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电梯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00字

    “是啊!就是我!你总算想起来了!”文纨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拉着凌惜音站起来:“为了惩罚你,我要借用惜音一天,然后晚上你要请我们吃饭!”

    然后也不管炎景煜有没有点头,挽着凌惜音的手臂就往医院里面走去。

    “惜音,你身上的毒,他知道吗?”别墅的意外,文纨已经知道她没有受伤,所以她最关心的还是凌惜音身上的毒。

    “……”

    凌惜音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她心中所想,文纨应该能够理解,所以她不需要过多的去解释。

    “史密斯老师那边有消息吗?”无声的叹了口气,文纨完全能够体会凌惜音的心情,所以她也不需要去质问什么,更不需要去质疑她什么。只是心里对于凌惜音的担心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浓郁。

    “这两天我虽然在医院里,可是没有遇见过他,所以暂时不清楚。”凌惜音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从爆炸发生后,她就光顾这睡觉了,什么毒不毒的,压根就没有功夫理睬。

    “皇帝不急太监急”如果说之前文纨不能够理解这句话的真谛,那么今天这个时候,文纨对于这句话真的是有了充分的体会了。自己跟边上都快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正主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

    算了,懒得跟她计较,文纨撒开挽着凌惜音得手,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她怕在和她交流下去,自己会被气死。

    女人的脾气说来就来,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了,看着文纨脸上黑云压城的架势,说实话凌惜音真心是有些懵,都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让她不开心了。

    好吧,原谅凌惜音真的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追上去把人禁锢在怀里,精致的脸上是一脸的讨好:“好了,别生气了,我哪里不好,你说出来就是了,我一定改的。”

    凌惜音的脸皮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厚,为了逗文纨开心,真可谓是撒泼打滚,卖萌讨好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本来就懒得跟她生气的文纨终于也是举白旗投降了:“凌惜音,为什么你的脸皮这么厚?”

    “嘿嘿。”知道人已经不生气了,凌惜音对于文纨的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的意思,嘻嘻哈哈的笑了两声,看清文纨要去的地方之后,面上一黑,认命的抬腿跟了上去。

    刚一进大门就看到同样从外面散步回来的凌朔和白落雪。今天的白落雪比起昨天晚上来看上去要精神好多,至少眼睛里面有了一丝色彩,而不是像昨天那样死气沉沉的。让人看了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

    虽然对于白落雪和凌朔的事情非常了解,可是原谅文纨还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瞪了一眼将白落雪护在怀里,生怕她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举动的凌朔,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看着凌朔这个样子,凌惜音有些不满,但终究没有表现出来,文纨是什么样的人,别人或许不了解,可是作为做了多年好友的凌惜音是知道的。即使文纨对于凌朔有多少不满,她也不会做出让已经几乎可以成为痴傻的白落雪难堪的。

    “早上好!”电梯里只有他们四个人,狭小的电梯里除了电梯运作的的声音恐怕能够听到的就只是彼此的心跳声。

    电梯已经往上跑了三层,可是尴尬的气氛一直在蔓延,最终还是最不喜欢这种气氛的凌惜音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早上好!”凌朔冲凌惜音点点头,面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尴尬:“炎家别墅的事,我很抱歉。”

    凌惜音和凌朔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对于凌朔虽然不能说是非常了解,可是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凌朔的话里哪一句是真心,哪一句是敷衍,她都能看得出来,此时的凌朔嘴上的笑容虽然看着确实让人觉得碍眼,不过说出来的话里带着的情绪凌惜音却能够感觉到确实真心的。

    “都过去了。还提他做什么?白落雪最近怎么样?”就像是许久不见的好友,两个人拉起了家常,这是凌朔包括凌惜音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场面,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不该打破兄妹这条界限,把亲情误以为是爱情。

    如果当时没有走上这一步,那么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就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这不仅是凌朔经常在想的问题,就连凌惜音她自己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挺好的,史密斯医生很负责,她已经比之前要好太多了,对了,昨天我去找过你,你睡着了,就没吵醒你,本来打算今天和雪儿一起去看你的,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这样的对话模式虽然觉得有些疏远,可是比起刚刚要好太多,凌朔想,或许有一天他们几个能够豪无芥蒂的坐下来,意一起吃顿饭,聊聊天。

    “那就好,史密斯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只要你们好好配合,一定会好起来的。”凌惜音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去看看史密斯,更何况现在白落雪和凌朔也在,他就更不会上去了,所以当电梯停靠在他们所在的楼层之后,就退了出来。

    “惜音。有空一起吃个饭吧!”快要关上的电梯门被一只修长温厚的手隔开,自动感应的电梯门重新被打开。凌朔探出头来,像凌惜音发出了邀请函。

    “好。”凌惜音点点头刚想转转身就看到白落雪对自己深深的鞠了一躬。

    正疑惑着发生了什么,就听白落雪说:“惜音,你好,我叫落雪,谢谢你!”

    对于白落雪的改变,凌惜音也显得有些诧异,上一次见到白落雪的时候明明什么都不会,没想到这么几天已经能够记住别人的名字,这倒是让凌惜音有些路号相信。

    “好”愣了一愣。凌惜音嘴角挂上了笑容,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见到凌惜音答应自己,凌朔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算作是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