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芥蒂加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5本章字数:2008字

    “好,我会去公司,但是我也希望你能记住你说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牙根紧咬,凌朔隐忍着,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平息下来。

    “当然。你妈我还不至于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但是你的那个傻媳妇就不一定了,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话语里,威胁警告的意思明显,赵雅之似乎不记得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八尺汉子是自己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也只有赵雅之自己知道当时为了抚养凌朔花费了怎么样的心血。

    但是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看作是往上爬的工具之后,那么这个人对另一个人就不会有半点的情谊,于赵雅之对于凌朔,也许就是这个样子。

    转头看了一眼仍旧在安静吃饭的白落雪,忍住想要骂人的冲动,凌朔点点头,也不知道赵雅之会不会看见:“我知道了。”

    那边的电话挂的干脆,没有等凌朔说什么,电话线路已经被切断,如果是之前,凌朔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对待自己,可是问题在于凌朔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的母亲对于儿子都下了狠手,都说虎毒不食子,可那个名叫赵雅之得女人分明就是六亲不认的野兽。

    凌朔颓废的坐进沙发里,提不起一丝力气,白落雪抬头终于注意到沙发里阴云密布的凌朔,她将东西收拾进洗水池里,端了新鲜的水果走到低气压弥漫着的人身边步:“朔,开心!吃。”

    凌朔脖子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承受脑袋的重量,将头搁在白落雪娇软的肩头,凌朔觉得自己被压抑的有些透不过气来,这些日子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他已经弄不明白了,只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得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人会巧笑倩兮得看着自己,然后给自己一个拥抱。

    “朔。”在凌朔的照顾下,长了一点肉,已经红润白皙的受轻轻拍着凌朔的肩头,白落雪忽然哭了。

    原来情绪真的可以影响一个人,所以当凌朔不开心的时候,白落雪自然而然就感觉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智力的失去,还是因为白落雪在潜意识里就非常在乎这个男人,白落雪总是异常的敏感,只要凌朔的情绪稍微有所波动,她就能够感觉到。

    “雪儿怎么哭了?我没事!吓坏你了吧?”凌朔有些不知所措,而情绪里面更多的却是无法言明的一种哭笑不得的情绪,白落雪现在的敏感程度,凌朔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轻声安慰着冒着鼻涕泡,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白落雪,凌朔心里是什么感觉自己也说不清楚。

    “朔,笑!”安慰了好一会,白落雪才止住哭腔,捏捏凌朔的脸,讨好道,那样子看起来跟正常人已经没什么两样了。只是只有凌朔知道这不过是白落雪无意识中的反应而已。但愿凌惜音请来的那个医生会有办法治好白落雪,这是凌朔心里目前唯一的想法。

    “好!”凌朔无奈的扯了嘴角,看着白落雪的目光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缠绵。

    自己要去公司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可是凌朔怎么放心让白落雪一个人在家里,经过上车的玉清事件,竟说已经不相信家里的佣人,赵雅之在凌家大宅里生活了这么久,宅院里的哪个人不是听从她的指挥。

    可是从外面请人来照顾又怕人照顾的不好,思来想去的没有想出个结果,凌朔最终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把白落雪带入公司,反正他的办公室足够宽敞,容纳一个白落雪足够了况且办公室里有一个配套的休息室,累了也可以在那里睡觉。最主要的是方便自己照顾。

    帮人穿戴整齐,凌朔就出门了,除了因为搬家的原因出过门,以后再也没有出过们的白落雪看到外面的世界有些兴奋,嘴角咧开的笑容笑哭了凌朔的整个视线,看她这么高兴,凌朔也觉得开心。特意围着公司附近绕了好几个地方,才把车子停到凌氏集团办公楼楼下专属于他的停车位上。

    普通电梯只供专人使用的贵宾电梯直达他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一到公司就被秘书通知开会,凌朔将白落雪妥善安排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之后便去了会议厅。

    坐在总裁椅上接过秘书的资料大意浏览了一番,今天的会议主题是针对那个早先开发出来的度假区如何处理的问题,因为炎氏集团当时的故意针对,在度假区边上建造了墓园,所以即使花了重金打造,生意却显得异常的萧条。

    当日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羹的热门地段,在今天却变成了凌氏集团旗下所有的度假项目中的烫手山芋,丢掉了觉得可惜,握在手里又觉得烧得慌。而且如果想要改建又需要一大笔资金,这事搁在谁身上,恐怕谁都得着急上火,也难怪赵雅之急着让凌朔回公司主持大局。

    “今天的会议内容我想大家都清楚了,现在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凌朔看着身边的人,工作狂人的状态在他进公司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启动了,他始终是凌家的人,怎么可能就看着凌氏毁在赵雅之手里。

    其实依照赵雅之的本事,解决这件事轻而易举。可是凌氏的死活赵雅之根本就没有关心过,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走了一个程序而已。

    “不如就改成医院吧,人终有一死,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这出了医院门口就是火葬场,多好!”有人如此提议

    “不行不行,你这不是明摆着的咒人死吗!被你这么一闹腾,人被送进去不死也是被吓得半残了。”有人同意,也有人反对。

    “我觉得就算是改建成仓库也比你说的医院要靠谱的许多。

    “那不然你说应该怎么办?”

    ……

    凌朔凝眸看着底下的人因为这个意见激烈的讨论开来,心里千百个想法闪过却被自己一一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