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矛盾初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6本章字数:2016字

    周雪君已经离开,向立群依旧坐在沙发里,闪烁的霓虹灯透过混沌的黑暗投射在玻璃上,让漆黑的房间里带了一点的光芒。然而仅凭着这点光芒,完全不足以看清房间的布局和地上的那一片狼藉,更何况是向立群脸上的表情。

    呼吸声依旧浓重,显示着向立群的心情依旧不能平静,房间里传出一声轻微的响动,打火机窜出微亮的火光,照亮了向立群的脸,只是还没有等人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又恢复了黑暗。

    与向立群不同,远离此时处于黑暗中的中国,身居美国的赵雅之却是一派优雅,怡然自得的样子,庭院里新建的花房里,一身性感抹胸红色紧身裙的女人正闲适的喝着养颜的花草茶:“怎么了?”

    “炎景煜和凌惜音要回美国本家,这事你知道吗?”向立群做了一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张口将嘴里的烟雾吐出去,烟雾在黑暗的笼罩下,悠扬的飘散到房间里的各个角落里,然而向立群的嘴里依旧弥漫着苦涩的烟草味,心情依旧涤荡在谷底,久久的爬不上来。

    “什么时候的事情?”听见向立群的话,赵雅之脸上闲适的表情终于不见了,因为自己的小动作太多,惹得那个人不高兴,否则自己也不会需要通过向立群来传话告诉自己这件事。

    赵雅之冷了面色,与赵雅之这样的人来说,什么时候应该收敛,什么时候可以放肆一些,这个度拿捏的十分到位,不然也不会在美国的商圈中越爬越高,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赵雅之,你是被你养的那几个小白脸迷花眼了吧?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知道?”向立群嘴角勾出笑,轻蔑的笑出了声。

    赵雅之和向立群两个人本来就谁都不服谁,可是偏偏赵雅之一直压了向立群一头,有这么一个可以刺激赵雅之的机会摆在向立群面前,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他一定会好好利用起来,让赵雅之吃瘪。

    天天用牛奶浸泡的保养得异常的白皙润滑的手捏紧了倒了花茶的杯子,赵雅之面色低了下来,身边收拾卫生的佣人感觉到了无比的压力,用最快的速度将地面上细小的垃圾杂物收拾干净跑出了花房。

    眼眸微眯,赵雅之喝了一口茶,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当下最重要的事是怎么处理这件事,完全不是和那种没脑子的人计较这种东西的时候:“那个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绝不能让炎景煜和凌惜音两个人回到美国本家,这件事一直都是你在操办,记得做的干净一点。”向立群将炎景烨的话转发给赵雅之,当然作为向立群来说,能做的也就只有这点事而已。

    “我知道了,你叫他放心。”两个人本来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能说的最多的话不过是围绕着凌惜音和炎景煜两个人身上展开,既然关于他们两个人的话已经说完了,那么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的必要,纷纷挂了电话,至于闲话家常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再两个人中间展开。

    台面上被修剪的非常精致的花连带着花盆被一起甩到了地上,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花盆和折断了枝桠的鲜花,赵雅之的心情好了很多,应声赶来的佣人认命的低头将地上的抗击收拾干净,一切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只是赵雅之似乎没有这么想,放置在细长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那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没过一会,霍金森那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脸出现在赵雅之的视线之中。

    “霍金森,凌惜音的事情你已经办的够久了吧?难道公会里ME组织的排名都是虚假的吗?”画了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抚过胸前,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屏幕对面的人眼神变得幽暗。

    然而赵雅之说的话却让霍金森黑了脸色,常年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在乎的不过是钱权,再加一个名声。

    钱,霍金森已经有了,作为ME组织的创始人,这些年组织里的人给他累计的财富哪怕是三辈子也已经花不完了。权,霍金森也有了,ME组织在暗杀界中的地位从最底层一点点的爬上来,如今稳居排行榜前百位,剩下的就是名声,然而名声这个东西太虚幻,都是在一个一个用鲜血染就得道路上组织里的人一步步靠着口碑累积起来的,所以霍金森绝不允许别人说一些会坏名声的话。

    “赵女士,说话之前请先过过脑子。”话里的警告意味浓厚,霍金森这回不仅是红了眼,黑了脸,嘴角微微颤动着,显示着此时男人的愤怒。

    “那是怎么样呢!还是说你对那个女人还抱着恻隐之心?”相比之下,赵雅之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态度,丝毫没把霍金森的威胁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自己能够找霍金森办事完全是在给霍金森一口饭吃。

    当一个人把自己的位置摆在衣食父母的位置的时候,她就会变得非常看不起接任务的人,赵雅之就是这一类中非常典型的一个人。

    只是这花话说出来,赵雅之自己也觉得好笑,像霍金森这种踩着尸骨,喝着鲜血成长起来的男人难道还会有恻隐之心这种东西吗?

    “算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在追究,两天,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话里含着轻蔑,赵雅之举手投足之间带着高人一等的味道。

    这种感觉让霍金森很不满,霍金森回想了一下能够敢这样对待自己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

    然而现在却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所以,霍金森也就随着她去,只当是没有看到,转身做自个儿的事情去了。

    要说霍金森这样的人,大半夜的还有事做,那么这件事情依然是在床上发生的。

    于是令人容易产生遐想的暧昧之声透过屏幕传到赵雅之耳朵里的时候,赵雅之面上是一脸的无所谓的样子,切断了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