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三章黑衣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09字

    “文纨的脚有点痛,可能是要做什么事不小心把伤口碰着了,他爸妈又都不在家,我不放心,过去看看,很快就回来的。”凌惜音嘴上说着,脚步没停,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玄关,换了鞋子就要往外走。

    “我送你过去吧!”炎景煜站起来,想要去扶凌惜音,却被凌惜音拒绝了:“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和你哥哥好不容易见一面一定有很多话说,你不用担心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千万别逞强,小心照顾自己。”看她如此坚持,炎景煜也不好再说什么。凌惜音有她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思考他也不能过多的去干涉。

    “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晚上回来吃饭。”凌惜音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正坐在沙发上依旧是如沐春风的炎景烨,再转头时,目光又变的温温和和的看着炎景煜。

    “嗯。”炎景煜点点头,送凌惜音出了大门,看她的车子离开庭院,往左转了方向,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返回客厅。

    “弟妹,每天都这么忙吗?”炎景烨从凌惜音一进门就一直在注意她,自然是不会忽略了凌惜音看他的眼神,看来这女人是对自己产生怀疑了啊,心里不明白自己哪里露了馅,面上却依旧是温和柔软的样子。

    “没有,只不过是她的朋友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急着过去看看。”炎景煜不太喜欢炎景烨说话的口气,替凌惜音解释道。

    “惜音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哪,就别替他瞎操心了!”炎老爷子到底是过来人,见凌惜音匆匆忙忙的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是了理解。

    “是是是,看来啊,弟妹是个不错的,来了没多长时间就把爷爷收买了。哈哈!”炎景烨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炎景煜爷孙两个自然不会当真,乐呵呵的说着话。

    “如今你弟弟已经安定下来了,你呢?你什么时候也带个人回来?”炎老爷子聊了几句又把话题扯到了炎景烨的婚事上。

    “我这不还没遇到合适的吗?您别着急呀,等时机到了,我自然就带回来了!”炎景烨有些别扭,不太愿意和炎老爷子说起这个事情,将话题转向别处。

    这边爷孙三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凌惜音却面色凝重的往ME组织的基地去。却发现基地已经被包围了,除了身穿制服的人,凌惜音居然还看到了一些媒体记者。

    凌惜音皱了眉,这些人的鼻子还真是灵,事情发生没多久,这些人就闻着味了,想要下去看看的想法被凌惜音掐灭在摇篮里,如今她的身份不同于以前,若是被人无意中拍下来,势必会对炎氏造成影响。

    可是黑衣的情况又让她挂念的很,如今的情况忽然让凌惜音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她忽然发现自己队炎景煜太过依赖,离了他之后,她的脑子都转不起来了。

    凌惜音不禁苦笑了一下,潜移默化的影响力实在是有些可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凌惜音最终还是决定去那个秘密出口看看。

    车子刚一挺稳,凌惜音就看到从来没有被打开过的出口门被打开了,黑衣从里面出来,然而黑衣那狼狈的样子让凌惜音有些不敢认。

    下车来去查看眼前的人,凌惜音被吓了一跳,记忆里她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黑衣受这么重的伤。

    忽然靠近过来的人让黑衣心中一紧,使出最后一点力气把匕首握在手里正准备攻击,却看到面前的凌惜音,所有的防线在这一刻消失,神智也陷入了混沌中。

    见黑衣站不住脚,随时要倒的姿势,凌惜音快走了几步扶住黑衣,向出口看去,除了黑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别人,忍不住问黑衣:“就你一个人吗?霍金森呢?”

    “霍金森不在基地里,前一天他就出门去了,带走了angel和组织里一些骨干,不然我们不会落了下风的。”黑衣已经没了力气,整个人靠在凌惜音身上,迷迷糊糊中听见凌惜音问自己的话,然而还没等凌惜音问下一个问题,黑衣就晕过去了。

    “黑衣黑衣!”凌惜音手上不稳,不得已抱住把所有的力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的黑衣,所有的力气撑住已经昏迷了的人,这才发现身上的人背上全是伤痕。

    温热的血糊的凌惜音满手都是,街边的警笛声越来越近,入口处也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凌惜音知道他们已经发现了通道,不敢再耽搁,把黑衣小心翼翼的扶上后座,用车上的毯子掩饰好,这才发动车子慢慢悠悠的离开了。

    路上,凌惜音打了个电话,是打给文纨的,圣母玛利亚医院有专门处理黑衣这样不是来自正道的伤者的地方,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让文纨开了后门。

    对于凌惜音的事情,文纨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一个电话打过去就帮文纨安排好了所有。

    其实黑衣有自己的去处,为了保证他们能够更好的为组织效力,霍金森给他们安排了世界顶尖的治疗团队,可是凌惜音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打算,肯定是不会送黑衣过去的。

    安排好一切后,天已经黑了,想起出来时答应过炎景煜的话,凌惜音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屋子里的灯突然灭了,凌惜音心中警铃大作,习惯性的躲到了门后,却听门外的护士自说自话的声音:“怎么停电了!”

    话音刚落,屋子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开始了正常工作,可凌惜音清楚的知道圣母玛利亚医院的电力使用情况,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断电的,心里隐隐的不安定还是迫使凌惜音帮黑衣转去了普通六人病房。

    得到护士会加强巡视之后,这才转身往外走去,小护士看着凌惜音离开的背影心里也似乎疑惑的不得了,明明有高级病房可以住,偏偏要挤到普通病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