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凌朔的烦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07字

    电梯门被关上,电梯里只剩下凌朔和白落雪两个人。刚刚的尴尬气氛也随着文纨两个人的离开而消失了,白落雪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了很多,虽然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那么明显的尴尬气氛,敏感如白落雪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虽然个子娇小的亚麻色女孩子对自己不是很友善,可是那个叫惜音的女孩子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敌意,笑起来的样子比板着脸的时候要好看多了。也不知为什么在生病之前明明把凌惜音视为洪水猛兽的白落雪,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重新见到凌惜音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很想亲近的冲动,如果不是文纨在那里摆了一张生人勿近的脸,或许白落雪说的话还会更多一些。

    “没吓到吧,文纨的性格就是这样,你别在意。”看着脸色明显比刚刚好了一些白落雪,凌朔皱了眉头,有些,却对文纨刚刚的表现生不出任何别的想法来。

    什么因就会有什么果,有些苦果是自己亲手种下去的,在自己阴暗的一面灌溉下,长成了参天大树,大树的根系早已深入地下数百尺,想要连根拔起就会牵连出很多旁枝细节,与文纨,顶多只是旁枝中的一根而已。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一旦决心改变,他可以做到让往日在身上根深蒂固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而凌朔就是这样一种人,所以当接收到关于凌惜音身边的那些人不友善的目光时,他统统都能理解接受。

    “没有,惜音是个好人,我喜欢她。”白落雪摇摇头,倚靠在凌朔的身上,面上带着笑容,凌朔在的时候,她笑的总是会自然一些。

    凌朔抿唇微微笑了笑,刚想说什么口袋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被无意中设置了一个比较好听的音乐,他看了一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心中立刻有些沉闷:“又有什么事?”

    “度假村那块地为什么还没有处理?还有,你和凌惜音关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会有律师函寄过来?”似乎已经习惯了凌朔那冷冰冰的语气,赵雅之没有在意,盘亘在心里的问题一个又一个的向凌朔袭来。

    凌朔觉得自己的脑袋在一瞬间就大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白落雪身上,他已经没有心思真正去顾及公司,反正有赵雅之全盘操守,根本就不需要用上他。

    “然后呢?你倒着时差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凌朔根本就不相信为了这个事她会半夜三更得给自己打电话。

    “当然不是,你有空多和凌惜音亲近亲近,对你有好处。”这才是赵雅之的真正目的,可是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就算是凌朔想破了脑袋他也不会想出个所以然来,美国的商圈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算有心去了解,也无瑕去顾及。然而他隐约觉得她这么做和炎景煜别墅爆炸有关系。

    “说完了吗?说完我挂了。”没心思去搭理她,凌朔不愿意再和她进行这些没有营养的对话,说着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凌朔依旧皱着眉头,虽然在和赵雅之说话时自己对于公司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可是公司的未来和发展他还是很在乎的,度假村的事情一直是公司的难题,赵雅之却一直没动静,似乎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这么一块地皮卖是肯定卖不出去的,再加上炎氏墓园在边上,个中的缘由事故大家都知道,所以也没有人会来触这个霉头,卖地的方案显然是行不通了,那应该怎么办呢?

    凌朔思绪乱糟糟的,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白落雪抬头看着人锋利的下巴皱了眉头,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对自己温柔,可是却一直是皱着眉头的,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让他真正展开笑颜的。

    “史密斯医生,麻烦你了。”在史密斯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请进。

    推开门把白落雪交给史密斯,便退出门去等着了,第一次做检查的时候,白落雪很紧张,所以当时凌朔是全程陪同的,后来,白落雪也习惯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她可能分不清,可是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敏感的她是分的很清楚的。

    现在窗口看着地下细小的如同蚂蚁一般在医院进进出出的人,凌朔的脑袋里依旧是一团乱麻,烟拿出来又被放进了盒子里,他忽然想起史密斯说过这里不允许抽烟,因为任何外来的气味都会影响他的实验效果。

    百思不得其解的凌朔终于拨通了凌惜音的电话,这个时候除了问问凌惜音的意见,他想不出来还可以求助谁。

    “怎么了?”正在吃饭的接到凌朔的电话有些好奇。

    “咳,惜音,你还记得炎氏墓园边上的度假村吗?”凌朔有些支支吾吾,作为当时事件的两个人,凌朔找凌惜音来讨论解决这件事,实在是算不上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记得,还没有解决吗?”自从凌惜音怀孕之后她就不再管工作上的事了,这件事虽然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可是后来一直没有人提起过,所以凌惜音不知道此事的后续也是在所难免。

    “嗯,事实上,这件事给凌氏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因为当时投资的力度确实挺大,再加上炎氏墓园坐镇在那里,可发挥的空间确实不大,在刚开始虽然有过盈利,然而现在呈现的一直都是入不敷出的局面。”

    凌朔说的也是事实,毕竟没有一个人会到一个有墓园环绕的度假村来旅游。所以任凭这里风景再好也只是徒劳而已。

    “没有想过改建成一个主题乐园吗?”电话那头的凌惜音沉吟了一会,清清浅浅的透过电话传到耳朵里。在安静的医院顶层分外的清明。

    “主题乐园?”凌朔有些不解,度假村明明已经不受欢迎了为什么还要改建成主题乐园,那不是浪费资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