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白父的请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07字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双方就交上了手,二十招过后,那个杀手便落了下风,常年的隐匿暗杀,使得他把存在感降到了最低,然而一旦遭遇近身战就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野蛮人的打法。

    身体一晃,做出一个假姿势,骗过了炎景煜,带着自己的东西就从窗口跑开了。炎景煜要去追,可是哪里还能看得到那个人的身影。

    放跑了他就等于给凌惜音的安危埋藏了一个隐患,可是四处搜寻了一遍,却还是没有见到人,炎景煜只能选择放弃,回身去找凌惜音。

    “怎么样了?”当枪声不再响起时,凌惜音已经带着凌朔和白落雪三个人撤回了屋里,白父白母坐在一边,安慰着惊魂未定的白落雪,看着自家女儿面上苍白的面色有些心疼。

    “让他跑了,你没事吧?”炎景煜的身上有些凌乱,那是打斗留下来的痕迹,凌惜音悄悄那拿眼打量眼前的人,确定人没事,这才安下心来,給炎景煜找了个地方坐。

    “那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虽然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商人,可目前的情况还是让白父有些懵,虽然不至于是像白落雪那样脸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但面上还是有一些难堪。

    “是我妈。”凌朔坐在一边阴沉着脸,心底里有了答案,这样的事情她做了也不是一次江海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他发现那个女人似乎变得更加的得寸进尺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满足,什么叫做收手,他已经把凌氏这么大的集团让给她了,他还想怎么样?

    “可恶!”凌朔气愤的一手拍在了身边的桌子上,可怜桌子上的小摆件被这一拍立时拍成了两半,凌朔想不通,他的母亲是怎么变成这样一个唯利是图,利欲熏心的女人,这样的一个女人已经不能在和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相提并论了,记忆里的赵雅之对他虽然不冷不热,到总算还是过得去的,可如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已经可以连他一起牺牲掉了。

    “你妈为什么这么做,况且,惜音不曾经是你们家的养女吗?”白母对这个情况很不理解,感觉这一家子不像是一家人。倒像是仇家人。白母14到底是深闺妇人,考虑的永远都是家庭里面。

    “呵,一个疯女人而已,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倒是让你们受惊吓了”凌朔冷笑了一声,显然不愿意谈自己母亲的事情。走到白落雪身边,安慰着颤抖个不停的白落雪,对身边的一行人表示了歉意。

    “没事,过去了就好了。”凌朔的亲朋好友里有人这样说着,有几个有眼力劲的人知道他们有话说,带着身边的人率先离开了。

    有人走了就会有人跟在后面离开,没两分钟屋子里除了白父白母和此事件无关之外,其余的人都走光了。

    戴安娜原本不想走,但因为凌朔不想把她也牵涉进来,最后还是被凌朔找了一个借口支开了,此时房间里就只剩下凌惜音两夫妻,和凌朔一家人。

    “他是怎么知道的?”白父很疑惑,赵雅之是怎么知道他们两个要在这里结婚的,按照他们水火不容的情况来看,凌朔结婚,怎么也不可能会通知赵雅之。

    从炎景煜一进门,他就一直在观察白父白母,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总觉得白父白母要负很大的责任,甚至他都怀疑就是他们两个通风报的信。

    可是从他的话里他却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啊,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

    凌惜音转头看着炎景煜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开始他也曾经这样怀疑过,但不是每个人都是赵雅之,可以弃自己的孩子与不顾,做出这样的事来。

    接收到凌惜音的目光,炎景煜点点头,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这件事在这个情况看来,像是过去了,又像是没有过去,就像卡在喉咙里的鱼刺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但谁都没有再提,就好像被这几个人选择性的遗忘了。

    “对了,爸妈,你们来,白老爷子说什么了吗?”凌朔忽然想起白家的老爷子来,有些疑惑。

    “他爷爷去世了。”说起自己的父亲,白父有些难过,他临走前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孙女,可是到头来也没能让孙女送他最后一步。

    “什么时候的事?”凌朔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情况,虽然白老爷子对于白落雪8的的态度让他非常的不满,可是到底还是把他当做是白落雪的爷爷看的,听到他死了,凌朔心里还是有感觉的。

    “前不久,凌朔,其实我有个事情想要拜托你,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白父有些为难。几次想要开口,都没能就说出来。

    “爸,你说吧,只要我能够办到,一定义不容辞。”虽然有些不明白白父究竟想要说什么,可是看他的脸色,好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一旁的凌惜音心里似乎有了答案,但她还是这样安静的在一旁看着,如今她和炎景煜应该是有些多余的。

    白父犹豫了很久终于开了口:“你知道我是白家的单传,我和你妈也只生了小雪一个孩子,我也老了,白氏到时候将无人接手,到时候的结局就是被白氏的股东们瓜分,最后面临破产,所以我想你能够接手。”

    见凌朔面色开始发生了变化,白父的语气发生了变化,接着说:“我知道这会让你很为难,可是我也不想就这样看着白氏败落,这毕竟是我们白家三代人的心血啊!”

    “这……”凌朔有些为难,到目前为止,他依然是凌氏总裁的身份,虽然是名不副实的凌氏总裁,且不说这个身份究竟能给他发生什么作用,可是凌氏也是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亲亲手建立的,虽然眼看着就要毁在了自己的手里,可凌朔到底是不甘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