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婚礼现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23字

    婚礼的场地被安排在海边的一个庄园里,庄园的入口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小路被铺上了紫色的薰衣草和火红色的玫瑰花瓣,这种深邃的紫色和热烈的红色撞在一起,没有让人觉得不适应,反而读出爱情的轰轰烈烈来。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心形的气球拱门,拱门里放了一排罩着紫色椅罩的白色椅子,椅子上放着的是给每个来参加婚礼的客人准备的伴手礼。

    舞台的背景是用两个人的结婚照做成的巨幅海报,白落雪穿着纯洁的婚纱依偎在凌朔的怀里,笑的那样的甜美,那样的耀眼。

    凌惜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若是以前她怎么可能想象得到两个人最后会是这样的场景,那个时候她以为他们两个会相爱相杀到生命尽头,对于那个时候的他们来讲至死方休或许才是两个人的真实写照吧!

    “白落雪,看到你们能够幸福真好。”凌惜音的手臂里挽着的是白落雪的手,应了白落雪的要求,凌惜音成为了她的娘家人,这一场婚礼虽然极尽浪漫,可是请来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除了少数几个凌朔的知心好友,就再没了别人。

    白落雪从前嚣张跋扈,原本朋友就不多,如今落了难,愿意留在她身边的更是少之又少,那样也好,没了那些狐朋狗友给她瞎出主意,日子才能过的有滋有味。

    “惜音,谢谢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和你是有故事发生过的,但是都过去了,我想和你成为好朋友。”白落雪今天真的很美,淡紫色的抹胸百褶拖地长婚纱被她驾驭的很好,配上精致的妆容,俨然生出一些高贵雍容来。

    《费加罗的婚礼序曲》很是时候的响起来,凌惜音陪着白落雪一步一步往凌朔所在的方向走去,鹅卵石铺就的地面上,拖地的婚纱划出幸福的痕迹。凌朔的目光直视白落雪的面孔,浑身散发着也是幸福的味道。

    凌朔的身后是炎景煜,这个高傲的男人,如今为了凌惜音竟心甘情愿做了陪衬。

    “等一下!”婚礼永远都会有一些小插曲,凌惜音皱了眉,转身去看婚礼现场的入口处,希望不是过来搅局的才好。

    “白伯父,白伯母,你们怎么来了?”凌朔也是颇为不爽,可是看到门口进来的两个人,却不由得惊讶了。

    因为是白落雪父母的关系,出于礼貌凌朔还是给他们送了请柬,至于来不来就是他们的事,婚礼都开始了,本以为他们不回来了。

    “中间发生了一些变故,收到你发来的请柬,我们就赶过来了,我的女儿过的不幸福,我这个做父亲的有很大的责任,如今看你们修成正果,我怎么能不来。”

    这个男人和凌惜音曾经见到过的男人相差甚远,白父老了很多,大概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使得他一下子就老了。这个男人此时的面上没有了商场上那种精明劲,话里的恳切让凌朔为之动容。

    白父今年快五十了,中年得女的老父亲对女儿宠爱极深,只不过整日忙于做生意的白父怎么可能有精力去管女儿的成长。以至于女儿最后走上了不归路,好在老天对他并不坏,身边多了一个愿意以礼相待,相伴一生的凌朔。

    “爸,妈。”白落雪那一种被家人抛弃的心理在此时完全爆发了出来,嘴里喊着自家的父母,可是手却紧紧握着凌朔的手,力气大的几乎让凌朔都忍不住想要呼出声来。

    “孩子,让妈妈看看你,是妈妈错了,妈妈对不起你。”白母的指尖颤抖着想要拉过自己的女儿仔细看看,可是又怕刺激了女儿,始终没有动手。

    最后还是白落雪忍不住扑进了白父白母的怀抱里,哭的像一个泪人。既然不是来捣乱的,凌惜音自然是由得他们去,站在炎景煜的身边,仿佛一切都不在意的样子。

    只有炎景煜知道,这个向来冷情薄幸的女子想到了自己,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世,手上用力,把凌惜音揽进怀中给予她足够的安慰。

    “既然伯父伯母都来了,那么娘家人还是让伯父来才是。”有些话凌惜音不好开口,并不代表他不好意思开口原本凌惜音就只是代替了白父这个身份而已。

    “这个自然,谢谢凌总照顾我女儿。”白父暗地里抹了抹眼角的泪,不管是作为白氏的领头人,还是作为新娘子的娘家人,今天这个场合他都不能够哭。

    有了白父白母的到来,白落雪的心情似乎更好了,今天是她一生最圆满的时刻。

    《费加罗的婚礼序曲》继续响起来,白落雪身边的人变成了白父,这个苍老了许多的男人如今脸上是满满的微笑,为了自己的女儿,也为了自己能够被救赎。

    “过了大半辈子了,见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今天不想说那些虚的,只希望你们能够幸福,我也非常感谢你,在我女儿最困难的时候依旧不离不弃的陪伴着她,希望你们能够永远扶持着一起走下去。”

    白父的脊背已经有些弯了,这个走到哪里都是带着微笑左右逢源的男人,此时面上卸去了伪装,带着世界上最真诚的笑容,感谢凌朔。

    “伯父,我会的,您放心吧!”凌朔也有些感动,大概每个男人结婚的时候心底里都会变得十分柔软,就像被日光照耀的沙滩,绵软蓬松。

    “还叫伯父呢!该改口了,以前没机会听你叫一声,以后拥有机会了吧?”以前白父不满意这个男人,觉得他花心又不负责任,如今他才觉得是自己看走了眼差点让女儿错过了一生的幸福。

    “爸,你放心吧?”前尘往事都已经随风而去,男人之间相逢一笑泯恩仇,白父和凌朔的亲情通过白落雪这个纽带就此建立起来。

    过去的种种也随着白落雪的失忆消散在风中,如今白父相信,有他凌朔在,未来不管多难,对于自己的女儿来说,都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