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事件背后的主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01字

    听着外面的惨叫声,炎景煜忽然想起黄毛和自己的故事来。扯着嘴角笑了笑,要说身边的人他最看好谁,那就是黄毛了。

    黄毛是炎景煜偶然从别墅门口的院子里捡到的,捡到的时候,人已经奄奄一息了,那时候的黄毛还是个小年轻,梦想着成为黑道大佬,跟人打架,吸毒,只要是街面上混混做的事,几乎样样都来,进局子更是家常便饭了。

    那一次黄毛刚从警局里放出来,就被守在警局门口的仇家跟踪了,当时黄毛也是牛气,一个人敌十个人,手里抓了快搬砖,硬是从手拿尖刀的仇家里杀出了一条血路,跑了出来,最后因为失血过多,体力不支晕倒在炎景煜的别墅门口。

    其实当时也算是黄毛幸运,因为炎景煜救黄毛纯粹只是觉得好玩,一时兴起他想看看这个人能够爬到什么位置。

    黄毛醒过来之后的一句话就是要报仇,炎景煜非但没有阻拦,还给了黄毛一万块钱,让他自己看着办,结果没过两天黄毛不仅把一万块钱给他还回来了,还额外算了他三万的利息。

    问他钱是哪里来的,结果黄毛来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就这样黄毛就跟在了炎景煜的身边,其实虽说是跟着炎景煜,可他对黄毛从来都是放养姿态,饿了你要自己找食,惹了麻烦你也要自己解决。

    黄毛也真就没有怎么让炎景煜操心,反而实力越来越强,前几年刚刚给自己开了一个公司,明面上是风投公司,背地里就专门替人解决一些不能动用公开手段解决的麻烦,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到后来和警方都有了合作,在他们那一片被评为了政府信赖企业。

    黄毛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身后有一大票子的人等着愿意帮他解决问题,如今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说不定这人在哪个温柔乡里潇洒呢!

    “炎哥,都招了!”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黄毛就回来了,随手抓了一把地面上的废报纸擦了擦手,跟炎景煜汇报情况。

    “嗯。”炎景煜嗯了一声,就看到大个子被人带了回来,和刚刚被带出去的样子没什么不同,只不过狼狈的许多,嘴唇上一排的牙齿印,显然是被自己咬出来的,脸色苍白了许多,看向炎景煜的眼神里写满了惊慌。

    “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大个子最后的傲气也在炎景煜苍凉的目光中被消耗殆尽,他只是想挣钱而已,他只想给导师带去好运气,好让导师在上帝面前帮他们说很多好话。这样他们死后就不会下地狱了!

    “知道你不怕死,杀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都是文明人何必打打杀杀,这样不是挺好的!”炎景煜嗤笑了一声,用手掸了掸裤腿上压根不存在的灰尘,目光直直的射进大个子的眼睛里。

    “让我说,可以。能不能来根烟。”大个子目光躲闪,不敢去看炎景煜的眼睛,嘴唇颤抖着,也不知是因为刚刚咬自己咬的狠了还是因为是真的开始害怕了。

    “就你事多。”黄毛本不想搭理,可是注意到炎景煜的眼神,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用打火机点着,塞进大个子的嘴巴里。

    大个子嘶溜了一声,显然是黄毛这一塞塞的狠了牵扯到了大个子嘴唇上的伤口了。

    “小八子,对不起了。”这一句显然不是说给炎景煜听的,那个脸上还带着黄毛的鞋拔子印,红头发的男人目光缩了缩。

    “你在说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红头发的男人心里开始急了,原本以为只是动了那男人的女人而已没想到事情没这么简单,看自家老大的表情,这之前显然还有事情瞒着自己。

    “有人给了我一百万,叫我这么做的,她说今天晚上六点钟有个女人会出现在西街口,让我用车子撞她,等他下车的时候给她脸上放点东西。只是我没想到那女人会搏击术,事情出了点意外,结果就是你知道的那样了。”

    大个子抽完了烟,把烟头一吐,烟头上的火星子跌在地上和烟头分离之后渐渐黯淡下去,就如同他的目光,一点一点熄灭,最后一片漆黑,变成了虚无。

    “他怎么知道她一定会去那个地方?”炎景煜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他是谁?他怎么可以如此清楚的掌握宝儿的行踪,还是说这件事根本就是个局?

    那么那天宝儿说去文纨家,也是骗自己的?如果没有去文纨家,那么她今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是什么事非要瞒着自己去做?这一系列的问题忽然涌现出来,打了炎景煜一个措手不及。

    “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但是那女人没说,她只是说她一定会来!”大个子到现在也没意识到他和炎景煜所指的她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女人?”炎景煜有些不确定,重复了一遍。却见后者点点头,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一层。

    “听声音是个女人没错,只是声音有没有经过处理。我就不知道了,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事实,我是死是活无所谓。请你放了他们。”大个子看了红头发的伙伴一眼,心里的歉意和愧疚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是我害了你们啊!

    刚一开始的时候,炎景煜以为这个人是霍金森。而现在看来,这幕后之人显然不是霍金森,是赵雅之吗?可是从前几次的交锋看来,赵雅之完全没有这个本事,难道是家里的人?可是车库里的车子那么多,就算是家里的人也不可能知道宝儿今天会开这辆车子出门吧?

    “你大爷的,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红头发眼睛裂开一条血丝来,想要站起来,却被身边的看守狠狠的按了回去,身体动弹不得,只好动用嘴皮子:“你放了他,不关他的事,都是我的主意!动手的人是我。你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