的温度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感觉周身的温度下降了十度都不止的向立群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惹恼了炎景煜,脸上的肥肉抖了抖,呵呵的讪笑了两声:“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只要你能幸福,舅舅做什么都值得!来,吃饭!工作虽然重要,可饭还是要吃的。”

    “我还有事,恐怕不能陪舅舅吃饭了,我先走了!”不说这些菜提不起拿筷子的欲望,就是圆桌对面的这个人,就让他没有了食欲,站起身往外走了两步,又忽然想到什么,转身从桌子上拿了凌惜音的资料,这才走出门去。

    门被打开又重重关上的声音着实将向立群吓了一跳。刚刚夹起的菜被这一吓,掉进了面前装着例汤的碗里,溅起的汤汁糊了向立群一脸。用啫喱水勉强固定住的发型被这汤汁劈头盖脸的一浇失了样子,这样子怎么看怎么样大马路上的跳梁小丑。

    此时的向立群再有食欲也吃不下任何东西了,将筷子随便一扔,用纸巾胡乱擦了擦,播出了一个号码:“你不是说你给我的东西一定有用吗?”

    “计划有变,静观其变。”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对于向立群的表现有些不满,可是要不是因为向立群是炎景煜舅舅,他绝对不会找上这个跟白痴没有两样的人。

    “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向立群显然没有摆清楚自己的位置,色厉内荏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人心生厌倦,不让人多说废话,就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向立群吼了一声,最终将手机砸在了桌子上,玻璃转台上的青花瓷盆被手机砸的碎裂开来,盆里的汁水留了满桌。

    既然没有食欲了,向立群不愿意再待下去的必要,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钱来,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出了酒店大门,炎景煜就回了公司,看着碎纸机将印着凌惜音个人资料搅碎,炎景煜的心稍稍有了点安慰。这一切,他不希望让任何除了他之外的人知情。

    “炎总,这是今天的文件,请您签个字。”进来的人打断了炎景煜,回过神来,炎景煜恢复了原本冷冰冰的样子,接过助理手中的笔签了字,就回到办公桌处理公务去了。

    “立群,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周雪君倒在沙发里,看进来的人面色阴沉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

    然而周雪君也不是真的担心他,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向立群这个人又傻又天真,说的好听一点是单纯,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单蠢了,向立群自己不知道原因,身为从社会底层靠着爬上男人的床一路走上来的周雪君却是清楚得很。

    可是心里满是不屑,面上却是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站起来把向立群引进来,让人在沙发上坐下,询问着向立群的情况。

    “还不就是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女人,这女人是个什么东西!哎?你说她到底靠不靠谱,给我的资料都是些什么资料!为什么炎景煜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说起这个,向立群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周雪君的出色她都看在眼里,所以他满心以为只要她肯帮助自己,夺下向家家产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他们筹谋了这么久,向家家产仍然牢牢的被炎景煜那个王八蛋紧紧握在手里,这怎么能够不让他生气。

    “立群,你别急,炎景煜这个人你还不了解,一肚子的坏水,从来不在脸上显露,说不准啊,两个人早就吵的不可开交了呢!你啊!要学会静观其变!”

    心里恨不得一脚把这个人从屋子里踢出去,身上的菜汤味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已经发出了一股子的酸臭味,可是看向立群本人却依旧是没有察觉的样子。所以她也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宽慰着向立群。

    “静观其变!静观其变!你们就知道静观其变,你知不知道我等着接手向家资产等了多!周雪君,如果你帮不了我!你就从这里给我滚出去!”

    本来在周雪君的安慰下有些转好的心情,瞬间又变得暴躁起来,怒目圆睁,一双遗传自父亲的锐利鹰眼狠狠的瞪着周雪君,看样子是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

    阴测测得目光看的周雪君遍体生出寒意,从来没有见过向立群这个样子的她心里生出胆怯,却大着胆子伸出手抚慰向立群:“你别急嘛,早晚都是你的,还在乎这点时间,在外面忙了这么久,你也累了,洗洗休息一会。”

    听周雪君这么说,向立群终于有些平静下来,头顶上的味道也闻到了,嫌恶的皱皱眉,洗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