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你好,初次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83字

    陆宣总觉得今天的凌惜音的情绪有些不对,可是为了什么不对,陆宣却不得而知了。

    爽朗的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凌惜音似乎也感染了陆宣的情欲,心情也好了一些。

    凌惜音觉得直到今日她才觉得自己似乎一直都看错陆宣了,这个流连花丛的男人在内心深处居然还有这样的期待,还真是可爱的男人!

    那么自己呢!是不是因为遇上了炎景煜,所以上天嫉妒了,要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收回去一样。

    “你呢?你想要做什么?”陆宣反问了一句,对于问这个问题的凌惜音,他是充满了好奇心,又或者对于她的全部,他都想要知道。不过虽然对于凌惜音感到好奇。

    “我不知道,应该会随便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躲起来吧,然后再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独自离开。”凌惜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彻底没有了声音。

    这说睡就睡的可爱模样,让陆宣又忍不住想要大发出笑声了来了,被自己的样子吓到,陆宣觉得自己最近发自内心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陆宣是属于那种无时无刻都笑的花枝乱颤的人,所以不管开不开心,到底真不真心他的脸上都是挂着笑容的,像这样发自内心的时候其实很少,然而就今天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笑了几次了。

    安静的空气里弥漫着百合花的香味,这事吴妈中午送饭来的时候在门口捡到的,吴妈是个爱花之人,觉得这花扔了怪可惜的,所以在医院里寻摸了个花瓶就把花给插起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凌惜音是不喜欢百合花的,所以这花不是送给炎景煜的就是送给陆宣的,可是究竟是送给谁的,没有人会去追究它,反正已经放着了,就让它在吧。

    凌惜音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清晨时分,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染红整片天空的朝霞是最漂亮的,凌惜音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朝霞了。

    虽然也有披着朝霞下班回家的时候,可是那种时候一般都是在公司加班了两天以上的时候,那个时候连在车上的时间都宁愿拿来睡觉,哪里还有闲心去看什么朝霞。

    “跟我去美国吧。”坐在医院公园的长椅上,炎景煜把凌惜音抱在怀里,虽然朝霞很美,可是炎景煜觉得再美的风景也不过怀里人的风景。

    “好!”还是一个字,炎景煜和凌惜音之间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行为模式,无论刀山火海,无论海角天涯,只要你愿意走,我就愿意与你同行。

    “不问问我带你去干嘛吗?”炎景煜终于还是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出了很久就想问的问题,虽然心里明白,可是有些时候,情人之间依旧会有一些奇怪的问题,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

    “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无所畏惧的同行,因为是你,所以我可以不问缘由,不问去处,因为是你,所以我愿意无条件的跟随。炎景煜,只是因为那个认识你而已。”凌惜音说的认真,看着炎景煜的眼睛里盛着霞光,黑色的瞳孔已经变了颜色,是火红的颜色,就像是炎景煜的感情,凌惜音的牵挂,带着的都是炙热的温度。

    “噫!好肉麻,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人称为最冷酷无情的惜音也会说出这么肉麻煽情的话来。”

    说话的人是文纨,从那日和凌惜音分开之后,她就因为家里的事情离开了本市,可是当她看到新闻的时候,她就坐不住了,别墅爆炸的场面一直在文纨脑海里盘亘着,这样大的爆炸,惜音会不会因此受伤。

    这样的脑洞一旦打开就再也收不住了,正想赶回来,就听见电视里说当事人没有受太大的伤害,情绪稍微平静下来的文纨最终决定把事情办完再去看她。

    今天早早过来的文纨在病房里没有看到人,听陆宣说两个人去了花园,便寻过来看看,她没有想到,她也有机会见识一下凌惜音那不为人知得一面。

    “你不是出省办事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个时间见到文纨,凌惜音觉得有些意外,那天见面的时候,文纨就说过她要离开几天才成,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位是?”炎景煜虽然知道凌惜音有一个非常好的小伙伴,可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虽然连吴妈都知道这个人,他炎景煜依旧是没有见过,再加上文纨的父母虽然经常出现在公众场合,可是文纨却很低调,所以此时认不出也很正常。

    “你一定是惜音的那个人吧,她跟我说是过你,你不认识我,我可非常清楚你呢!”文纨的俏皮因子说发作就发作,冲着凌惜音眨眨眼睛,坐在了凌惜音的身边开始八卦起炎景煜的过去。

    文纨一开始说就停不下来了,毕竟从美国回来之后,耳闻过很多关于炎景煜的事情,可是像今天这样真正的面对面见到本人,却是破天荒地的头一次。

    炎景煜对于女人的耐心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足,可能是因为余光看到凌惜音的嘴角一直挂着微笑,时不时的和那个叫文纨的女人耳语几句,然后两个人看着自己咯咯咯的笑。所以对于文纨,他也是有问必答,甚至在文纨疑惑的时候还会多解释几句。

    “炎景煜,你怎么可以不认识她,她父母可是一直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啊!我记得早些年,炎氏还和文纨家有过生意往来呢,最后因为文纨家里迁居国外,把生意中心都转到国外去了,两家的合作这才正式中断了。”两个人聊的起劲,凌惜音忽然想起文纨的父母,对着炎景煜说道。

    活跃在国际舞台上,和炎家做过生意,家族姓文,炎景煜皱了眉头想了一会,能够符合这样的要求的并不多,所以炎景煜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原来是文澜文总的女儿啊!”炎景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早些年两家还有往来的时候,他们俩个小的也见过几次面,没想到这孩子变化这么大。炎景煜忽然就想起那个一直跟在文夫人后面那个对谁都冷冰冰的冰美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