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抓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42字

    打定主意,黄毛不动了,看着扑上去又被打退回来的人,围着圈的开始找机会,手里只有一份,所以他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刚才被拍了一凳子腿儿的小个子再一次被打退之后,男人重心不稳,一个咧跌,差点被脚下的碎片绊倒,扶着桌子,好不容易站稳,脑门上就被人拍了一酒瓶,脑壳破了皮,血顿时就顺着眼角滑下来了,满脑袋的都是碎玻璃渣子,样子狼狈极了。

    晕晕乎乎的转了两个圈,男人靠着桌子站稳脚跟,寻找拍他一脑门碎玻璃渣子的人。

    黄毛站在外围一直注意着男人的动向,看他站不稳的样子,黄毛眼睛一眯,找准了时机,扑上去把手里握着的东西往男人鼻子上一送,药粉迷了男人一脸。

    晕头转向的瞅了瞅黄毛,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两米高的大个子和地面接触的一瞬间激起了一地的灰尘,呛的黄毛眼泪水都快流出来了。

    左右看了看,吩咐身边的人把大个子抗走,就往门外退去,炎景煜正靠在宾利Bentayga上等着黄毛,见人被抬出来,炎景煜皱了皱眉,但这一次他什么也没说,非常时期非常对待,他虽然不喜欢黄毛用的这些手段,可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就随了他去了。

    邢东升在打扫现场,抓了几个类似头目的人,注意到炎景煜这边的动作,紧跟着从酒吧里追了出来,刚想说什么就被炎景煜截住了话头。

    “这四个人我带走了,剩下的你拿去办正经事吧!”炎景煜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今天他要自己解决。

    “唉!”邢东升追了两步,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希望炎景煜能够把这些人交给法律,只不过炎景煜实在是不愿意和他瞎扯,朝天摆了摆手,上了自己的宾利Bentayga,带着自己的那一帮人走了,留下一脸无奈,明显是还有话要说的邢东升。

    见人都走了,邢东升也彻底没了辙,叹了口气在心里为那几个人哀悼了一会就招呼着自己的人做事去了,嚣张了大半年的黑酒吧,终于被拆除了,这对于附近的居民来说也算是大功一件。

    然而,这对于邢东升来说也只是阴差阳错而已。刚刚炎景煜一说要自己调查,他就开始就不淡定了。炎景煜有什么手段,他非常清楚。

    知道这几个人到了炎景煜手里,肯定是剩不下好了,邢东升说什么也不肯让炎景煜这么做,死活着非要跟来。

    炎景煜本来是想甩了他的,可是又想着邢东升在现在这个位置停留的太久了就随了他去,反正他在与不在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知道为什么今天那么多人我就抓了你们几个吗?”炎景煜坐在宽厚的沙发里,目光阴冷,声音也冰冻到了极点。

    对面是今天监控里出现的那几个人,为首的那个男人脸上糊了一层血迹,有些地方已经干了,腻在脸上,就像刷了厚厚的一层漆,样子狼狈极了。

    大个子自己心里也糊涂,本以为他们是公安局的,可看看好像有不对,大个子搜肠刮肚的在脑子里回忆究竟是得罪了哪路大神,可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看样子你们是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把你们回忆回忆?”炎景煜朝边上摆摆手,立刻有人拿上来刚刚准备好的辣椒面,火红的辣椒面装了一个大盆,空气里弥漫开呛人的气味。

    大个子脑袋被开了瓢,一闻着辣椒面脑袋嗡嗡的疼,伤口里好像也沾上了辣椒面的粉尘,刺激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一见着辣椒面,那个管事的脸色变了变,心里大概有了谱,想起身后那两小跟班今天车子被刮蹭了的事情,要不是自家老大见下车的人是个美女起了色心,结果反过来被人家揍一顿,自己也不可能不管不顾得上去就给人一把辣椒面啊!看来今天那一把辣椒面的威力不小!

    “看来是有人想起来了啊!说,是谁只是你们的?”炎景煜的眼睛状似无意得看着前方,却将几个人的反应仔仔细细的看在眼里。

    见有人有了反应,嘴角一勾,忽然笑了起来了,右手指着头,目光颇有兴趣的在大个子和他的军师身上来回扫视着。

    黄毛心里也不爽,本来以为是个简单的事,可没想到在抓为首的那个大个子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差点就让人开了瓢,见人支支吾吾的,上去就是一脚,踹到了那个管事得:“我们老大问你们话呢,没听见啊!”

    “误会,都是误会!”管事的人被踹到了,心里虽然愤怒到了极点,可面上还得陪着笑,知道自己理亏,也不敢大声说话。

    “误会吗!小子,看来你大哥瞒着你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啊!”炎景煜此时此刻起了看戏的念头来。

    “什么意思!”听到炎景煜这么说,管事的下意识的去看自家老大,脸上的笑容尴尬了几分,这几天两个人确实起了一些矛盾,所以他不得不多想。

    “你怎么不问问你家老大?”见人什么都不知道的还要反问,黄毛心里更气了,又是一脚踩在了管事的脸上,本来火红色的头发,现在沾了一头的灰,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看来你记忆力不太好,需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为首的大个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从刚刚开始就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带下去好好伺候。”炎景煜眼里的寒光更深了,看向大个子的眼神也如同再看垃圾一样,要不是为了问出最后面的那一个人,他还真就把他们扔进垃圾桶里了。哼!我一直没什么动作,你真当我是纸老虎,没脾气吗!

    黄毛得到指令,把脚从管事的脸上移开,朝后挥了挥手,立刻有两个小弟上来把人带下去了。

    没一会,门外面就传来一阵哀嚎声,黄毛虽然是炎景煜身边的人,可他从社会最底层到这一步,是完全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所以对付这种硬骨头,他有的是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