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凌惜音与霍格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25字

    英国首相?家中被盗,这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吗?凌惜音回忆起那件事情来,那天自己潜入英国首相家中,盗取会议名单,结果在离开的时候被恰巧经过的保姆发现,想去解决了人家已经来不及,保姆的尖叫声没有从空气中传播到屋子里的每个角落,而是直接透过对讲机通知了当时在值班的警卫队。

    一时间警报声不绝于耳,英国首相家中乱成了一锅粥,通过自己对黑暗的熟悉度,凌惜音跑了出来,结果在小巷子里遇上了某人。

    凌惜音本来没想着要接近人家,可是也不知道这男人是哪一点让自己有了兴趣,凌惜音居然有过去问她为什么蹲在这里,结果人也没理自己,拿出自己设计的东西给凌惜音看,目光满含悲怆,声音嘶哑:“他们说我的东西是垃圾,一文不值!”

    说完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凌惜音愣了愣,一个男人居然也可以哭成这个德行,这倒真是让凌惜音长了见识了。

    低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设计,凌惜音了然了,其实男人设计绘画的功底应该算得上是优秀,只是因为阅历太少,设计出来的东西未免天马行空,没有丝毫的商业价值,这是很多设计师都会有的通病,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他就成功了!

    “有笔吗?”见到这样的设计,凌惜音也来了兴趣,问他要了笔,想要帮着修改修改。

    “有。”男人虽然疑惑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子的举动,可还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笔递给凌惜音。

    凌惜音接过笔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大幅度的修改,原本没有任何商业气息的设计稿,在她手里完全变了样子,改完后,天也亮了凌惜音把手里修改过后的设计稿交还给青年就走了,只是凌惜音不知道,那一晚的驻足停留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个落魄青年的命运,还有她自己的。

    在凌惜音跑出英国首相居住地之后,全城进行了全面的戒严,她的画像到处都是,原来,凌惜音匆忙之中的那一个动作,并没有彻底了解了那个胖嘟嘟的保姆,那一手原本应该割开她喉咙的飞镖,只是划开了人脖子上肥厚的肉瞟之后就没进了英国首相家里的墙壁之中。

    被救活的保姆经历过一次死亡,对于凌惜音的印象及其深刻,所以根据她描述画出来的凌惜音画像也是惟妙惟肖的,没有十分,却也不低于八分。

    “哦!是你啊!”回忆到了这一步,凌惜音也回想起了面前的这个人,凌惜音再一次仔细的看着面前的人,这才发现这个人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也难怪自己没有在第一时刻就把人认出来。

    “你和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啊!那时候颓废的就跟街面上上的流浪汉似的!”凌惜音的描述完全没有错,这还是往好听了说的,那时候这个人手里握着酒瓶子,漂亮的头发看上去乱糟糟的,大冬天的就穿了一件敞口的鸡心毛衫,空了的手里还抓着一堆的画稿在空中瞎挥舞,不是疯子是什么?

    “嘿嘿!那不是落魄了吗!”听见凌惜音的话,这个已经年过三十的青年,居然挠了挠头,冲着凌惜音腼腆的笑了,这一笑,却又让凌惜音找回了一些当年记忆中的影子。莫名的有了一些熟悉感。

    “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你干嘛去了?”凌惜音亲自帮人倒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和对面的男人话起了家常。

    炎景煜一看两人相识,也没有插话的意思,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打开凌惜音带过来的便当盒,开始吃饭,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确实是有些饿了。

    “我又去应聘了,只是去了小的设计公司,从底层开始做起,累积经验,掌握技能,最后我出来单干了,再后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了。”青年说的轻描淡写,只不过凌惜音却能够充分体会这轻描淡写的背后他受了多少苦。

    “霍格先生,我们要不要…”正当凌惜音还想说什么,总裁办公室的门在被轻轻敲了三下之后被推开,进来的人冲凌惜音点点头,然后走到了青年身边低语了一句,看样子是面前这位建筑设计大师的助理。

    后面的凌惜音没有听清,前面的倒是听清了,原谅凌惜音的记忆不好,从进门到现在压根也没问问人叫什么名字。

    “不急不急,我刚刚找到了我的恩人,可得好好和她聊几句才是。”相比起小助理的为难,霍格倒是摆摆手,等了这么久,终于见到自己的恩人了,怎么可能就这样离开了。如果不是后面的人一直用眼神瞅着自己,他还真是想带着凌惜音出去外面喝一杯呢!

    “你有事吗?有事就去忙!”凌惜音大度的摆摆手,让霍格自个儿忙自个儿的事儿去。

    “没事,就是一些个小事情,哪能有您重要呀!”听着霍格的话,小助理眉头皱的都快能夹死苍蝇了,可霍格仍旧是老神在在的样子。

    “对炎氏海边的那块地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规划,就想让您看第一眼。”霍格一边说着一边把趁着刚刚和炎景煜冷战时画的设计稿交给凌惜音。

    见自家的老板总算是谈正事了,小助理心里虽然焦急,可是也不好说什么,本来今天还安排了见另外一个客户,把前一位客户的工作完结掉。可是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拖这么久,也不知道老板在想什么。

    开始谈正事,凌惜音也认真起来,忽略了霍格小助理不好看的面色,接过霍格手里的设计稿,认真仔细的看起来,这一看才觉得霍格的海边真是挺大,从前看到的设计稿总觉得不切实际,如今不管是从大局观,还是细节,都从实际处出发,让凌惜音觉得耳目一新。

    “很好,虽然有几处仍然有不足之处,可是已经很不错了,就按着这个设计吧。”拿了一支笔在原稿上描描画画,又把原稿又还给了霍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