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毁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45字

    然而可以住起高级病房的人一定是非富即贵,所以凌惜音已经被小护士打上了有钱人的标签,于是这个刚刚从护校毕业的小护士在心里已经把凌惜音的行为归结为有钱人脾气古怪,有这种举动也可以理解。

    凌惜音正急着往家里赶,不知道后面小护士的心理活动,可是越着急就越容易出错,凌惜音的车子驶出圣母玛利亚医院两条街远就被拐着弯过来的一辆阿斯顿Virage Volante撞了,漆黑的宾利Bentayga车前门的位置因为刮蹭掉了很大的一块漆。

    可凌惜音赶着回家,没功夫下车去查看车子到底怎么样了,更美和人去计较,发动车子刚发动,就见车前站了两个人,带着鼻环,唇环的青年看了看车型,嚣张的拍拍车前盖非要凌惜音下来,看样子是要凌惜音赔偿。

    没能完成下午出来时和炎景煜说的话,凌惜音心情不好到了极点,却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什么废话,从包里掏出一沓钱从车窗里把钱摔在他们的车前盖上,想把这件事了了,谁知这两人依旧是不依不挠的拍着车前盖,一定要人下来。

    耐着性子不想发火,凌惜音从副驾驶上下来,正想理论就被人扣住了手,凌惜音挣扎了两下,居然没有挣开。

    心中的火被惊讶盖过去,凌惜音虽然是个女人,但是长久的锻炼让他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利用了巧劲依旧没有挣开,说明对方是个练家子。凌惜音本想反抗的动作停了下来,对这帮人的目的来了兴趣。

    “这位朋友,这是什么意思?”凌惜音看了一眼从车前盖走过来的男人,嘴角勾着笑,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后视镜,想要看清身后男人的就跑啊2.把辣椒面糊在脸上,眼睛火辣辣的疼,喉咙里被呼吸吸进去的辣椒面呛得火辣辣的疼,耳边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这帮人倒是没有下狠手,只是趁着人看不见拿走了车里值钱的东西,和凌惜音钱包里最后一点现金。

    凌惜音心里知道离圣母玛利亚并不远,可是目前这个情况想要走过去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更别说开着车子过去了,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播了炎景煜的快捷键过去。

    “你回来了吗?钱嫂已经做好了饭菜,就等你了。”看是凌惜音的电话,炎景煜笑着接了电话,一脸含春的样子惊傻了旁边坐着的两个人,原本以为是凌惜音离不开炎景煜,现在看来明明是炎景煜离不开人家啊。

    “炎景煜,我这边出了点状况,可能要晚点回来。”听到炎景煜的声音,凌惜音忽然犹豫了,想要炎景煜过来的念头在这一刻不见了踪影,算了,总会有别的办法的。

    “宝儿,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吧,你不在我心里不是滋味。”炎景煜站起来,往外走,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凌惜音非要拒绝,她就准备用偷偷给凌惜音手机里下载的导航了。

    知道拗不过炎景煜,凌惜音最后还是报了地址,炎景煜得到地址后说了一句在原地等我,就挂了电话。

    炎景煜心里着急,炎老爷子在背后问自己问题,他也没有时间理会,现在这个时间段是路上车子最多的时候,炎景煜不想耽误时间,把车库里停了很多年但一直在保养着的改装哈雷,油门一轰,就出了门。

    这么多年摩托车的技术没有荒废,上了路专往车缝里走,小道里钻,摩托车的车速,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

    知道炎景煜再赶过来,凌惜音心里安了不少,摸索着回到车上,想要用水洗洗,可是摸了半天她才想起来这辆车子她很少用,根本不可能会放一些饮料之类的在车里,更何况是矿泉水一类的可以清洗的东西。

    凌惜音只好坐在车里等着炎景煜过来,到了这一会,眼睛因为刺激留出了生理的泪水,辣椒水被洗去了不少,好歹没有之前那么刺激了,眼睛也能睁开一点点,但还是不能恢复基本的视力要求。

    原本为了掩人耳目才选择了这辆比较低调的车子,可没想到,此时却给自己造成了麻烦,凌惜音是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凌惜音用微弱的视力环视了车内,终于在储存盒子里摸到一包湿纸巾,抽出纸巾擦了擦,终于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狼狈了。

    可是见了水的辣椒面辣的似乎更厉害了,红肿的眼皮,哪里还能看得清楚人,就在凌惜音等着人过来的时候,车窗就被人拍了几下,就听人在外面喊自己:“宝儿,怎么了?”

    凌惜音摇下车窗,低着头不敢去看炎景煜,然而炎景煜却看到了凌惜音的脸,红肿的面上已经出了血丝,辣椒面刺鼻的气味在车窗摇下来之后糊了炎景煜满脸,怎么看也不像是凌惜音。

    炎景煜心里讶异,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可是再看一眼车牌,可不就是自家的车。在看凌惜音,终于明白自家宝儿电话里支支吾吾是怎么回事了。

    炎景煜眼神晦暗不明,指缝隔着手套扔就是嘎嘎作响,一言不发的把昂贵的哈雷往边上一扔,也不管会不会被人偷走,往车里一钻发动汽车就走了。

    离这里最近的不是自家医院,也不是家里,就只有隔了两条街的圣母玛利亚医院。

    把凌惜音交给医生处理,炎景煜坐在急症室门口,一言不发。眼珠子比凌惜音迷糊着睁不开的眼睛还要红,交握在胸前的指关节已经发白,隐隐有了充血的迹象。

    要不是医生处把已经做好处理的凌惜音扶出来,估计两个人今晚都不用回家了,直接从皮肤科转去骨科。

    “医生。怎么样?我媳妇脸上没事吧?”见凌惜音被医生扶出来,炎景煜站起来接过凌惜音问医生。

    “没多大事,就是刺激太重有些敏感,因为病人怀孕的关系不敢用药性太重的药,所以恢复会慢一点。你们自己在家多注意下,饮食方面不要太刺激。”医生配了点药,让炎景煜带回去回家自己个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