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普罗旺斯的约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7本章字数:1987字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黛安娜这才假装注意到站在凌朔身旁的白落雪:“亲爱的凌,你还没有给我介绍这一位是谁呢?”

    “你呀!”凌朔嗔怒了一声,飞斜入鬓的眉头微微向上挑了挑,算是原谅了面前这个女人对白落雪的故意忽视。

    凌朔笑的极为的雅致,周身萦绕着温润与幸福的气息:“黛安娜,这是我的爱人白落雪,你可以称呼她安迪!雪儿,这是我得好朋友,你称呼她为黛安娜就好了!”

    “你好,安迪!”黛安娜虽然很不喜欢之前的白落雪,可是如今的白落雪,倒是让她觉得可爱的不得了,率先伸出了手,表达自己的友好之情。

    “你好,黛安娜!”听到凌朔的话,白落雪的面部表情僵了僵,眼睛里蓄满了感动,这是第一次,凌朔公开的表达了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握住黛安娜的手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对于凌朔和黛安娜也有着他们自己的一段故事,身为这个浪漫都市的女人似乎看的很开,或许当初一开始被拒绝时就注定了两个人的情谊,不会是轰轰烈烈的恋人之爱,而是平淡无波的友谊之河。

    然而凌朔身边的这个女人虽然对自己笑的友好,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你不要靠近凌朔,他是我的人”的气息,却让贪玩的黛安娜心里升起了逗一逗这个人的想法。

    “啊!不知道凌还记不记得你说要送我一条项链的事呢!”黛安娜收回手,略带挑衅的挽住凌朔的手,话语间满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对于黛安娜的做法,凌朔有些无奈,可又不好直接说些什么,只好任由她去,另一只手却紧紧握住了白落雪的手。

    “这是你还记得呢!成成,我说的我依然要认账才是。”黛安娜最会的就是能言善辩,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些小事记这么多年的。

    “我也要!”听见自己的男人要给别的女人买礼物,白落雪自然是不乐意了,狠狠的瞪了黛安娜一眼,抓着凌朔的手又是紧了几分。

    “好好好,买买买!”谁说三个女人才是一台戏的,凌朔觉得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就可以唱一出大戏了。凌朔忽然觉得有些头疼,原谅他真的不太懂得怎么对付一个女人。

    在凌朔的认知里,女人总归是可怕的物种,以前的凌惜音也是,他妈妈赵雅之也是,现在的黛安娜也是,原谅凌朔一圈很优秀的女人堆里,感到压力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那个黛安娜,我们还有事就不陪着你了。”惹不起,躲总归还是躲得起的,再加上凌朔也不敢保证,黛安娜再这么刺激白落雪会不会影响了她的情绪。出国前史密斯就叮嘱过,白落雪还需要吃药,不能太激动,不利于恢复。

    “嗯,去吧!不打扰你!”对于凌朔的托词,黛安娜还是知道的,至于原因,聪明的黛安娜也可以猜出个七七八八来,只是没有点破就是了。

    经过戴安娜的事情之后,白落雪再也不愿意出门了,窝在房间里的沙发躺椅上看着海水涨起来,又退去。

    “在想什么?”凌朔倒了一杯水递给白落雪,手里拿着得是史密斯配的药。

    抬头看了凌朔一眼,想要撒娇不想吃药,可是看到凌朔不容置疑的眼神,最终还是认命的吃完了药。

    “朔,会不会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低下了头说完话,再抬起头来时,嘴角微撅,眼神却有些让凌朔感到陌生,凌朔只当是白落雪的不安全感又犯了,将人拉进怀里,轻声安慰着:“不会,雪儿,我舍不得你,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

    说话的人似乎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凌朔没有注意到的是白落雪那深远略带阴冷的眼神在他说完话的时候又恢复了温柔的样子,或许连白落雪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在面对和凌朔关系亲近的黛安娜是什么样的反应。

    “雪儿,别怕,我一直在!”像是想要给白落雪一个承诺,凌朔在白落雪耳边低语着。

    温热的呼吸带着凌朔身上独有的气息在耳边鼻尖环绕着,耳朵上的毛细血管已经非常听话的立起来,白落雪浑身战栗着,与凌朔极度契合的身体只是被这样的撩拨着就已是难以忍受,他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何会着了这男人的道,而今她唯一能做的,想做的,愿做的,就是成为她的人。

    心里已经变成一泓温泉水,结了霜的地方也开始融化,眼角的泪不知不觉得流下来,抬头去看对自己微笑,一脸温情的男人,白落雪的心跳仍旧是不可控制的加速了,她忽然有些懊恼,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呢!

    鼻翼耸动着,水眸低下来去看自己的脚尖,粉粉嫩嫩的脚趾上,每一个脚指甲都被细致的处理过,将本就是圆润饱满的脚趾衬托的更是完美,不想要去理会面前即使不看他得脸也知道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的男人。

    知道这人又在心里和自己闹起了别扭,凌朔除了无力就是无奈,这人,一天天的怎么总喜欢和自己较劲呢!伸出手摸了摸白落雪柔软的头发,心里却是无比的满足,大概世上没有另一个女人能够看她这娇羞可爱的模样了:“这是怎么了?还没关灯呢,就开始想不该想的事了吗?”

    闻言,白落雪的脸不可抑制红了一大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总会这样的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说出一些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话,更别说是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了,这人不懂得什么叫收敛,只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双手无意识的搓着被角,抬起头去看凌朔,却发现人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可是脸上还是那副轻柔如水的样子,白雨梦也是郁闷,他是如何能够将自己的面部表情管理的如此到位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