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活阎王炎景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8本章字数:2033字

    “好,我知道了。”炎景煜点点头,把凌惜音双手抱起,往外走去。

    脚突然离了地,凌惜音重心有些不稳,整个人跌进炎景煜怀里,眼看着就要撞脸上炎景煜换了个仪式,可就是这样还是磕的凌惜音胸口有些发闷。

    “……”不好开口说话,凌惜音搂着炎景煜的脖子,任由他抱着往外走,背上炎景煜的手凉的像冰块,敷在凌惜音的背上让她不自觉的抖了抖。

    看这样子,这人是真的生气了,要不平常暖烘烘的手今天怎么冰成了这个德行?

    凌惜音估计要有两天时间看不清东西了,看什么都是迷迷糊糊的,所以她干脆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看,反正只要有身边这个人在做什么都是安心的。

    把凌惜音放在副驾驶座上,炎景煜这才有时间关心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谁干的!”

    炎景煜的血红珠子看着低垂着头的人,放在车门上的手依旧是惨白惨白的,自己放在心尖上疼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别人欺负了去,究竟他妈的是哪个孙子用的这下三滥的手段!

    凌惜音心里发虚,后悔当时心软,同意让他来接她了,她看不清炎景煜的表情,可是听着人说话时都磨在一起的后槽牙,知道今天这个人是真的发了火。嘴巴张了张,没想到却抽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看着凌惜音连想要说话都能抽着脸上痛的地方,炎景煜心疼的能够滴出血来:“别说话了,我们回家。”说着帮人关上了车门,自己个儿从车屁股后面绕过来,进了驾驶室,打着火就往家的方向去了。

    车子平缓的行驶着,怕风吹着伤口疼,炎景煜关了车窗,开了一点点的空调,调整了出风口,不让风对着凌惜音的脸吹,就怕冷风吹着让脸上破了皮的伤口再有个好歹来。

    车厢里静静的,炎景煜的目光虽然时常落在凌惜音身上,有很多话想要问,可是他不想说话,凌惜音是说不了话,每次想要说话,嘴角都被牵扯到,一抽一抽的痛,干脆就不说话了。

    凌惜音此时的模样实在太吓人,炎景煜没敢回炎家大宅,而是回了他在美国的另一个家,那是他妈妈还在世时,他们一家三口生活过的地方。自从他妈妈去世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以免睹物思人,如今为了凌惜音,炎景煜又一次踏足了这个地方。

    等到炎景煜到家,凌惜音已经睡着了,出了血丝得地方已经结了痂,黑黑的,疼的炎景煜心肝儿一颤一颤的。

    把人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不让床单枕头碰了已经是格外敏感的皮肤,凌惜音药劲儿上来了困的不行,被炎景煜转了个地方,哼哼唧唧的动了动嘴,抽着伤口疼的嘴角直咧巴,还是没有醒过来。

    炎景煜坐在床前握着凌惜音的手,手心里黏腻着的那一层冷汗让凌惜音本能得往被窝里缩,知道自己的温度冻着了床上的人儿,可炎景煜还是不愿意松手,他的惜音,他的宝儿啊!何苦要受这样的痛苦!

    微弱的灯光描绘出炎景煜的轮廓,在凌惜音的身上,留下一个俊逸的影子。看着凌惜音整个脸都比平常肿了一圈,炎景煜越往细里琢磨心里就越害怕,恨不能把床上的人换成是自己的,以后他一定要半步不离得跟着自家宝儿,贴身保护着才行,这样的事情来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恐怕就要疯了。

    等凌惜音睡得沉了,炎景煜松开手,操了床头柜上的钥匙就出了门。

    查!一定要查!这件事他要不查个底朝天,他就不是炎景煜,他要把他们加诸在凌惜音身上的成千百倍的讨回来!

    “炎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人,正在值班的邢东升一脸惊奇从座位上站起来,揉揉眼睛,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少废话,我找你来帮我查点东西。”炎景煜没功夫和他扯皮,脸色黑的都能跟吴妈贴在别墅大门上的蒋门神相媲美了。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从来没有看到过炎景煜这种脸色,邢东升也不敢再开玩笑了,站到一边给炎景煜让路。

    看这样子好像是谁惹到他了,还没查呢,邢东升就开始为那几个人哀悼了,是谁这么没眼色,居然敢开罪这位活阎王,邢东升摇摇头,真是他娘的活腻味了。

    见人让道炎景煜也不客气,坐在监控器下,自己个儿就噼里啪啦敲起了键盘,轻车熟路把那天的监控调出来,看样子做这个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炎景煜有一个毛病,他不喜欢事情被一层层的传递很多次,这种事情还是直截了当点的好,所以讲起他和邢东升的情谊也是一件怪事。

    那一年,炎景煜还是个大学生,正是贪玩的年纪,那一阵子正好迷上机车的炎景煜把新买的机车开上街去溜达,没想到就买一瓶饮料的功夫,机车就被人偷了。

    年轻气盛的炎景煜自然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打了几个电话,转了几个弯,炎景煜就直奔交管局,没想到被当时正在做基层的邢东升拦住了,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撞在一起,一开始就是火星撞地球的局面。

    邢东升仗着交管局是他的地盘跟炎景煜大打出手,然而心高气傲的炎景煜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一个小片警的手上吃了瘪,只不过一个转身的瞬间就被邢东升按在桌上动弹不得。

    邢东升心里也是骄傲,刚要把炎景煜扭送警察局,就被进来的人拍了警帽,刚入职场的小青年哪里懂这里面道道,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局长站在自己前边,点头哈腰的给人赔不是。

    炎景煜这人从小就脾气怪,自己被人打了一顿非但没有生气,还乐呵呵的拍拍人肩膀,跟个老头似的非要跟人吃饭,结果吃完饭,邢东升就被带到炎景煜的道场里,两个人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第二场两人平分秋色没有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