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活阎王的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07字

    “你们两个感情倒是挺好,你放心,不会让你寂寞的!”黄毛嘿嘿桀笑着,拖着大个子就像拖一个麻袋一样把人拖回原来的地方。叫了身边的人一起三下两下就把人扒了个精光。

    “把东西拿上来!”黄毛话音刚落,后面就有人拿来两大包的辣椒面,制作辣椒面的原材料,在这美国的超市里,压根就买不到,都是炎景煜亲自上唐人街,的川莱馆里寻摸来的独家配方,起先人川菜馆老板娘说什么也不肯把自家做好的辣椒面给别人。

    可一听说家里有位怀了孕的宝儿,

    吵着嚷着要吃自己做的正宗川菜,可原材料好找,做川菜最主要的配方难找,不得已才寻上门来。

    老板娘羡慕炎景煜家里的那一位,又看炎景煜这又高又帅的有礼公子哥拍了这么一大摞的现金在桌上,心里开始动摇了。

    乐呵呵的拿了炎景煜拍在桌子上的钱,老板娘进了后厨,再出来时,手里多了两个大布袋,交给炎景煜。

    炎景煜打来一看,是已经做好了的辣椒面。要说老板娘也是实在人,这两小袋辣椒面都快有十斤重了。炎景煜也不客气,动作利落的样子生怕人后悔了又拿回去,跟人道了谢后提着就走了。

    “给我倒上!”黄毛见人都做好了防护措施,自己个儿也带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特制得口罩,站的远远的,说话瓮声瓮气的。

    火红色的辣椒面就像是火红色的风暴,席卷了被牢牢绑在正中央的四个人。扬起的粉尘质量轻,飘的远,差点就糊了黄毛一脸,要不是他跑得快,该哭的就是他自己了。

    川菜馆里独家秘制的辣椒面不知要比美国市场上那种小包装的辣椒面辣了不知道多少倍,也比那些个刺激了多少倍,总之闻着都觉得喉咙里烫的晃,更别说整袋整袋的往光溜溜的身上倒了。

    辣椒面一接触到身体表皮,就开始火辣辣的疼起来,尤其是大个子头上被开了瓢的伤口,虽说已经结了血痂,可一碰无孔不入的辣椒面还是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嘴唇上被咬破皮的地方也是火辣辣的疼着,更别说身体上因为打斗的过程中被豁开的那些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口子了。

    红头发的还好些,除了眼泪从开始就一刻不停的流着,身上也没有破皮的地方,看着边上疼的嗷嗷叫的大个子眼睛都要绿了,不停的挣扎着,叫嚣着让炎景煜放了他,结果让绳子在手腕上磨出了一条血痕来,沾着辣椒面的绳子一接触伤口就是钻心的疼。

    大个子拿钱替人办事的时候多了,没想到这一次踢在了铁板上,心里有苦说不出,幸好当时弄得不是什么带腐蚀性的东西,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位活阎王怎么折腾自己呢?

    伤口里痛的久了,反而痛的已经麻木了,额头不停流下来的汗混着辣椒面流进眼睛里,把两只眼睛都熏得红彤彤的,带着泪水的好又从眼睛里流出来,顺着脸颊滑到下巴,滴在地上,到最后就分不清到底是眼泪还是汗水了。

    浑身上下都被辣椒面沾了个遍,前头不停晃荡的玩意也遭了殃,出水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着,看样子估计是这三个月都不能用了。

    两个小年轻想把重要部位的辣椒面掸一掸,可惜双手被束缚着不能动,只能靠在一起嗷嗷叫唤着,龇牙咧嘴的直抽抽。

    大个子背上疼的不行想要站起来,结果人没站起来,反倒是翻身的时候把辣椒面弄进股缝里去了,这下好了,前也痛后也痛的,别提有多带劲儿了。

    看够了热闹,黄毛又让人提了两桶冰水来,还带着冰块的水兜头浇下去,刺激的靠在一起的四个人冷的直发颤,刚开始的时候是爽了,可后来辣椒面随着水流沁进汗毛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看够了戏,炎景煜不想多呆,心里惦记着凌惜音,炎景煜站起来,破旧的椅子脚在地面划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刚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仔细嘱咐了黄毛几句,这才匆匆离开了。黄毛见人走远了,也不在有顾及,按照自己的方式方法把人处理了之后也离开了。

    破旧的小仓库里只一分钟的功夫没在剩下一个人,就好像刚刚出现在这里的一帮人是幻觉而已,除了地上的烟头证明刚才这里确实有人来过,其他的什么也没剩下来。包括那堆辣椒面也被清理干净了。

    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依旧摇晃着,窗外的天已经开始发白,对别人来说第二天都会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心情,可炎景煜此时的心里就像藏了一座火山,随时等待着喷发,可偏偏在炎景煜心里装了一座活火山的人是凌惜音。所以这座火山炎景煜不愿意让它熄灭,也灭不了。

    炎景煜回到家的时候,凌惜音还没有要醒的意思,前半夜脸上痛的不行,虽然因为药劲儿的影响,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可真正睡着也已经是后半夜的事情了。

    所以这会儿估计还且得睡呢!忙活了一整夜,炎景煜仍旧一点睡意也没有,看着床上的人,红肿消退了一些,担忧虽然少了一点,可一个又一个的疑惑又生出来,占满了自己的思维线。

    炎景煜不想往坏的方面去想,可是有些东西一旦开了头,就像水管上被凿了一个洞,水溢出来之后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到最后就连炎景煜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了。

    直到太阳高高的挂起,浅白的日光扑了满屋,凌惜音这才皱了皱眉头,有些要苏醒过来的意思,炎景煜就这样盯着人瞧,隔开了日光,在人脑门上留下一道安稳的影子。

    凌惜音迷糊的样子忽然让他想起两个人初次相遇的事情来,当时这妮子也是一脸迷糊凑上来,那双漂亮的眼睛就像是带着钩子,勾的他神魂颠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