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风流韵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44字

    “你去哪里?”绿灯亮起,文纨重新挂档上路,在通过红绿灯之后,问身后的陆宣。

    身边的凌惜音已经熟睡,市中心的公路正在重修,所以路上走着有些颠簸,为了能够让凌惜音睡的舒服,陆宣已经把座椅放倒,文纨也放慢了车速,火红色的超越野NQUEST Knight XV慢悠悠的在路上晃悠着,实在是一道特别的风景线。

    “啊!”陆宣本来正看着凌惜音熟睡的侧脸看的入神,被文纨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得一愣,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着文纨的侧脸,满脑子疑惑的样子,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不得不说文纨的侧脸很精致,眉眼下巴都透露着东方女子的韵味。就连经常在花海里打滚的陆宣一时间也看的入了迷。

    文纨身上似乎天生就携带着一丝丝的清冷,可是又不会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就像是雪山中的雪莲,高贵纯洁,让人生不出亵渎之心来。

    与凌惜音给人粗犷直爽的感官不同,文纨的举手投足间,带着的是中国传统家族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的气息。

    看了一会儿,陆宣就收回了目光,像陆宣这种天生自带流氓光环,见到美女就迈不开腿的人,第一次觉得这样盯着别人看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怎么,你还想跟着惜音回家吗?”陆宣的反应让文纨有些不满,音量也跟着提高了几分,副驾驶座上的人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高兴。

    怕真的把人吵醒了,文纨噤了声,从后视镜里狠狠瞪了陆宣一眼。文纨总觉得陆宣看凌惜音的眼神太过热切,她很不希望俩个人有太多的接触。

    倒不是因为文纨觉得凌惜音会和这个名叫陆宣的公子哥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而是文纨怕这样的公子哥做出一些不利于凌惜音的事情来。

    “……”陆宣闭了嘴不说话,也不再去看凌惜音,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窗外,今天在医院,他把事情闹的太大了,估计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他,如今也只有炎景煜那里可以让自己暂时避避风头。

    虽然也想过跑到国外去都一阵子,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偷偷出国完全是不可行的事情啊!到时候炎景煜不在,远水解不了近渴,那自己不是真的就抓瞎了吗?

    想起那个女人的剽悍,陆宣缩了缩脖子,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被抓住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管了!保命要紧!他炎景煜要是敢见死不救,他…他就赖着不走!

    一想到前几日发生的事情,陆宣就恨不得几巴掌拍死自己,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那家伙整个人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耷拉着脑袋,悔恨不已。他去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那个女人……

    “他已经无家可归了,看他那样子,估计就只有炎景煜敢收留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惜音已经醒了,只是依旧保持着睡着的姿势不太愿意动弹。因为刚睡醒的关系,整个人软绵绵的,声音软糯的好像可以把人都融化了。

    “知我者,惜音啊!”闻言,陆宣身体抖了抖,趴上来扒着凌惜音的座椅就不放了,陆宣真的快要哭了,心里有苦说不出的感觉他今天算是体会了一遍了。如果不是因为在车上,他真想抱着惜音地大腿痛哭流涕的喊一声:“知音啊!”

    “说说吧,这一次又把哪家的千金小姐给骗上床了?”刚睡醒的凌惜音精神稍微好了一点,转头看着外面蓝橙橙的天,心情也舒畅了不少,自然也有兴趣听听陆宣那一夜的风流故事。

    “我的好姐姐,咱能不提了吗!”陆宣真是被凌惜音的八卦精神打败了,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凌惜音这种一直都秉承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人也喜欢扒一扒别人的隐私。

    “文纨,停车!”见人不乐意说,凌惜音嘴角一勾,让文纨停车,基于目前剧院的情况。他根本没有说不得权利,作为被凌惜音捏在手里的蚂蚱,哪有那么多可以让他做选择的余地。

    其实凌惜音也是一觉睡醒精神好,闲得无聊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然就陆宣这种破事,她怎么会感兴趣,只能说是陆宣自己撞到了凌惜音的枪口上。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一想到那个恐怖的剽悍女人,陆宣面上失了颜色,比起在路上被那个女人逮到,他宁愿被凌惜音和文纨嘲笑。

    将那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凌惜音和文纨听,陆宣觉得自己的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彻彻底底,苦着一张脸,幽怨的眼神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活像个受了欺负的小怨妇。

    可是凌惜音根本没有空去理睬怨毒陆宣,因为这个一时心血来潮的女人已经笑的快要岔气了,陆宣一向是个能说的,所以当他把那晚的事说出来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人在导演一场舞台剧,文纨和凌惜音的想象力也不差,所以经过俩个人的脑补,画面感实在太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凌惜音看着后视镜里的人:“陆宣,你还真是重口味啊!”

    陆宣就知道当自己把这件事说给凌惜音听的时候得到的会是这样的结果,又一次开始怀疑人生的陆宣第一次有了跳车的冲动,然而当看到凌惜音那乐不可支的侧脸,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感情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楚,就像炎景煜和陆宣,明明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却做了好朋友,所以陆宣觉得自己会喜欢上凌惜音完全是一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然而当对手是炎景煜的时候,陆宣内心的挣扎,只有陆宣自己能够体会,别人永远想象不到当寂静深夜里疯狂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惜音,你不能这样对我!”陆宣眼底是一滩化不开的温泉水,面上的幽怨却越来越多。然而即使是这样也完全不能获取凌惜音的同情心,因为已经笑岔气了的凌惜音再文纨第三次与转弯的车子擦肩而过之后,终于开始专心的为自己强烈的好奇心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