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路上捡来的陆宣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09字

    “上车!”文纨朝人挥挥手,招呼人上车,得到凌惜音的首肯,男人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飞也似的飞奔上了车。

    等人一上车,文纨才看清男人跑来的方向追上来一帮穿着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墨镜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吓得一懵,几乎是本能反应,踩下油门,火红色的超越野NQUEST Knight XV如同离弦的剑一般窜了出去,带过的风把门口站岗的保安都吓了一跳。

    “谢谢你,凌惜音!”看着里离追自己的那帮人越来越远,男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却拉不下脸来好好的道谢,说出来的话别别扭扭的让文纨觉得浑身不舒服。

    “陆宣,你这着急忙慌的又做了什么惹人嫌的事了?是不是又因为喝醉酒把人酒吧砸了,人追着你要债呢?”凌惜音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声音里懒懒的,音量也不高。

    “哪能啊!我是做那种不靠谱的事情的人吗?”身后的人一脸吃了苦瓜的便秘脸,幽怨的眼神牢牢的锁定在副驾驶做上的小女人,咬着牙根的样子恨不得在人脖子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你做的不靠谱的事情还少吗?在凤皇娱乐城你喝醉了酒把人整合娱乐会所搅得鸡犬不宁的,让人一天损失了多少钱?还有那一次在遇见酒吧。你把人整个酒吧都砸了,害人家好几天不能营业,还有上个月在The queen's revolving restaurant,你把人家招待中央干部的酒宴给搅黄了,那一次人家不是把你扭送到你爸那儿去,被你爸关了禁闭吗?你怎么跑出来的?还有…”

    “噗!哈哈!你还真是奇葩!”天知道其实文纨真的是不想笑的,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见过能惹事的,可是她真的没有见过这么会惹事的!要不是她正在开车,她真的想拍着方向盘笑上一会。

    “……”听着凌惜音如数家珍的抖落自己身上的那一档子丑事,他的脸都可以和黑炭媲美了,如果现在车子上有一条缝的话,他真的会钻进去的。

    暗恨刚刚自己真是手贱,医院里出来的车子这么多,他干嘛非要拦她们的!

    好吧好吧,他承认拦下她们的车子他是藏了私心的,一方面因为火红色的超越野NQUEST Knight XV在本市乃至全中国绝对找不出第二辆,只要是认识炎景煜的都知道,这辆车是超越野NQUEST Knight XV所属公司专门为炎景煜私人定制的。

    另一方面,这个小女人自从和炎景煜订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了,自己也是好久不见她了,炎景煜那家伙,天天的把媳妇藏在家里,也不带出来让他们这堆狐朋狗友见见,自己没事也不好在炎景煜不在的时候上门拜访。

    “我们现在这是去哪儿?”听说她怀孕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身体凑上前去一边偷摸着看人的肚子,一边闲扯着话题。

    “回家。”文纨已经停下来了,空出一只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泪,替凌惜音答道。

    “别介啊!相逢即是有缘,美女可否赏个脸,让我请你们吃顿饭!”要说陆宣这个人没什么太大的优点,可这天生的和人自来熟的本事却是真的帮他在情场搞定了很多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甚至是挂着清纯玉女称号的一线明星,三线演员。

    可是这一招放在文执可凌惜音身上不管用啊,所以这一次,我们的陆大少爷碰了一鼻子的灰:“跟你去?!你确定你带我们是去吃饭,而不是去砸人场子的?!”

    分明存了调戏的心思,文纨从后视镜里看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嘴角挪愉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

    “你这人说话忒不客气,嘴上留点口德行不行啊?要知道遇事与人留一线,朋友日后好相见。”情场得意的男人嘴皮子的功夫一般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尤其是陆宣这种看嘴皮子混日子的人,八成能把死人也给说成是活的。

    “我和你很熟吗?我为什么要给你留一线?”偏偏文纨也不是省油的灯,美国大学辩论赛冠军的文纨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

    “喂喂喂,见面就是朋友,佛曰前世几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所以你要珍惜我们这来之不易的缘分!”

    俩个人大概是八字不合,属相犯冲,一言不合就吵起来了,要不是在开车,文纨估计都很想冲上去给他两巴掌。

    俩个人真的折腾,凌惜音也睡不着了,拿了手机给凌朔发了条信息,让他明天一早带着白落雪来医院。

    信息刚发出去就有人打来了电话,看着屏幕上的那一串数字,凌惜音就知道号码的主人是谁了,当年她还和凌朔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讨好这个人花了不少的心血,不但仔细了解过她的兴趣爱好,对她自然养成的习惯也做了透彻的分析。

    再加上凌惜音本来就是记忆力极好的人,所以对于她的号码,她并不觉得陌生,然而不陌生是一回事,不接又是另一回事。

    摁断了还在锲而不舍震动的手机,深知赵雅之性格的手里凌惜音摇下车窗把手机从窗里扔了出去。

    凌惜音吐出一口气,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您好,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手机里传来的机械女声从通话中变成了已关机。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的赵雅之觉得心口有种火势在蔓延,盯着手机恨不得把它烧出个洞来。

    可是她显然忘记了,当人策划着让自己的儿子取了别的女人做媳妇之后,这个从前对她百依百顺的女人已经没什么理由在千方百计无条件的对你好了!

    “谁呀?”陆宣有一点好奇凌惜音的动作,问道。

    “没什么。一个无聊的人而已!”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凌惜音敷衍了一句,又迷糊着眼睛梦周公去了。

    文纨本也想开口问,可是一看凌惜音面上一副怏怏的样子就知道即使是问了她她也不会说的,所以转过脸专心开车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