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炎景煜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7本章字数:2028字

    凌惜音那叫一个无语啊!在炎老爷子不注意的地方狠狠的瞪了人一眼,您都知道了还让我说什么,可是这句话她也不敢说出来啊,只好偷偷的瞪几眼出出气就是了。

    “你是个好孩子,爷爷心里清楚,配我那不听话的小孙儿绰绰有余了,可是我那孙儿啊,心里也苦,他大概没有和你说过吧?”炎老爷子难得正经起来,凌惜音抬头去看他,这也是她第一次从别人嘴里听炎景煜的事。

    “老李,去泡两杯茶我那小孙儿的故事可长着呢!”炎老爷子故作神秘就说了这一句就不再往下讲,而是吩咐老管家泡茶去了。

    老管家坐在一边刚刚把钓上来的锦鲤放生,听到炎老爷子的话,也不急着给鱼钩上饵,而是点点头,站起来泡茶去了。

    老李很快就回来了,两杯茶用个小托盘拖着,空余的手里还抓了一张小方桌,大概是拿来让这两人当杯子用的。

    将泡好的茶交到凌惜音和炎老爷子手里,老管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给鱼钩重新上饵,抛回了鱼塘开始了新一轮的等待。

    炎老爷子看着鱼塘,想说的话有很多很多,可是等到真的要说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凌惜音看着欲言又止的炎老爷子喝了口茶,还是昨天喝过的茶,茶叶清香的味道在嘴里散开,带着些微的苦,又带着甘甜的余韵:“爷爷,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闻言,炎老爷子看了一眼凌惜音,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道:“煜儿的妈因病去世的早,而我那时候还不算太老,正巧碰上炎氏集团赶上了金融危机,所以我和他爸一门心思就扑在如何拯救炎氏集团上面,他就被奶奶带着长大。这些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可是别人不知道的是煜儿的妈妈真正的起因,医生说煜儿的妈妈是被人下了一种慢性毒药毒死的,那一年煜儿八岁了,是个什么都懂,又什么都不懂的年纪。那时候煜儿调皮,常常把他妈妈气的生病,所以那孩子直到现在都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她妈。她说要不是因为自己不乖不懂事,经常惹妈妈生气,妈妈就不会死了。爸爸也不会这么辛苦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他怎么能这么认为?”凌惜音有些惊讶,这是他从来不知道的,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炎景煜了。可是现实就像一把刀一样扎进心脏,尤其是当炎老爷子那样静静的讲述着炎景煜的过去时,她的心就开始疼。

    炎老爷子看着凌惜音脸上震惊失措,和心疼的表情,顿了顿,接着道:“你也想说这不是你的错吧,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或许就是因为知道他大家会这样安慰他,他才把这样的念头狠狠的压在心里,即使这些念头会让自己遍体鳞伤也无所谓。偏执的不希望我们为此去担心他。”

    说到这里,炎老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沧桑的脸上,厚重朴实的嘴角绽出一个微笑,又带着一些心酸与心疼:“你别看他现在长大了,做事风风火火的,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其实她一直很小心翼翼的在生活着,哪怕是在我的面前,也是这样。他啊,从他妈妈去世以后,他就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任性给别人造成麻烦。”

    炎老爷子见凌惜音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接着说道:“如今,他奶奶也已经去世了,身边也没个可以说说真心话的人,既然他愿意把你带回这个家,就说明已经在心里认定你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们好好照顾他,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对我说,就算是对我说了什么,也是报喜不报忧。我想至少他会对你说些什么,工作上的,什么都可以。你也别嫌我话多,我说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照顾他,至少不要活的这么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惜音低下了头,听着炎老爷子慢慢的讲述,手上那只杯子里的茶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温度,凉凉的,贴在手心里,就像炎景煜手心里的温度,不那么温暖,却让人不愿放下:“爷爷,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炎景煜的。您别担心了。”

    “爷爷,我有点事不明白。”给了炎老爷子承诺之后,凌惜音终于把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想问的是煜儿他妈妈的事吧?”凌惜音想问什么,炎老爷子怎么会不知道,然而这件事他也一直压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是。”凌惜音点点头,对于这一部分,炎老爷子完全没有细说的意思,可她却偶然听炎景煜说起过,所以她很想知道。

    “小时候煜儿不懂什么是慢性毒药,可是长大了他就懂了,可是这终归已经成了他的心魔,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和他爸爸不去调查他妈妈真正的死因,是因为我们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自己查出来,这样他心里或许还能够好受一些。”

    “这么久过去了,还是没有查出来吗?”凌惜音有些疑惑,按理说这种事肯定是越早查才越好的,可是炎景煜已经这么大了,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没走线索。

    “他妈妈留了遗书,不希望他去查这件事,这些年他一直在纠结,上一次他才彻底下定决心查这件事情,我想他应该也和你说过了吧!”鱼塘里又有动静了,炎老爷子把鱼竿一拎,鱼钩上又挂了一条金灿灿的锦鲤,凌惜音定眼看去,这可不就是刚刚被钓上来的那一条吗。

    “老爷,该吃药了。”就在炎老爷子把钓上来的锦鲤再一次放生的时候,老管家的闹钟也响了。

    此时凌惜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化着刚刚炎老爷子说的话,突兀响起的闹钟没有让炎老爷子怎么样,倒是把凌惜音吓了一跳,再次回过神来时,炎老爷子已经把鱼竿放下准备站起来跟着老管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