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冯杜山之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29字

    原本慵懒闲散的姿势微微有一些紧绷,凌惜音从窗外把自己的视线收回来,炎景煜已经穿好衣服起来了,她急忙说:“炎景煜,我想去爬山。”

    “怎么忽然想要去爬山?”炎景煜有些不解,更何况她还怀着孕呢,怎么也不适合爬山啊!

    “就想出去走走。全当散步了。”凌惜音咯咯笑着,趴到了炎景煜的身上,活像一只无尾熊。完全没有自己是个孕妇的自觉。

    炎景煜被她闹的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然而说是爬山还不如说是观光旅游,因为炎景煜利用观光车代替了步行。

    观光车走的很慢,从凌惜音住的地方出发,穿过迷人又充满艺术气息的阿尔古城,绕过地中海海岸,前往冯杜山。

    开车的老司机是这一代非常有名的导游,他带着凌惜音和炎景煜穿过山野,山野上大片大片的向日葵正躲在大片大片的翠绿叶子里张开了笑脸,像一个含羞的小姑娘,每日遥遥望着天上那永远都是灿烂明丽的太阳,似乎生命里有阳光就已经足够。

    整个普罗旺斯的天气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时常阴晴不定,有时候晚上明明是暖风和煦,下午就会转换成另一种天气,变得冷风狂野,地势也跌宕起伏,明明眼前是平原广阔,翻过一个山头就会峰岭险峻,在这终年都像是白雪覆盖的冯杜山里,有寂寞的峡谷,也有苍凉的古堡,蜿蜒的山脉和活泼的都会,全都在这片法国的大地上演绎万种风情。

    中午老司机带着炎景煜两个人在山下的民宿吃了饭,休憩了片刻又开始了新的旅途,出门的时候,老司机就告诉过凌惜音,这一趟旅程会在冯杜山里持续两天时间,因为冯杜山里的风景光靠一天时间是转不完的。

    老司机带着炎景煜两个人穿过冯杜山里的村庄,村庄里处处能看到大片大片紫色绚烂的薰衣草花,将院落围成一个圈,在紫色的花海中,红瓦白墙的欧式建筑显得格外的壮丽,就像是梵高画里的模样。

    薰衣草是普罗旺斯的标志,代替着普罗旺斯向人们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古老的传说,将普罗旺斯古老圣洁的神秘姿态展示给前来观赏的游人,把人们的视线留在这一片繁花似锦的地方。

    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已经在柏树林里搭好了野餐的台椅,野餐很丰盛,阿尔古城里人人都会做的家常小菜,黄金乳酪面包,自家酿制的新鲜葡萄酒,还有甜点!

    阳光从高大的柏树叶缝隙里透露出斑斑点点的金色,在炎景煜的脸上身上留下细小的光斑。风儿轻柔的吹着,带着冯杜山那一头地中海海水的味道,莺燕的歌声婉转动听,低调悠扬,像一首动听的蓝调歌曲。

    凌惜音依偎在炎景煜的怀里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她所知道的关于薰衣草的故事,她告诉他薰衣草的话语是等待爱情。它就像是含苞待放的青春,就像是青柠刚被切开的味道,酸酸的,带着它内心的惆怅。虽然酸涩,却又憧憬着爱情的到来。

    炎景煜静静的不说话,就只是听怀里的人儿慢慢的诉说着,空灵清澈的声音就如同雪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带着沁人心脾的滋味。

    远处的山谷里熏衣草迎风绽放,浓墨重彩的颜色装饰了翠绿的山谷,每一个花苞都像是拥有透明翅膀的仙子,眼里能够看到的都是深邃的紫色。

    薰衣草田的上面是万里无云,晴朗碧蓝天空,深邃悠远,感受着炎景煜温热的体温,凌惜音想她憧憬的幸福,不过就是如此吧!

    “你们是我见过最恩爱的情侣了,我都有些羡慕你们了。”老司机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新鲜的葡萄酒,一半认真一半玩笑,给了他们的爱情最高的评价。

    此时的凌惜音已经奔入了紫色的花丛中,就像是一只快乐的天使,与花丛中的仙子们一起,共同起舞,炎景煜忽然想起不知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其实,爱一个人不必要朝朝暮暮;只要她一切安好又何须在意她在何方,若能在人海中相遇便是你的缘分,若能相忘于江湖。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炎景煜通常只是笑笑,真正爱一个人又怎么舍得她远离自己,又怎么她亲近了旁人,那种只要你幸福我什么都愿意舍得思想觉悟他没有,他只知道他能够给到自己喜欢的人所有。

    目光固在凌惜音身上不愿意离开,这些日子产生的种种困扰仿佛都消失不见,她是凌惜音啊!是他此生唯一爱着的女子,他怎么可能舍得让她离了自己的身边呢!

    “我曾经也有一个深爱的女子,也是在这样的时节遇见她的,她很美丽,就像是坠落凡尘的精灵,大大的眼睛里似乎藏了读不尽得话,只一眼我就爱上她了。”老司机看着凌惜音的样子,似乎找到了年轻时的影子,和那时候的记忆。

    “后来呢?”炎景煜忽然来了兴趣,从来不会去八卦别人的汉子,今天居然好心情的八卦起了一个外人的过去。

    “她死了,在我的怀里,去了天堂,和上帝一起。”老司机忽然有些悲痛,新鲜的葡萄酒散发着迷人的清香,恍惚间迷了炎景煜的鼻子。

    炎景煜不再说话,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开口的兴趣,手里晃悠着刚刚老司机帮他倒的葡萄酒,也不喝,就那么轻轻摇晃着。

    “我对不起她,她决定跟着我的时候,我一无所有,当时她的妈妈极力反对,可是她最终还是离开了那个生她养她的家,离开了她最熟悉,深爱的地方跟着我走了,而我却没有能够让她享福,等我们的生活好一点了的时候,她被查出患了胃癌,已经是晚期了,治疗的过程太痛苦她主动放弃了,任凭我们说什么,她就是不肯去医院,两年后,她去世了。后来,我再也没有爱上过别人,就好像和她轰轰烈烈的爱情中,用尽了我一生去爱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