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别墅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25字

    凌惜音到家的时候天还不算晚,炎景煜还没有回来,这个时间,吴妈已经出门买菜去了,所以安静的别墅里寂静的能够听见脚步声,这异常的安静却莫名的让凌惜音觉得心慌。

    从玄关边拿了吴妈打太极用的太极剑,原本慵懒的眸子里忽然散出精光,像是自带雷达一般扫过别墅里可能藏着人的每一个角落。

    被人盯视的感觉让陆宣从心底里觉得毛骨悚然,上一次有人在凌朔白落雪的婚礼上暗杀凌惜音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可是自他的认知里,像凌惜音这样左右逢源八方玲珑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仇人。

    虽然也派人调查过关于凌惜音的事情。可是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模棱两可,又或者和本人根本算不上有关系的几条线索,陆宣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一直在阻止他调查。

    一开始他以为是炎景煜,因为像炎景煜这样总喜欢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藏起来的人,做出这种事,陆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身体本能的动作总院比大脑的思考要快上一步,所以当别墅二楼发出的声音传到脑子里的时候,陆宣已经扑了上去。

    然而凌惜音似乎比陆宣还要快上一步,楼上细微的扣动扳机的声音传过来,凌惜音眼眸一缩,拉着人躲在沙发背后,凌惜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出声!”

    “这是怎么了?暗杀界大名鼎鼎的Cindy怎么变成了缩头乌龟?”声音清脆,如同黄莺,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透着深深的寒意,只有像凌惜音这样长期浸淫在黑暗中的人才能够清楚明白的体会到,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可爱清纯的女孩子,说出来的话也能够让人遍体生寒。

    “angel,这么多年没见了,送我这么大的礼物,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凌惜音眼眸里生出冷冽的光芒,这冷冽的光芒背后却是无尽地黑暗,仿佛是星河里一直存在的黑洞,一个不留心就会把蜜吸引进去,在没有逃脱的权利。

    “Cindy,你还记得当时我们执行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在组织徽章下面发过的誓言吗?”声音转了一个角度,温婉软糯的似乎真的只是想要和凌惜音回忆回忆过去,坐着聊聊天。

    要不是因为子弹的冲击力而变得四分五裂的大理石地板,恐怕凌惜音真的会想要和她坐下来好好谈谈心。可是这个人是一个怎样冷血的存在,凌惜音是领教过的。

    当年凌惜音接到的第二任务就是暗杀某国机要干部,如果你一起执行任务的除了angel还有黑衣以及另外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然而此次任务,霍金森错误的估计了凌惜音几人的实力,也错误的估计了某国机要干部的守备力量,于是当凌惜音几人进入那位机要干部的家中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们几人成为呢瓮中之鳖。

    幸而几个人运气都不错,再守备力量还没有形成合围之势的时候成功撕开了一道口子,然而就算是这样也只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凌惜音黑衣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另一个伙伴的伤势却比较严峻,如果当时angel能够不那么自私,自己逃跑,她想,凭借她和黑衣的实力,是完全能够把他带出来的。

    “记得又怎么样?不记得又怎么样?angel,组织里最没有资格和我说这话的人,只有你而已。”声音冷淡,仿佛是冬日里雪山上流淌下来的雪水,能够把人呼出来的水蒸气都结成冰碴子。

    “……”

    被称为angel的女人没再说话,取而代之的是她银色的沙漠之鹰里飞射出来的子弹,顶级牛皮制作的沙发上被打穿了两个洞,让陆宣吸引楼上那个人的注意力,凭借自己对于别墅的熟悉程度,凌惜音一点点向楼梯靠近。

    虽然窗外是火热的夏天,可是屋里却一直保持着恒温,到了夜间,地板变得有些阴凉,脚上的鞋子早在第一声枪响过后就被凌惜音偷偷的甩到了一边,深知对方听觉的灵敏,凌惜音放慢了脚步,以至于安静的别墅里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除了陆宣那里时不时的故意弄出来的动静。

    还差一点点,盯着楼道,凌惜音尽量不让自己去看楼上的黑点,因为她知道对于习惯了黑暗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注视,都会有所察觉,尤其是当楼上的angel不仅是听觉灵敏,而且全身都处于戒备状态的时候。

    放楼上的人第三次转过头来看楼梯的时候,凌惜音终于靠近了angel。

    一记手刀极快且稳准狠的朝着angel的脖子砸去,感觉到后背的气流发生变化的angel侧身躲过朝自己打来的手刀,极速的向后退去。

    都是同一个组织里一同长大的那一批人,对方的长处短处大家都了然于心,知道凌惜音擅长近身战,angel明智的选择了和人保持距离。

    为了将这样的距离拉开,手下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黑暗中看不清子弹来袭的方向,凌惜音只能凭借微小的气流声来判断这颗子弹的走向。

    然而或许是因为怀孕,让,凌惜音变得迟钝,当凌惜音判断出子弹的方向的时候,带着巨大杀伤力的子弹已经来到跟前,来不及躲避,凌惜音只是将身体转了个方向,撕开空气的子弹擦着凌惜音的耳际,打穿了身后的玻璃。

    耳朵上火辣辣的疼,凌惜音不敢再掉以轻心,从腰间拿出自上次遭遇暗杀后就一直带在身上的自制小镖。

    眯着眼睛对着黑暗中模糊的轮廓,扔出了手里的小飞镖。

    “噗嗤!”是小镖入肉的声音,然而这一声过去之后,凌惜音却再没有听到其他声音,心觉有诈的凌惜音慢慢的将身体贴在墙壁上。

    果然,原来站着的位置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个人,银白色的沙漠之鹰在霓虹灯的映照下发出微弱的光芒。

    趁人不注息,凌惜音飞出一脚,沙漠之鹰呈现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向着楼下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