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准备的回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1:59本章字数:2010字

    炎景煜温暖的手心覆盖在小腹上,凌惜音的手盖在炎景煜的手背上,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点点头,一是对炎景煜承诺,二又像是再给自己鼓劲。

    “我想去看看黑衣。”靠在男人宽厚的胸膛里,凌惜音的声音变得软软糯糯的,就像是没睡醒的呓语,又像是慵懒的猫叫。

    曾经和凌朔在一起的时候,凌惜音都没有这样子和凌朔说过话,大概也只有在炎景煜的面前,凌惜音才会有这种状态。

    “脸上才刚刚好点,不能见风,明天再去吧,我会帮你过去看看的。”炎景煜心里有些不乐意,自己个儿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别人呢!

    凌惜音看着自己的脚趾不说话了,想起黑衣那天和她说的话,有些问题总是想不通,她一定要当面问问黑衣才行啊!可是看炎景煜这架势,今天是打定主意不会让她出去了。

    感受着炎景煜温暖的怀抱,凌惜音到最后还是投降了。算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况且黑衣受了这么重的伤,有没有醒过来都不一定呢!

    自我安慰果然是神奇的办法,一眨眼的功夫。凌惜音就把问题放在了后面,反正只要炎景煜在,有些问题也不好问的太仔细了。

    只不过有些事情是不做不行的,就比如说赵雅之,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份礼物,她总要回点礼过去吧,要不显得她太不厚道了。

    因为长久不住人的关系,所以这屋子里没有什么人气,可是处处透露着温馨。

    凌惜音很喜欢这个地方,房间不算太大,三室一厅的屋子里每一处细节都不难看出屋子的原主人,炎景煜的妈妈用了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在里面。

    无论是墙上的画,还是地上铺的垫子,每一处都可以看出来炎景煜的妈妈很用心的在打理属于他们的家。

    “炎景煜,我们能不能一直住在这里?”客厅的电视墙上,挂了一幅画,凌惜音看不太懂,可是总觉得心里酸酸的,这种感觉和其他任何时候产生的感觉不同,就像是青涩的青春,凌惜音好像感受到了炎景煜青春的滋味儿。

    “当然。”炎景煜顺着凌惜音的目光看去,入眼的是炎景煜初中的时候画的油画,当时正值青春年少,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所以画出来的画都感觉乱糟糟的,只是妈妈好像把它当成了宝贝,还用画框给它裱了起来,挂在客厅里逢人就介绍她宝贝儿子的画。

    往日的记忆涌上来,炎景煜笑的有些伤感,不过还好,现在有另外一个深爱着自己,而自己也深爱的人陪在身边。这种感觉淡了很多。

    手臂微微拢紧了一些,凌惜音也很配合,靠在炎景煜身上就像是挂在他身上一样。

    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炎景煜,凌惜音很放心,因为她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炎景煜一定会优先保护自己。

    “等你好一点了,陪我去个地方吧!”搂着凌惜音往客厅的方向去,炎景煜说的很认真。

    “好。”凌惜音一边走,一边看放在客厅里的全家福,嘴里吐出一个好字来。漫不经心,又很用心的样子让炎景煜的嘴角不知不觉就扬上去了。

    又是单一的一个字,说明两个人对彼此的信任并没有因为心里的疑惑而减少一点。或许凌惜音特殊一些,因为心里有事瞒着炎景煜,所以他提的条件她都会答应,而炎景煜完完全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既然屋子里只有两个人,那么早餐理所当然是要自己做了,只是凌惜音的脸才刚刚好一点,炎景煜怎么可能让她动手,把人强制性安置在小吧台的椅子上,穿上挂在吧台一角的围裙,从冰箱里拿出昨晚上带回来,做早餐需要用到的材料,动作娴熟的打着火,开始准备做早餐。

    被煎的金黄的面包配上黄白相间,正好七分熟的鸡蛋。一片翠绿的生菜,再加上烤的滋儿滋儿作响的培根,一份简单的三文治就做好了。加上一杯牛奶就组成了营养丰富的早餐。

    刚把做好的端上桌,门铃就响了,炎景煜抽了一张纸巾,也不记得要把围裙拿下来,一边擦手,一边给人家开门。这是十年过后,这个屋子响起的第一个门铃。

    门外来的人正是黄毛,昨儿个炎景煜临走前,交代他一项任务,不过其实说是任务也只不过是去炎景煜指定的拿了下东西而已。

    “炎哥,你什么情况这是?”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炎景煜,黄毛看着撸起袖子,带着卡通的围裙,一脸的不敢相信,心里却是佩服的不行,看来我炎哥也是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的真汉子。

    “不该你问的事儿别瞎问,你可以走了,该干嘛干嘛去!”炎景煜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开始赶人了。

    不想听见他的声音,让他早早的收拾好表情。往人屁股上面踹了一脚就让人滚蛋了。

    “炎哥,你真是让我伤心,你这叫卸磨杀驴你知道吗?”

    “杀的就是你?!”见这货不死心,悄摸声的拿眼往里面瞅,炎景煜哪能让他如意,高大的身体往前稍稍挪了一点,刚好挡住了凌惜音的身体。也挡住了黄毛的视线。

    左瞧瞧,右看看,黄毛啥也没看见,终于没了兴趣,嘿嘿的笑着,麻溜的九滚蛋了。

    炎景煜笑了笑,直到黄毛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里之后,关上门回到客厅,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凌惜音:“我想你很需要这个东西。”

    坐在凌惜音对面咬了一口自已做得三文治,炎景煜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味道还不错!

    “这是什么?”凌惜音接过炎景煜递过来的东西有些疑惑,打开一看,倒是把自己给惊着了。这也太给力了!

    这人莫不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凌惜音不断的翻着手里的东西。看的入了神,炎景煜的视线黏在凌惜音的身上薅也薅不下来,只觉得这人实在是可爱的不行。