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婚礼前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02字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距离凌朔承诺给白落雪的普罗旺斯婚礼的日期也越来越近,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帖,就剩下邀请一些重要的好友亲朋了。

    凌朔这些年可以称得上是好友的并不多,因为那场变故,重要的亲朋更是屈指可数,然而这为数不多的亲朋好友里,黛安娜是一个,凌惜音是一个,因为凌惜音的关系,炎景煜也算一个。

    然而作为生母的赵雅之却明显没有在邀请之列,别说凌惜音和白落雪,就是自己也不希望自己的婚礼上出现这么个人来煞自己的的风景,反正上一次他们的婚礼,她也没来。

    “朔!惜音!”白落雪坐在边上看凌朔将一封封请柬上名字栏上手写上被邀请人的名字,看到凌惜音的名字,白落雪有些兴奋,这是白落雪自能够记忆以来主动记住的一个人,也是白落雪第一个愿意主动接近的人。

    “惜音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雪儿高兴吗?”凌朔一脸温柔的看着白落雪,将请柬上的墨汁吹干,把写了凌惜音名字的地方只给白落雪看。

    “惜音真的会来吗?”白落雪接过请柬小心翼翼的装进信封里,漂亮的大眼睛里写着疑惑,写着希冀看着凌朔。她真的很希望凌惜音能来,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她恩人的关系。而是这个曾经把凌惜音当做敌人的白落雪,似乎在心底里只把凌惜音当成了朋友。

    “当然会了,惜音是雪儿的好朋友,雪儿结婚,惜音怎么可能不来呢!”写好最后一个名字,凌朔放下笔,把最后一个请柬放进信封里,然后统一邮寄出去。

    原本凌朔可以选择通过电邮的方式,又或者通过电话告诉凌惜音和另外几个亲朋好友,可是凌朔还是拒绝了这样的做法,还是沿用比较传统的方式。他希望可以让两个人的婚礼看起来显得更郑重一些,这也是凌朔想要给白落雪的许诺。

    由于现在科技发展的迅速,凌惜音收到请柬也不过是几天的事,没有选用传统婚庆用的大红色,而是采用了有些梦幻的淡粉色,加上右下角那一朵深紫色的薰衣草,让整个请柬看起来高贵优雅,这种做法完全不符合凌朔一贯以来的习惯。

    凌惜音终于相信凌朔重生了,和白落雪一样,与过去那个凌朔完完全全说了再见,只不过不同的是白落雪是失去了原来的记忆,而凌朔是选择了遗忘过去的回忆。

    “你要去吗?”炎景煜坐在庭院的躺椅里,凌惜音窝在他的怀里,盯着那张请柬看了很久很久。

    “去,一定要去。”凌惜音终于感到眼睛有些不适应,放下手里的请柬,揉了揉眼睛,没有丝毫犹疑的回答了炎景煜的话。

    “好,那就去!”看着凌惜音如同夜色般漆黑柔软的头顶,眼神越发的温柔,就连说话也变得更加的温柔。

    然而因为这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凌惜音没有立刻出发,只是给凌朔发去了祝贺短信,并且明确告诉他们自己将晚一点到。

    “你有事就先忙,我们等你过来,对了,雪儿挺想你的。”凌朔同样给凌惜音回了信息,并把白落雪的问候与想念带给凌惜音。

    手机还没撂下,电话就进来了,是赵雅之:“喂。”盯着手机看了很久,到最后凌朔还是没勇气挂断赵雅之的电话,或许从小赵雅之就已经给凌朔留下了阴影,所以即使现在凌朔有勇气反抗,但最终还是被赵雅之压了一头。

    “听说你要和那个疯女人在举办一次婚礼?”赵雅之说的话永远是那么直接,那么伤人,从来不会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不过凌朔也从来没有想过赵雅之会为别人考虑一些。

    好看的眉头在许久没有皱起来之后,又一次打成了结:“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吗?再说了,你不是不管我的事了吗?怎么您这是又想插上一脚的意思吗?”凌朔说的讽刺,母子的情分到了这一步已经荡然无存,两个人的关系用陌生人来形容都觉得不够贴切。

    “我没心思管你们的事情,只不过想告诉你一声,你上次改建的万圣节主题乐园已经开始营业了,各方面反响都不错。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住这种势头,还有,我不希望凌惜音参加你的婚礼,平白让人误会了我们的关系。”赵雅之从来没有在电话里关心过自己的儿子生活的究竟如何,就像从前从来不关心他刚出去留学那段时间是不是适应一样,电话打来聊的永远都是公事,又或者是命令。

    “我想要请谁来参加我的婚礼,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还是说什么时候我的事情都需要经过你老佛爷的同意了?”凌朔一句句说的话都是绵里藏针,虽然没有明说可是任谁都听出来了,凌朔话里的讽刺与不甘。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赵雅之难得的有些焦躁,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和自己儿子有的越来越远。

    赵雅之是一个极度自信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可是她不知道她所认为对的道路却在别人眼里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过。

    “赵雅之,我不需要你用一种过来人的口气来教我应该怎么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想我比你清楚。”这也是凌朔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直呼赵雅之大名,这么说明凌朔的忍耐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不然以赵雅之从小给凌朔造成的阴影,他是万万不敢的。

    “你!好啊!凌朔,你真是我的好儿子,你真是给我争气!翅膀硬了就想飞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还嫩点!”赵雅之也是气急了,以前的所有加起来,都不如今天让她生气。

    “这就是你的好儿子,你还要顾虑什么呢!”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和说出来的话一起刺激着赵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