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发生爆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04字

    没有了让凌惜音忌掸的沙漠之鹰,她的胆子也变大了许多,只有靠冷兵器相搏的俩个人,只要一出手都是奔着人最致命的地方去的。

    随着交手的次数越来越多。凌惜音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流逝,原本能够轻松应对的angel此时竟然也变得力不从心起来。

    深知不能这样下去的凌惜音终于决定走险招,一边应对这,一边往楼下退去,终于再走下最后一步台阶的时候,趁着angel休息的空隙,摸上墙壁上的吊灯。

    “啪!”随着突如其来的声音,大厅正中央的吊顶放射出白茫茫的亮光。将整个阴暗的大厅都照得发白,大厅里以前乱糟糟的景象。沙漠之鹰那具有超强冲击力的子弹将大厅正中央,俩个人唯一的一张合照打的七零八落。

    不仅仅是陆宣被这突如其来的亮光晃了眼睛,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住自己的视线,就连再组织里临场应变能力称得上是最强的angel也未能幸免于难,场面行走于黑暗中的人本就对光线最为微弱的变化极为敏感,更何况是炎家别墅那盏可以媲美探照灯的大型吊顶。

    心知中了计的angel此时想跑已经是来不及,捂着自己流出泪来的眼睛连连后退,却不想被自己刚刚打碎的玻璃伤了脚心,钻心的疼从脚上传来,几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鲜红的血液已经染红了angel雪白色的舞鞋。

    好机会!凌惜音眼眸一眯,阴差阳错居然送给自己这么大一份礼物!栖身上前,泛着冷光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朝着眼前的人刺出,几乎是电光火石间,angel向边上侧身跳开,这一手虽然伤到了angel的手臂,可终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血顺着angel的手臂流下来,滴在地上,留下触目惊心的一滩。陆宣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早就已经被吓呆了,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一旦因为自己的不理智而给凌惜音造成困扰的事,他是绝对不愿意做的。

    血腥味会让人变得兴奋,angel就是这样一个人。喝着鲜血长大的人,angel对于血液渴望的程度远比别人想象的要深。

    拿起受伤的手放在鼻子地下闻了闻,angel表现出凌惜音都无法理解的魇足。似乎这样远远不能满足她对于血液的渴望,angel吧手放进嘴里舔舐着。

    “看来你还真是变了啊!Cindy,从前这种错误绝对不会在你身上出现的。”血液顺着angel的嘴角流下来,加上她苍白的脸,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暗夜中的吸血鬼来。若是此时angel嘴里长出两颗獠牙来,凌惜音怕也是会相信的。

    “说吧,你今天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组织里的规矩我想你是不会忘的。”时间越长,凌惜音对angel今天来的目的感到好奇。

    虽然离开了组织这么久,可是凌惜音依然记得组织的那条规矩,那就是绝对不会对同伴下手。

    曾经有一个人因为在执行任务时,嫌弃同伴拖了自己的后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对同伴下了手。然而他虽然完成了任务,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比那个同伴还要恐怖,还要凄惨枪数十倍的后果。

    “是啊,当然记得,我今天来只不过是给你送一份大礼的。”就像是拉着闲话家常,angel面上忽然扬起了笑容,就像是好久不见的好友亲朋似的。

    然而他越是这样,凌惜音就越是觉得紧张,她不相信她只是单纯的过来看看她而已。

    “既然说了是份大礼。你就好好接着就是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妥善解决的,不要让我失望哦!”架也打完了,目的也达到了,angel开始撤退,身体一边往别墅外面撤走,一边注意这凌惜音的动向。

    随着angel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消失,凌惜音忽然觉得空气开始燃烧起来。

    “不好!快跑!”意识到不对已经为时已晚,凌惜音带着陆宣只来得及从屋子里跑出去,客厅靠近厨房的位置就发生了爆炸。巨大的爆炸声在安静的别墅群发生震耳欲聋的声响,因为爆炸带来的巨大的冲击波将二人冲出去十米开外之后,被重重地摔在了水池里面。

    巨大的火光印红了整个别墅区,被这么大的爆炸声吓得跑出来的人一见到这样的场景立刻报了警。原本安静有序的高档别墅区忽然乱了起来,离得近的几栋别墅都遭受了程度不一的波及,索性这么大的爆炸没有人员伤亡,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刚从公司脱身回来的炎景煜也被这样大的爆炸声吓了一跳,本以为是某家没有拧好厨房天然气的开关,刚提醒完外出买菜正好被自己碰上的吴妈。

    却见吴妈指着爆炸发生的方向颤颤巍巍的告诉自己:“少爷,那里好像是我们家啊?”

    什么!被这样的答案吓得再也保持不住自己从容不迫的心态。炎景煜踩下油门,看着已经被火光吞噬的家心一点一点的凉了下来。惜音!凌惜音!你最好不要有事!

    瞳仁里放出赤红的绿光,搜索这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原本祥和的家,那是他和惜音的家啊!是谁居然胆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来,真是嫌弃自己命太长了!

    “哗啦!”一阵水声传来,就见凌惜音从水池里爬出来,炎景煜从一片废墟里转过头来就这么盯着凌惜音,似乎想把人揉进骨血里。

    除了浑身上下被水湿透,凌惜音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炎景煜松了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至于到底谁这么大胆。他一定会查出来的。

    “小姐,你没事吧?”吴妈看着这样得凌惜音,心疼极了,怎么刚刚离开这么会的功夫。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的小姐为什么总是真多灾多难的啊!

    吴妈没有孩子,自从惜音来了之后,一直当自己的女儿一样宠着,哪怕是平常割破了手指头这样的小事,吴妈都要心疼上半天,更何况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