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文家见文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17字

    跟着文父到了文家,凌惜音就感觉到很多特殊之处,别的有钱人家到处都透露着一股奢华之气,而文家一进门就有一股书香之气扑面而来,大厅里装修的整整齐齐的,除了正中央那套黑色的牛皮欧式沙发看上有些奢华之外,其他的家具都是用了古色古香的楠木制品。

    往二楼去的楼梯间里挂着的也是浓墨重彩的山水画,一幅幅都让人觉得意境深远,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凌惜音觉得大声说话都是对这家主人的不礼貌,怪不得文纨的性子这么敦厚,看来与家庭的影响完全是分不开的。

    “文伯父,文纨住在哪个房间,我上去看看她。”凌惜音走近文父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

    “在二楼,左转第一个房间,你自己上去吧,我还会有点事情要处理。”凌惜音忽然压低声音,说话轻柔的样子让文父有些不适应,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睛眨了眨,继而说道。

    “唉,那我上去了。”凌惜音应了一声,笑着跑上了楼,却差点和听到楼下动静的文母撞了个满怀,要不是凌惜音反应快,及时刹住了脚步,不然还真要把文母撞倒了。

    “哎呀,你吓死我了!”文母略显富贵的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拍着胸口,面上有些苍白,不满的看着凌惜音。

    文母不喜欢凌惜音,没有原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大概是从潜意识里觉得女儿在乎她多过自己,所以不喜欢,也或许是因为丈夫对于凌惜音太过关注,所以不喜欢。

    对于文母的态度,敏感的凌惜音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她是文纨的母亲,是文伯父的妻子,所以她是不会和她去计较的,哪怕是她说她几句,凌惜音也是会忍耐的。

    “文伯母,对不起,我急着去看文纨,所以没注意到您,对不起!”凌惜音扶住她,向她道歉,也不知道是不是文母的错觉,她觉得这孩子有些讨好自己的意思。

    “噢,你进去吧!她在里面。”知道凌惜音是来看自家女儿的,文母的态度好了不少,她这一辈子不需要工作,不需要操持家务,所以,她的所有心思都给了文纨,要说这世界上最爱文纨的她排第二,那就没人能排第一了。

    “谢谢文伯母,那我进去了。对了,文伯母,这是买给你的。”凌惜音往上走了两步,又退下来一步,把手里的化妆品交到文母的手里,然后就径直上楼去了。

    文母看着凌惜音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仔细打量手里的化妆品盒子,心里有一些些的感动。

    凌惜音买的化妆品在上流社会的贵妇圈子里很受欢迎,但因为产量少的原因,常常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所以它也是上流社会财富的象征。

    这个化妆品牌子是文母最喜欢的化妆品牌子,没有之一,文父时常的也会帮她买,可从来没有给她买过这个牌子的。

    喜不滋儿的提着化妆品下了楼,拿到文父面前炫耀,文母忽然觉得凌惜音也没有这么让自己讨厌了。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她讨厌你可以因为一件很小的事,喜欢你也可以因为一件很小的事。

    “你啊,之前不是不喜欢她的吗!”文父正在整理文件,被文母的行为逗乐了,又觉得无奈的很,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女人心,海底针。

    “那是之前了,现在觉着这姑娘不错啊,人挺好的,心也细。你没注意到的事,她可都注意到了呢!”文母把化妆品盒子拆开,把里头的瓶瓶罐罐的都拿出来,放到自己的化妆台去了。

    “文纨。”凌惜音推门进去时,文纨正在看书,文纨的房间和文家的装修风格很相似,除了一些女孩子的装饰之外就是一整排的书柜了。

    见到凌惜音,文纨很高兴,放下书就要站起来,却被凌惜音拦住:“还受着伤呢,别站起来了!”

    “你怎么来了?”听了凌惜音的话,文纨没有再勉强自己站起来,而是握住了凌惜音的手,看着凌惜音。眼睛里发着光,嘴角也是因为高兴止不住的一抖一抖的。

    “听说你回美国了,就来看看你呗,脚好点没有?”凌惜音笑了笑,很感动文纨的对自己的好。其实只要文纨愿意,以她的性格和能力,她可以有很多朋友,可是这么多年了,她依旧只有凌惜音一个朋友。

    “已经好多了,就是还不能下地。”抬眼看了依旧不能动弹的腿,文纨笑笑,一脸的不在意,只不过是伤到了骨头,又没有别的什么毛病,没什么可担心的。

    “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可得好好将养着。”凌惜音比文纨要在乎一些,看人那一脸不在意的样子,有些不高兴,瞪了人一眼。

    接收到凌惜音的目光,文纨笑了,将话题转移到了别处。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明明没有怎么刻意的去维系,明明是很久未见,可是再见面时从来不会有生疏感,也从来不会有无话可讲的时候。

    “惜音,今晚留下来吃饭吧,家里很久没有来过客人了。”文父从外面敲了敲门,进来看两个人聊的愉快,于是邀请凌惜音留下来吃晚饭。

    凌惜音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为了海边那块地,炎景煜也是忙的不行,在家吃饭的时候很少,虽然和炎老爷子关系已经不错,又有老管家作陪,可是长期这样,难免有些尴尬,倒不如留下来陪陪文纨。

    “那我让周姨多云一个人的饭菜。”文父也很少看到文纨有和谁聊的这么愉快过,虽然和凌惜音相处的少,可是也从凌惜音的行为举止中看得出来,这个人值得交朋友。所以对于两个人的相处,文父并不反对,相反还很赞同。

    晚饭进行到一半,凌惜音电话就响了,是小助理的,凌惜音有些疑惑,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忙吗,怎么有空给她打电话,不过虽然疑惑,凌惜音还是接了:“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